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號爬墻選手

我是你的,只是你的爱与恨同党。

×

过激腐向FanArt site.
二三次双向鸡血。

→企划/原创/各种纸片人。
→EXO/鹿包/各种小爱豆。
(BTS与SVT请戳电脑版链接)

匿名提问:

想看鹿包花吐症的梗qq 希望是HE 感恩<3

第99號爬墻選手 回答:

《花吐き病。》
>>江郎才尽………………………………

>>很早以前的点梗orz不好意思现在才慢慢写


/

金珉锡生病了。
从口腔深处可以感到鲜花浓腻的甜味与香气,好像他的喉咙连接着一片花海,咳嗽时呛出一片花瓣——有时是极小的花朵,落在他的掌心上,悠悠地打旋,挠得他手心发痒。

第一个发现金珉锡生病的是边伯贤,他俩坐在边伯贤家客厅玩实况足球,金珉锡一个喷嚏喷出了好几朵争奇斗艳的反季节花朵。这让边伯贤吓得手柄都飞了出去,心想着特么金珉锡变魔术咋不打个招呼,接连着他发现了不对劲——金珉锡这捣鼓花出来好像不是自愿的,那人显然是被花呛了一下,眼泪都给逼了出来。
“……抱歉啊伯贤最近有了这怪毛病,”金珉锡擦了一把眼泪,“没敢和别人说,治不好。”
脑子动得很快的资深网民眼睛滴溜溜地转,没震惊两分钟,头顶上的小灯泡一亮便嬉皮笑脸地凑过去给金珉锡下了诊断:“哥你是不是喜欢谁了?”
金珉锡瞪眼吓了一大跳,张嘴刚想要辩驳,一朵鲜艳的玫瑰花瓣便又自唇边飘下;边伯贤伸手便捞,准确地抓住后再摊开手心,那朵玫瑰花瓣被他捏出了汁液,沾染一手心的嫣红。边伯贤看了看手中的玫瑰花汁儿,伸手要往金珉锡身上抹,金珉锡嫌弃得左躲右闪最后干脆上手揍人,边伯贤吱哇乱叫躲到沙发后面。

他俩是同班的同学来着。
还是发小,两家隔着一道亮敞的走廊。

“这病叫啥,嗨,老洋气了,之前艺兴哥写小说有用到。”他俩结束玩闹,边伯贤终于正经了起来——其间金珉锡又是咳得惊天动地,给了边伯贤一朵向阳花。
张艺兴是几年前搬到他俩家附近另一学校的高中生,和金珉锡一般年纪,年纪轻轻的少年写手曾斩获不少少年文学奖,现今在一本小清新杂志上撰稿,颇受青少年追捧。
“那不是小说吗。”金珉锡翻着沙发垫去找不知给自己扔哪儿去的手柄,而边伯贤一副自个儿Lay哥——哦,Lay是张艺兴的笔名——的文学创作被人质疑的不悦,跳起来理直气壮地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他重重地又重复,“来源于生活!”

金珉锡抬头白了他一眼,从他屁股底下挖出了手柄。

边伯贤锲而不舍:“那个啦,花吐症,有暗恋的人的时候就会吐出花来。”

 

/

 

金珉锡喜欢了一个人,叫鹿晗。

那是年级里长得好看得和个姑娘似的家伙,没少被班里讨论过,评价从“甲班的帅哥”到“那娘们儿叽叽的家伙”——后来班里说的这闲话不知咋被捅去了甲班,隔没几天鹿晗风风火火拉帮结伙来踹门了,那边跟在后面一米八的小帅哥说“鹿哥就是他”,自个儿班里那嘴欠的当然梗着不道歉,双方一言不合打了惊天动地的一架,齐齐被拎去教导处喝茶。

 

那时候那人被老师拦着偃旗息鼓,鼻青脸肿转头就看了金珉锡;那边金珉锡握着笔没吱声——打架的时候他拎着作业本到前边儿去避难,谁知道老师训话直接给金珉锡来了个看台第一排的现场直播。

鹿晗抹了一把鼻血,冲金珉锡说,你有纸巾吗。

金珉锡默默地递了纸巾过去,班上的刺头看了不顺眼,明明被鹿晗揍得比猪头好一点,还是忍不住嘴欠骂了句:“操,娘们儿叽叽的还带纸巾。”

金珉锡抬头看那人一眼,还没准备说话,那人被鹿晗冲上去又是一脚:“操你妈,有问你话吗。”

甲班班主任:“鹿晗你要上天啦?!”

