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號爬墻選手

我是你的,只是你的爱与恨同党。

×

过激腐向FanArt site.
二三次双向鸡血。

→企划/原创/各种纸片人。
→EXO/鹿包/各种小爱豆。
(BTS与SVT请戳电脑版链接)

茶蛋 / 1004+799 - “在做什么?”

>>架空,娱乐圈,蛋白,有鹿包。

>>E.K=EXO-K,mE=M EXO。
>>警告:非常没营养,黑话粗口黑料桥段有,前成员退队桥段有,成员BG恋爱桥段有,别家黑话Neta有。

1-
边伯贤谈恋爱了。
网恋。
他在电脑这头给那边可爱的白魔法师放烟火,键盘一字一句敲下“和我结婚吧”几个字,而女白魔法师转了个圈,裙摆飘飘,人物做出了害羞的动作权当是默许,半晌那边慢吞吞打来了一个字:“好。”
边伯贤笑了笑,随即那边私密了一个LINE ID,边伯贤立即翻出了自己与网络世界朋友联系用的、从不与人交换电话的手机,打开了里面满是游戏头像的LINE,加上了新任“妻子”的账号;“妻子”的头像是游戏里的魔法师形象,TIME LINE一片空白,看似也和边伯贤一样是现实与网络分得清楚的人。

边伯贤收起手机,再抬头看向游戏界面。

“今年可能会11月就下雪哦。”电脑那头发来这么一句话。

今年11月初的首尔异常寒冷,寒潮大幅度入侵,而新闻上播报哪个地方又受寒潮引发的天灾或者人祸却并没有撼动这座城市。边伯贤望向窗外,高楼林立的首尔在夜幕下光怪陆离——边伯贤谈不上有多喜欢这这座与自己的家乡相去甚远的首都,然而梦想与未来都注定在这里开花结果,他也选择安于此处。

 

边伯贤是个歌手,或者准确来说是偶像。

组合E.K不算独占江山,倒也是大红大紫。六人组合担当平均,是公司精挑细选出来的人,所以年末总要与那些个组合争抢一翻年度大赏,网上腥风血雨动不到他们本人是假,去电视台的时候被ANTI辱骂也不是没发生过;出道初时在台下为人鼓掌时候的不甘也就个中体会,转回头对粉丝还是得说说笑笑,比起安慰自己挫伤的自尊更首要的是平抚粉丝的眼泪。

 

“伯贤啊,今年大赏的参与名单出来了哦。”队友在客厅里呼唤自己,边伯贤在键盘上敲了一句“离开一下”,随后抱着暖手宝趿拉着拖鞋便出了房门,他那新染了红发的队友朴灿烈横躺在沙发上,探着脑袋费劲儿地瞅着染了银发的吴世勋手里的PAD。

“最佳男团有我们吗?”边伯贤问道。

“废话。”

“还有谁?今年竞争力大吗?”

朴灿烈眯着眼睛报了四个男团的名字,顿了顿,“还有mE。”

 

2-

 

1L「kkk这次年末果然有M团」

2L「我还以为走了三个这个团就该糊了kk」

3L「糊两年多这次M和K第一次对上吧」

4L「2L你爱豆全家都糊了要不是M发生那么多事儿K能出逼吗」

5L「抱走K楼上M狗你哥糊了三年看今年能不能出逼再说吧」

6L「xswl也不看看你K里多少M狗爬过去的」

 

3-

 

mE和E.K相比,还算稍微早出道那么几年。平均出道年纪比E.K要年轻,初时也是六人团体,大公司出身,销量巨头,人气如日中天,广告代言应接不暇,粉丝俱乐部人数数百万。

——是当年。

 

三年前mE的队员相继退队到现在仅剩下三个人,而两年前两名韩籍成员突然决定入伍,而后的两年杳无音信,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中国籍成员张艺兴还在娱乐圈进行SOLO活动,中韩两地到处跑,开了个人演唱会,人气在SOLO歌手里所向披靡,为不少热剧与电影作词,出的个人专辑在SOLO歌手中销量也是领跑之势。

