第99號爬墻選手

我是你的,只是你的爱与恨同党。

×

过激腐向FanArt site.
二三次双向鸡血。

→企划/原创/各种纸片人。
→EXO/鹿包/各种小爱豆。
(BTS与SVT请戳电脑版链接)

玩J3那些年的一些记录。

2012.09.30

写这个还真是一时兴起。

今天在熟悉了毒姐的技能,调整了键位和PVP镇派和静脉,突然想到就久违的上了一次军萝号。还是那熟悉的CL一套缺裤衩,长得和麻友友很像的小萝莉果然还是我从开始到现在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然后我就去做中秋任务,傲娇也上线。

两个人瞎扯的时候我做完了茶馆顺便做中秋任务,好友里面一个毒萝说“军爷是我的本命好不好!!”我顺手嘴贱的回一句“好!!【军萝干你什么事”,然后毒萝说“军萝嫁我!”我说“嫁了!!”

然后突然突然突然,我家毒哥蹦了一句“[暮闲水]你回来了。”

其实还真的没人在我A了很久之后,会对我说一句你回来了。

当即我就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和毒哥认识是在暑假的时候。后来到了八月初回老家而且忙着DE战做MAD要A一段时间,结果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上线过。

还记得那时候傻逼兮兮的亲友傲娇她上世界刷水T求情缘——结果还真给我找来了一个情缘。虽然说实话浩气奶和恶人T的组合让人实在有点ry。而且在被揪去所谓相亲后毒哥瞬间就给我提溜到花海到处溜达。

刚开始我还被毒哥的名字吓尿了因为他名字是暗刺xx,而xx是我原来语C圈的常用名。

那天晚上反正是拿到了很多的牧草——毒哥情商低丢给他的话头他通常都是以为我真没做过而傻兮兮的拎着我去挖草——和去了苍山洱海看了那个传说中的蝴蝶泉。

中途还被毒尸打下马而我开着铁牢不同阵营还不能加血,我拉着仇恨毒哥心累的输出而把它打死了【。

嘛虽然我觉得还没花海好看……

刚结成情缘的第二天,约好了一起大战却被放了鸽子,在FWK门口哭着刷“被万花情缘放鸽子了!!可怜T求大战!!”后才想起来他妈我情缘是个五毒。

所以被基友吐槽过昨天哭着喊着求来的不同阵营不同职业也能相爱的情缘因为忘记加好友结果今天就忘了对方叫啥。加了好友却被对方放鸽子。放了鸽子之后为了显示自己的可怜发广告还把情缘的门派写错了。

这样的情缘死了算了。

然后几乎就是我揪着毒哥去日常。

毒哥是深夜党,所以每次都是大半夜或者一大早揪着毒哥说“你敢不敢现在和我把日常给做了”然后两个人吭哧吭哧的“大战来DPS 2======3”。

因为我网和电脑的问题,很多时候不是延迟就是FPS彪红,有一次打DSD打着打着我人就跑没影了3、4次,老二几乎快纠结要黑人CD时,毒哥在群里敲我说没事,慢慢来。

然后神一般的不彪红也不延迟就过了老二。

一起去做美人图的时候我被浩气的红名打死了,毒哥把我拉起来后说这是我情缘,别打。然后浩气的就真的没再来打我。

虽然我现在还是有着看到红名拔腿就跑的习惯【。

其实我和毒哥说话的时候真的没多少。

大多时候就是我揪着他把大战打了,呆最多的一次是他领我回五毒,换了好几身装备给我看外观,我们俩小窗吐槽着不同装备哪些不好看,他跟我说他一定要换上一身南皇。

其余时间是打完了大战,他说我去黑龙去ZC,然后退队各玩各的。

然后他打完后重新组我,在队里啥都不说话各做各自的事儿。

有一次我们做完大战飞成都,他要去做黑龙,我说毒哥等一下!

然后在成都的广场上放了个土豪灯给他。

他沉默了后说了句#惊吓哇你好有钱!!