金珉锡:“……”

 

怎么说。

打架的鹿晗,嗨,贼他妈帅了。

 

当然鹿晗这爷们儿做派没能挡住别人背地里喊他小公主,更也没能挡住金珉锡那怦然心动的少女,哦不,少男心。

隔天金珉锡就开始吐花了。

 

/

 

金珉锡在老实交代后被边伯贤拉去找张艺兴。

然后金珉锡在张艺兴面前表演了一个大变活花。

张艺兴饶有兴趣:“哥,你能不能试试看吐出一朵葵花?”

金珉锡:“……”

 

张艺兴见过设定,但是还没见过真的这毛病,而边伯贤便是直接把他当大夫来看——金珉锡是不肯去医院的,这点在一开始便说的清清楚楚,于是张艺兴皱着眉头,颇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可这病,会死的。”

金珉锡如丧考妣。

“治疗的方法是和喜欢的人心意相通,”张艺兴顿了顿,“要不然会因为花瓣太多而窒息。”

“那也就是说,”边伯贤整理归纳拍案定论,拿起金珉锡吐出的一朵香槟玫瑰,“哥,去追鹿晗哥吧!”

金珉锡站起身来,面无表情:“我还是去医院吧。”

 

/

 

所以如此这般,就演变成边伯贤在看到鹿晗就开始对金珉锡挤眉弄眼嬉皮笑脸,金珉锡便毫不犹豫伸手用肘子捣他,于是边伯贤哀戚戚地缩成一团,看着鹿晗带着足球与他那帮子人呼啦啦的过去了。

上回来的高个儿帅哥与鹿晗在球场边碰了个头,就在离边金二人不远处说话。

“鹿哥啊我要去打篮球,和隔壁学校的约好了。”

鹿晗抬起他健壮的小腿照着小帅哥屁股来了一脚,笑呵呵道:“隔壁校花吧,朴灿烈有你的啊。”而被叫做朴灿烈的人又冲着球场招呼了一个人——“那我走了啊鹿哥,诶世勋快点走了!”话音刚落球场那边就窜出来一个人,手里拎着俩书包,和朴灿烈撒丫子向校门狂奔。

“哎哟我操!朴灿烈你他妈怎么把我后卫也带走了——我操——”

鹿晗见俩人越跑越远,啧了一声撸了把刘海,转头抬眼,就看到球场边上俩矮个子挤在一块儿,手里捧着百合花月季还有一堆鹿晗叫不上名儿的花,傻了吧唧的看着他。

 

操,娘儿们唧唧的。鹿晗想。

边伯贤忙不迭地把方才金珉锡咳出的花都给兜到了衣服里,接着又撞了一下金珉锡,“诶你们后卫走啦,可以加你们吗!”

鹿晗上下扫了一眼边伯贤,眼中颇是怀疑,边伯贤又赶紧补充——金珉锡抿着嘴不肯说话呢,他生怕一开口又给鹿晗硬生生咳出一朵红玫瑰——“我是说,珉锡哥,珉锡哥想踢足球,踢得可好了。”

“哦,”鹿晗略是有耳闻,丙班有个老在外校踢球踢得不错的,估摸着就是那个——“珉锡哥”了,他半天才意识到对方是上回打架时给自己递纸巾那家伙,摸摸鼻子便抬手打招呼:“好啊,那你要不要换换衣服热热身。”

金珉锡转头去瞪边伯贤。

边伯贤满是“你不谢我啊”的不要脸。

 

/

 

一来二去倒是混了个熟。

鹿晗眼中金珉锡是挺不爱说话的人,能闭嘴就决不吭俩字儿,一副搞哲学的神秘模样;但球踢得不错,和自己配合倒是默契,也在不经意间与对方搭上了对星巴克隐藏MENU的点餐方法——虽然最后两人一致觉得果然还是冰美式最好——并且鹿晗渐渐了解了金珉锡那毫不拖泥带水的性格,具体表现在有一次鹿晗路过发现俩班作业一样,还没开口金珉锡就借了作业给他抄之上,他那对金珉锡的些许赏识不禁变成了也许他是我灵魂友人的奇妙错觉。

 

而金珉锡发现自己最近的病越发严重了起来。

他连请了好几天假,睡都睡不好。等身体缓和了去学校,正巧碰上了运动会,丙班那热血刻在灵魂的体育课代表问自己身体好没好,自己刚一点头就被报了新项目。

 

金珉锡学校的校长大概脑子是有点问题的,去周游列国回来,发现日本的运动会有趣极了,回来就紧急召开会议按到了本校之上;金珉锡看着那个什么“借物跑”一个头两个大,只得被赶着扔去了操场跑圈加快速度。