边伯贤是见过张艺兴的。

他在去年年末的颁奖典礼上——一个韩国主办的颁奖典礼——获得最佳男歌手奖,所作曲也获得最佳OST奖。去年E.K被提名最佳男团,边伯贤坐在艺人区的另一头,张艺兴坐在离他遥远的地方,艺人区第一排的位置,在边伯贤眼中只是个小小的剪影。

香港的冬天与首尔相比不算寒冷,但边伯贤还是冻得一直往都暻秀身边缩,身上的打歌服不算保暖还透着风,都暻秀颇为无奈地瞅他,他回了个笑嘻嘻的表情。

是时张艺兴经过了E.K前面,脸上是作为偶像歌手的服务性微笑,他向着E.K鞠躬,后辈们也忙不迭地回应。边伯贤赶忙收起表情,起身时便看到张艺兴离去的背影,那个中国人大步流星地走到了舞台上,接过主持人手中的奖杯,凑到话筒边上。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公司,和在服役的时候一直支持我的队友。

——明年开春mE会回归,请大家期待。

 

/

 

边伯贤从思绪中拔出来,队长金俊勉已经搬来电脑麻利上推特找到mE的数据。刚回归一年不到就被提名最佳男团,数据当然是明晃晃的好看,当然其中功劳也亏得拥着当年情怀跑去几次看YouTube的,人说E.K的很多粉丝都是“mE移民”倒还真是不假,当年成员退出带走了一批粉丝,剩下三人坚挺撑着数据,直到两位韩籍成员入伍——与mE这个名字在日新月异的娱乐圈中渐渐淡去伴随着的是E.K逐渐在娱乐圈内崛起。

边伯贤听着金俊勉说着mE与E.K的几个对比,他是组合里的老二,其他事情丢给当队长又当哥的金俊勉便成,然而几个弟弟有一搭没一搭的闹腾一直打断金俊勉的话——直到这六人当中比谁都还像哥的都暻秀晃了晃拳头,吴世勋才停下与朴灿烈的跑题,但笑容怎么收也收不住。

“话说回来,今年年初mE打歌的时候我还有和mE见面呢。”边伯贤突然想起了这事儿,朴灿烈一见又有新话题,竖着耳朵转了过来。想来因为那之后没什么交集,加上张艺兴的SOLO基本不打歌,和mE的成员少说也有三年没见面——边伯贤那阵子在音乐节目做主持人,圈里的艺人见了大半,包括了回归的mE。

“怎样怎样,刚出道的时候他们红着呢,没能搭得上话,现在呢?”朴灿烈一把抓过吴世勋手里的零食,兴致勃勃地问道。

 

4-

 

mE打歌舞台那天春寒料峭,边伯贤上班前几天就接到mE要来的信息。按理说前辈来是要去休息室打招呼的——然而当边伯贤夹裹着一汪突如其来的春雨冲进楼里时,就与在电梯前停留的mE撞个正着。
边伯贤张了张口,随即便条件反射的鞠躬问好,那边传来善意的笑声,抬头就看到猫嘴的偶像温温柔柔地笑着,道:“伯贤xi是吧,其实我们年纪一样,不用那么拘谨啦。”金钟大说罢还和一旁的助理要了毛巾,递给了边伯贤。

边伯贤接过毛巾,偷偷抬眼打量另外两个前辈——金珉锡还没褪去军队出来的硬气,他似乎是感觉到了边伯贤的眼神,猫眼一瞪超级凶,后又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边伯贤的肩膀,“今天还请多关照。”他说;而张艺兴索性还困着,戴着口罩靠在电梯边上,半晌累得睁开眼睛,懵懵地看着边伯贤半天,似乎在努力寻回意识——最后他成功了,那人扯下口罩,直笑得脸颊陷下一个清浅的酒窝:“伯贤呀。”

边伯贤愣了愣,他与张艺兴并没有特别熟——甚至连张艺兴的两个队友都愣了愣,直看看边伯贤又看看张艺兴,金珉锡这才开口:“Lay,你们,啊?”