我“…………”

虽然毒哥也卖萌也用颜文字经常萌的我心肝乱颤可是那时候我的心也真没怎么放在J3这个游戏上。

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好情缘好家养T。任性又水还时不时闹个AFK,所以当傲娇和我说毒哥半A了去做老师的时候我竟然也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可是我家的家养奶却还是这么的包容我。

我知道时间过了那么久,我的家养奶肯定也成长成了一个大奶。并且身边的队友肯定不会是我这种玩了很久装备都懒得精炼分还没上四千,干着休闲玩家都不干的事儿的水货了。他肯定也是一堆人拖他去日常,是大家信任的伙伴靠背支柱,是攻防里战场里治疗量靠前的犀利玩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我这辈子何德何能总是能碰上包容我的任性的如此温柔的人。

我也想过他去找别的情缘我也不介意,去找了别的绑定T也喜闻乐见。毕竟先闷不吭声消失了一个多月的人是我。

但他还是在我出声,确定是我后,跟我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我和毒哥虽然挂着情缘和绑定奶绑定T的名头但是我们的好感度却全数空荡荡的少的可怜。

总之,虽然毒哥因为三次工作上线的时间不多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还是会因为三次的学业而保持着AFK的状态。

而我们两个的关系是甚至都没有基友亲密的关系。

更枉论情缘这两个字上面所拥有的应当存在的默契。

有的更多的只是生疏客气以及在一起沉默的不知所言。

但是我还是想说,等我10月份忙完回来,你不嫌弃的话。

再一起去世界上刷,“大战来DPS 2===3”吧。


2013-02-13

记录下J3。最近有点想去玩天下2了,研究了一下本来想去玩奕剑,后来看到荒火。
等安装好了还是玩个荒火吧。
因为上面写着祝融殿,而我记得在剑三里面完胜DSD是能拿到祝融殿的声望的。
我觉得其实我还是没办法放下剑三。
可是又觉得也就那个样子吧。 
虽然到现在还是连天下2都没下下来www,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那时候跟着老爹的步伐去了剑三。
那时候阿九还没来,和少佐的公会也没建起,是在不记得名字的小帮会。
被TETO偶尔带着,后来她去来了电信。


就这样默默戳着怪长大。那时候包里老是有很多的丸子。做任务从来没吃丸子的习惯。
有个很温柔的同一个帮会的咩咩师兄,说去别的帮会玩玩,如果好玩就带我去。
结果咩咩师兄再也没回来了。
那时候咩咩师兄跟我说,三次元有很忙的事情,最近上的少。
然后咩咩师兄的名字就开始一直一直的灰着。
那时候还是70年代。
之后开了80后,咩咩师兄的等级一直停在73。直到我30、50、70。
有一天我超过了咩咩师兄,咩咩师兄的名字也没有再亮起来过。
满级那么久我早就不记得,在出师的时候咩咩师兄上线时间是多久前。
但是我记得咩咩师兄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师妹,师兄先去别的帮会玩,如果好玩就带你去。 ”


看天下2同人文的时候,里面角色AFK时总会说一句“这个已经不是我曾呆着的天下。”
那么我如果A了J3后是不是可以说“这个是我从未涉入的剑侠江湖”?

我一直一直有一颗T的心,从以前开始就是这个样子,大概是受到了老爹的影响太大,稻香村出村后就义无返顾的奔进了天策,别的门派介绍连瞅都没有瞅一眼。
那个时候觉得兵戈铁马的情怀实在是太美好了。
还信誓旦旦的许诺说,我一定要和我老爹一样成为一个优秀的T,然后把所有重要的人给保护在我的身后——虽然到最后我还是水货。
后来阿九也来玩,玩的两个号都非常的犀利。
我还是一天到晚到处晃荡。
连大战都不想做,然后被阿九说。
“DPS上不去,T不住。” 