金珉锡一来学校鹿晗就对这个球友嘘寒问暖来了。

他跑来了丙班,看着金珉锡趴在桌子上猛烈咳嗽,脑子里不禁想到了“奄奄一息”这个成语,于是鹿好看翻出钱包与围墙去给他那灵魂球友买了星巴克又回来,正巧碰上了金珉锡精神头好了一点,拖着沉重的躯体向操场挪动。

“珉锡!”鹿好看拿着咖啡来了,却没想到金珉锡抬头看他一眼,转头冲向了操场边的厕所——捂着嘴。

 

操,至于吗,多久没见看到我就吐!

鹿晗目瞪口呆。

 

/

 

“哥你能不能行啊,”边伯贤忧心忡忡,“你要不行你别跑了呗。”

这是运动会的第二天,也是借物跑的比赛日——金珉锡躲在厕所咳得惊天动地,他的鼻腔里满是花的香气,各种种类混杂在一起甜腻地令人作呕。

金珉锡接了把水抹脸上,强迫自己清醒许多,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儿,麻溜上了本年级借物赛跑的跑道上。

 

规则简单,金珉锡这年级六个班每个班选择一个代表,从起点开始跑过一百米在箱子里拿纸条,纸条不能交换,拿出后按照纸条上的所写去借物,借到后跑回起点,依次决出一二三名。

金珉锡小短腿跑的是飞快的,所以他根本不怕自己没有在一百米中率先冲到箱子边,站在起点时全程都很放松;因着赛事有趣很多人都围了过来,甚至金珉锡戴着隐形眼镜都能看到百米开外兴致盎然的鹿晗。

随后裁判喊准备,枪声响起时金珉锡便窜了出去,一马当先冲到了箱子前,伸手进去瞎搅一番后抽出了一张纸条。

 

然后金珉锡爆发了一声粗口。

“我操。”——公主。

他上哪儿给整个公主??

 

围在箱子边上的边伯贤扯着嗓子大喊:“珉锡哥你纸条上是啥啊不能换的呀你快找呀不然我帮你找巴里巴里!”

还有鹿晗探头探脑的给自个儿班的同学瞎指挥:“啊你拿到纸条上是啥?内裤?朴灿烈你赶紧的脱!”然后是朴灿烈誓死捍卫自己贞操的怒吼:“滚你妈!”

接着鹿晗与金珉锡对上眼了。

金珉锡定定地看着鹿晗三秒,而后上前直接逮了人腕子:“鹿晗你把你借我一下。”

“啊?”鹿晗脑筋打结,“你拿到啥纸条啊,帅哥啊?还是校草?啊等等珉锡——”他话还没说完,金珉锡连拖带拽的就拉着人往起点奔,冲向起点硬是赶在第三名把纸条塞到了裁判手里。裁判是这年级的学生,一脸疑惑看了看鹿晗又看了看金珉锡,随即胆战心惊的道:“丙班第三名!”

 

鹿晗没匀过气来,但灵魂球友拿了个第三名他还是挺开心的,那人颇是没心没肺跟裁判要了纸条看看是不是写了个帅哥,一看就急眼了——“操,公主,谁他妈是公主啊我日!”说着他转头就在人群的最边边角看到了金珉锡,皱着眉冲上去就抓住那人的肩膀找事儿。

却没想到金珉锡转过头来是一脸的难受,给鹿晗吓了一大跳,要找事儿的念头立马给扔去了九霄云外——金珉锡脑袋往前一栽,断断续续挤出了点儿话:“对、对不起……不是故意、咳——”

他抬头,手里是几朵鲜艳的红玫瑰,眼睛噙着咳嗽出的泪水,老好看了。

 

鹿晗脑袋嗡了一声,这人知道要给自己道歉还特地变出玫瑰花出来!

一是金珉锡不舒服,二是那人想着给自己道歉,三还变花哄自己开心,鹿晗一下就心花怒放了起来,开口想说没事儿,却嗓子痒痒的——八成是方才跑的急了进风了,鹿晗心想。

于是鹿晗清了清喉咙,干咳一声——随后,一朵玫瑰花从他嘴里掉出来,打着旋悠悠地落在金珉锡手中的玫瑰上。

俩人大眼瞪小眼。

 

“噫!”朴灿烈路过,看着捧着玫瑰花的俩人,“咋回事儿你俩!娘儿们唧唧的!”

 

/

 

花吐症: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

-FIN

评论 ( 8 )
热度 ( 87 )

© 第99號爬墻選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