啊什么啊,搞的他们好像有一腿一样。

边伯贤有些惶恐,张艺兴这才张了张嘴,吭哧了半天,道:“我们一个工会的,那个,去年MAMA的时候……”

 

边伯贤这才想起去年年末颁奖典礼结束在后台修整卸妆,张艺兴的休息室正好安排在E.K的旁边。那时边伯贤叼着牙刷一路从盥洗室晃回来,手里的手机还放着游戏竞技场的视频,就被张艺兴搭话了。

“你也玩这个啊?”说话是含糊不清的韩语,边伯贤看向张艺兴,那人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突然的搭话在韩国人眼里显得多么的不合情理,于是他挠了挠头,换上了速度更慢的敬语:“我也玩这个游戏。”

“前辈也玩?”边伯贤眨了眨眼睛,张艺兴便笑着点头:“嗯。”随后张艺兴报了一个区名,意外两个人在同一个服务器,张艺兴便提议交换一下LINE。

后来张艺兴的号入了工会,也没见怎么上线,或者上线时间都与边伯贤错开——毕竟张艺兴的行程比边伯贤要密集太多了——以至于到后来边伯贤换了个新骑士号玩都没来得及告诉张艺兴。

 

边伯贤望向张艺兴,立即心领神会的嘿嘿笑了起来,“Lay哥,”他小狗一样亲昵地凑过去,“也没见你怎么上线啊。”

 

/

 

1L「年初m回归BBH不是和m撞上」

2L「K又不打歌他只是固定MC吧」

3L「kkk人家私底下关系挺好的吧」

4L「移民粉请勿倒贴 M圈内关系好的都是制作人一流 捡着别人剩下红起来的团谁和你关系好」

5L「围观原住民粉跳脚」

6L「RE:4L kkkk也知道红起来 你谜回归得了几个一位 要不要给你数数」

7L「RE:6L 你氪趁着人家两三年没出歌得的一位总数还没人多啊不就真的好棒」

 

/

 

“还……还挺不错,”边伯贤摸了摸鼻子讪讪道,总的来说他与张艺兴还是算不上熟,即使交换了LINE躺在对方好友列表里面,也只有客气性的互相恭喜拿了多少奖与一位,“他们人都还挺随和的。”

而最终会议的结果,还是六个人互相打气了一番,目标为了大赏,要如何如何给粉丝鼓劲,以及接下来冬专的策略,最后金俊勉宣布会议解散,边伯贤才想起了被他晾在一旁的白魔法师,连忙进了房间——电脑上白魔法师还站在自己的骑士身边,但在线状态显示的是挂机,想来是离开好一段时间。

边伯贤抓起旁边的游戏用手机,找到了白魔法师:「在做什么?抱歉回来晚了。」

等了一会儿后才收到信息:「朋友和男朋友吵架了刚听了一下朋友的牢骚」

还真是普通女孩子会烦恼的事情——边伯贤忍不住笑出声来,电脑上的白魔法师动了动,而后屏幕上弹出一句话:「我要去睡了明天早上还要上班」

翌日是周末,想必是加班着的上班族,边伯贤便回:「好加班么kk早点睡」

 

退出了LINE,边伯贤又顺手开了揭示板,找了带自己名字和组合名字的帖子随意浏览一番,皱皱眉头把手机丢到一边,趿拉着拖鞋窝到了床上。

“呀边伯贤,今天那么早睡啊。”看到房间灯突然按下去,路过房门口的朴灿烈探过头看着在床上窝成一团的室友,室友瓮声瓮气地回话:“明天还有直播,睡觉。”

 

/

 

N+1L「BBH倒贴艺人不是一两回了,上次谜团打歌遇到他还不是自来熟去贴ZYX」

 

5-

 

“你和他吵架你找我有什么用咯。”

“那你砸点钱给粉丝集资他拿了大赏可能会原谅你。”

“我草我开玩笑的你脑壳绊啦,谁让你给粉丝支付宝打个三五万的也不怕被八出来哦。”

 

张艺兴满脸尽是无奈地挂了电话,那头自家那自打队伍回来就落了队长担子的大哥正吭哧吭哧地跑着宿舍内的跑步机。金钟大在旁边哼哼着歌理东西,见张艺兴把手机往旁边一扔拿过自己的手机刷起微博,便丢下了手中的活儿一跃到沙发上窝到他兴兴哥身边,探着脑袋等着张艺兴教他中文——他学的速度比金珉锡快多了,已经能熟练地运用起了中国网络用语。

金珉锡将跑步机的速度切换到行走模式,缓了一会儿气,便开口问道:“他啊?”