有时候玻璃心委屈的不行不行了,一生气就说不做大战了随便飞个地方去烧点卡。
但是阿九和我说,没人会花时间去照顾新手的。 
于是只好咬咬牙自己研究起了手法一遍一遍的尝试熟悉技能,战战兢兢的开始组起了野队下本当T,战场黑龙躺尸都不知道多少回。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用倒叙还是插叙还是直叙的说法来讲这些事情。
总之乱七八糟的就说一遍吧。我从高三下学期开始玩J3,断断续续的直到现在大二。
其实我最开始不喜欢和不认识的人下本,特抵触组野队,宁愿带着徒弟213的在小本里升级,带着徒弟各个地方任务戳怪,或者冤大头一样给徒弟发钱发这个发那个。

在少佐来之前,或者说阿九来之后,哦多多、七姐姐、傲娇……
大家都来大念破后。

我的亲友还是少的可怜。我没有那个能耐,我不能在有人喊委屈的时候提着武器就杀过去踩人,我甚至没有时间,连只是普通的大战固定T都没有时间胜任。
我能做的就只有寄点丸子给点钱让其他向往这片江湖的人能赶紧上来。
所谓剑网三的江湖并不是我的江湖。而那些在我眼前出现的我都无所谓,玩游戏感觉就像是看单机游戏的剧情一样。
例如帮战,野外堵人,敌对阵营的眼红厮杀,PVP之间引起的纷争,情缘。
站得远远的围观。

有人曾经也打趣着说剑三就是单机剑三。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那么单机过来的,后来等好友多了才好转一些。
玩TM的时候有人陪着挺不错的。

有段时间到了纵横玩了个藏剑,名字就带着藏剑两个字,因为我的大师傅是天策,二师父和小师父都是藏剑。而在我70年代那时候带我最多的就是小师父。
——话题扯回来。
小藏剑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一个帮会捡走了,上了帮会就听到帮主和他徒弟们不断的打趣。
帮主M我说,小藏剑快上22我带你去空雾,或者一直M我说加油加油加油。
帮会里的妹子拎着我去出怪点刷经验值。
可能自强习惯了22了也没和帮主说,一个人默默的埋头做任务。然后帮主直接在YY里说,诶小藏剑你点我进组你22了,之后帮主咩咩就拎着我去了空雾峰刷怪。
我没好意思说我想练练自己的熟练度,还是跟去了。
不过笨蛋帮主人真的很好。我遇见的咩咩都是好人。 
话说回来,原来让我笃定自己玩天策的是那一句“长枪独守大唐魂”。
那么玩藏剑的话就是原来无意中看到的一段话:以心为剑,是为藏剑。 

虽然我的等级还是23,我的藏剑二少奶奶还穿着君子套站在藏剑山庄的地图里。
可是我偶尔还是会上去看一眼。

再后来从什么时候开始玩的职业都是看中上手性和DPS的高低我也不知道了,再也不是秉承着一种对这个职业的向往和态度——用现在的话就是被装逼的诗词给坑进门派里——只是想着,哦这个职业组队好组,这个职业DPS高,这个职业……种种。而不知道为什么玩到现在,只要有人对我好一点,路过的时候和我搭话,给我上个BUFF,或者是说诶我带带你吧,我也会感动上半天。
因为有几次感受到这种温暖,所以在看到有小号路过,能上BUFF的我基本都会给刷一下,或者看到小号打不过任务会帮忙带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我很喜欢看有人在队伍频道里跟我说“谢谢#可爱”,因为满满的感觉就像70年代时候打不过怪,路过的人组了我帮我痛揍怪一顿时,心怀感激和憧憬的当时的我一样。