“除了他还有谁,”张艺兴嘟嘟哝哝,“他说要给我们粉丝集资砸三五万拿大赏。”

“他有病。”金珉锡翻了个白眼。

“那确实,”张艺兴回了一句长沙话以表赞同,“而且他现在这身价三五万根本不爱你,是敷衍,你不要原谅他。”

金珉锡:“……”

金钟大听着他俩的对话,没良心的笑出了声,换回了金珉锡的瞪视后耸耸肩道:“不知道你们在吵什么,昨天经纪人哥说让鼓动鼓动粉丝情绪多投票。”

“每次这个投票都腥风血雨。”金珉锡不由得感叹。

张艺兴快速的浏览了一下后援会做的号召,便说着没什么难的中文你自己看看,把手机还给了金钟大。末了自己坐回了椅子跟前,鼠标一晃屏幕亮起,游戏的界面停在等级不高的白魔法师身上。

张艺兴顺手拿起手机,上面停着一条消息。

 

「在做什么?抱歉回来晚了。」

 

“Lay哥你老玩女性角色,欺骗无知网民的感情。”金钟大嚷嚷。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张艺兴调了个视角给金钟大看,“你看啊chenchen,这个换裤子装备内裤颜色也会换。”

金钟大慌忙的弹开,金珉锡翻了个白眼。

张艺兴噼里啪啦打字,边打边说:“网游嘛,就是自己玩的爽的。”

前几天他收到邀请,虽然没有打歌,但第二天的音乐节目会去做特别MC,便与电脑那边的队友说了声下线,关了电脑。

 

翌日早晨一出门天气就阴得不得了,张艺兴坐着保姆车便想到昨天看的天气预报说这阵子会下雪。这么想着即使开着暖气也更冷了一些,张艺兴窝在保姆车的后座打哆嗦,掏出手机后,便看到一条信息弹了过来。

「在做什么?」

是张艺兴在玩的游戏里的那位“丈夫”。

张艺兴并不觉得自己是弯的,与这个骑士的相遇是偶然,对方的上线时间与自己差不多,显然也是工作比较多而玩游戏打发时间的。对方“求婚”的时候显然是想找个攻高防高血厚的骑士来绑定,于是张艺兴便随口答应了对方。

「坐车,准备去上班。」张艺兴这么回。

那边大抵也是闲着无聊,发来「我也是=n=」,紧接着是「首尔很冷」,絮絮叨叨的断字足以让人想像对方是怎样哆哆嗦嗦言简意赅地戳屏幕发过来,「要下雪了。」

 

/

 

@xxxx:今年MAMA是啥时候来的?

REPLY:十二月初啊,傻的。

 

/

 

张艺兴的手机又开始锲而不舍地震动起来,他甚至连眼睛都懒得抬一下,直到CODY忍不住说“Lay啊你的手机”,他才终于肯把目光放到梳妆台上的私人用手机上。

屏幕上跳着的是“鹿哥”两个中文字,夺命连环CALL的语音请求刷得手机暗都暗不下去,张艺兴伸手把手机揣到了口袋里,疾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眼睛都没眨按个“接受通话”就过去。

“鹿晗你是糊到没工作咯?”“嗨,我这不是放假嘛!”“你找珉锡哥去撒!”

电话那头支支吾吾了半天,“内啥啊,艺兴,我只能问你了。”

张艺兴听着那人的话,就觉得没啥好事儿,果不其然那人问说“我这里不好托工作人员问,钟大肯定是偏珉锡的,就是啊你们应该都有提前拿到MAMA入住酒店的信息吧,我……”

“你别来,”张艺兴打断他的话,“鹿哥,你比我拎得清,你私下爱怎么和珉锡哥见面我不管,但是MAMA你别来,你知道为什么的,那个酒店……”

“Lay哥?”

 

张艺兴回过头。

走廊那边的转角探出了一颗粉色的脑袋,眨巴着眼睛瞅他。

“……我回头再跟你聊。”

“诶不艺——”

 

今天是E.K冬专打歌的首场,虽然被嘱咐了外面冷不要乱跑,边伯贤还是借着暖气太强出去透透气为由,去找自动贩卖机买饮料喝。却没想到溜达着人便少了,他这才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消防疏散通道这儿,过了个转角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说着陌生的语言。

那人转过头来看到了自己,收起手机走过来,笑眼弯弯地打招呼:“伯贤呐,怎么在这?”