J3后来玩的有点麻木还是不知道怎样。
反正在天策小萝莉有230一套后我就再也没怎么上过,辗转去了很多区,点卡月卡,电信网通,各个门派都有号,分数也都比那小萝莉要高,身边的基友也一批一批的换,却无论怎么玩儿都玩不回当初自己那个小萝莉天策尚未满级提着长枪四处奔走,在各个地图奔跑对着NPC傻笑因为任务感慨万千的时刻了。
我也玩了很多号。玩的每个萝莉号刘海脸型和发型都和第一个天策号一模一样。成女永远的一号脸,和第一个玩的成女七秀一样。
但是不管自己玩什么门派,永远回的第一个主城是洛阳,永远让自己觉得最美的门派景色是天策府。
会开玩笑的说着读条谷、摔腿堡、转圈坊,却也没有任何一个门派如天策一般会让我燃的像个**一样的大吼着“壮哉我大xxx!!”,而永远会让我在近聊频道丝毫不管自己现在是什么门派、像个**一样喊着“老大我回来了——QAQ”的掌门也只有统领而已。

还记得随随便便的找了个情缘,结果还是耽搁了人家。
以前曾经写过这么一段:

我知道时间过了那么久,我的家养奶肯定也成长成了一个大奶。并且身边的队友肯定不会是我这种玩了很久装备都懒得精炼,干着休闲玩家都不干的事儿的水货了。他肯定也是一堆人拖他去日常,是大家信任的伙伴靠背支柱,是攻防里战场里治疗量靠前的犀利玩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我这辈子何德何能总是能碰上包容我的任性的如此温柔的人。
我也想过他去找别的情缘我也不介意,去找了别的绑定T也喜闻乐见。毕竟先闷不吭声消失了一个多月的人是我。
但他还是在我出声,确定是我后,跟我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这么让我感动的家伙,跟我说我有了喜欢的人了。我竟然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不能常上游戏,什么都不能做的是我,那么就祝幸福啦,笨蛋毒哥。


再再再后来,玩最后一个号——我向往很久的万哥——的时候,是跟着亲友的一群亲友一起在新区练的新号,一起从稻香村出来入门派创建帮会。
当时觉得自己好像有新的亲友,终于能体会一下那仗剑江湖胆肝相照的感觉了!开始猛查怎么奶怎么输出dotdotdotbang,在主城猫着打桩子熟悉技能下战场实地练奶,死命的攒帮贡换装备就是希望大家都满级一起组队了后可以不拖后腿,查找着怎样能让帮会发展点变多让帮会壮大起来——结果哪知道自己“只身走天涯”太久了,早就已经不习惯和亲友呆在一起的感觉了。

对,不习惯一起组队做任务,队里只有两个人会尴尬的说不出话,离经易道为一人这种话也早已在战场里不知被丢到哪处。
比起组队更喜欢一个人。比起去花海去蝴蝶泉截图更宁愿做任务。比起亲友队更喜欢野队打完完事儿。被人催促着赶快做某某事儿的话会更希望别人丢下我,然后我一个人慢慢的、即使磕磕绊绊也不要帮助的做完。
是不是变得自私又自卑了呢?
我已经不习惯停下步伐去等待人、或者是被人等待了。


最后?
最后我就A了呗。
游戏我没有删,迅雷加速器还在最底下任务栏的快捷方式里。但是它们就是这样在我电脑里静静的躺着,一个多月没有碰过它们。
阿蛋蛋这样跟我说过:
“总觉得第一天不玩的时候有点难受 
第二天会犹豫
第三天就开始觉得不上也不会怎么样
第四天开始的时候……就会像现在那样,不看日历就不知道自己多久没上” 

也许哪一天我会突然想起来去开J3。
在经过漫长的下载更新后输入密码,登入网通三点进破阵子,还会看到自己那一身230的、自己最疼爱的、即使不是分数最高也是最自豪的小将军站在那边。
即使那时候可能已经开了85、开90,有十大门派有十一门派。
即使我只是登陆上去看了看就下线。
即使这个江湖只是我一个人的江湖、再那么多人来来去去后还是什么都没有。
可是这并不碍剑三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网游。
也永远不会忘记那句“一醉江湖三十春,焉得书剑解红尘”。

该说的就这么多了,最后用这首诗来结尾呗。

长烟落日东都城,铁马戎边将军坟。
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评论 ( 1 )
热度 ( 8 )

© 第99號爬墻選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