“乱转的时候走到这儿了……哥怎么在这里?”

“唔,”张艺兴侧头思索了一下说辞,“朋友和男朋友吵架,找我来发牢骚了。”却没想到边伯贤噗嗤一声笑出来,张艺兴不解地望向他,边伯贤才解释:“昨天有人跟我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啊。”

 

上回是mE回归边伯贤做特别MC,这次E.K打歌倒是轮到张艺兴做特别MC了。两个人并肩往人多的地方走去,不乏有STAFF看到他们俩感到诧异的——毕竟偶像本人也从未传过什么有过交流的传言,而且这两个团是这次年末大赏竞争最激烈的候选人,E.K与mE的饭圈出了名的关系差,这两个突然凑一块儿还真让人回不过神来。

两人当然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及年末大赏的事情。

边伯贤没好意思和张艺兴说自己换号了,便不怎么谈在玩的游戏的事情,转而和张艺兴说起了张艺兴在中国时候韩国娱乐圈流行起来的一些gag梗,美其名曰让Lay哥不与时代脱节——他倒还知道mE后续打完歌后整团被拉去中国原来张艺兴上的真人秀当轮流嘉宾,整个团几乎小半年都住在了中国。

——当然也知道张艺兴的韩语又(重音)退步了。

那人是E.K的VOCAL,声音自然是好听得很,边伯贤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两人甚至探讨了一下各自团里的CP文化——他们索性坐在了走廊边上的长条凳,靠着脑袋翻阅着手机,话题从各自喜欢的音乐开始——这相当于娱乐圈内人的“今天天气真好”——而后再也收不住,一路飞奔到电影美食。

那边电视台的人遥遥看到了这一幕,咔嚓一声拍了下来。

 

/

 

LZ「KM两团TOP的铜矿看了没」

1L「移民粉欢天喜地奔走相告」

2L「艹爱豆给我吃屎我还不得不吃……」

3L「RE:2L 屎是左边那个还是右边的」

4L「和大哥一起奔走相告」

5L「李涛 BBH又倒贴了?」

6L「RE:5L 你爱豆全家死了 天天说倒贴你怎么不死个妈」

 

/

 

边伯贤回休息室的时候脸上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想着想着方才张艺兴接连不断的口误配以严肃的表情,噗嗤一声又笑出来,惹得那边朴灿烈频频回头。

“你干嘛去啦?那么久。”

“哦哦,刚刚在路上遇到了Lay哥,聊了一下。”

“Lay?”

边伯贤坐到沙发上,止不住笑意惹来CODY担忧的目光,生怕他硬生生把自己的妆给笑花了,“就是,”他说话前自己又傻乐了一番,呵呵呵呵的一连串,“哎呀这哥真的太奇怪了,奇怪的好笑,他不是出道比我们久吗,在韩国那么久怎么发音还是稀里糊涂的。”边伯贤回想起方才在走廊上,那人一本正经的与自己说“我好喜欢恐龙的,恐龙知道吧我没说错吧,啊就是啾逻鸡的那个”,便又忍不住放声大笑。

他的队友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懒得再与他探寻张艺兴是怎么个“好笑”法,转头又去做自己的事情。

 

这是边伯贤第一次与张艺兴面对面长时间聊天。

那人端是有趣极了——哦,用中国粉丝的话来说,有毒,一本正经搞笑。边伯贤以前是看过mE的综艺的,mE还没人退队之前。张艺兴面对前队友“搞笑”的定义,一本正经的摇头说“我一般不搞笑”,但明显那人是带着狡黠的——脑回路是奇怪了些,与边伯贤两个人互相丢梗却也接的快,眯着眼笑出酒窝的样子像个偷到油豆腐的小狐狸一般。

就像边伯贤在聊天途中说了饭圈的梗,张艺兴回头就用上了:“哎呀,那你和灿烈xi的CP很火呀,我回头要为你们的爱情保驾护航。”惹得边伯贤哭笑不得:“Lay哥啊,为你们的爱情保驾护航这句不是用在这里的啊!”

“那给你和灿烈xi买个小岛。”

“Lay哥不要玩这个梗了哈哈哈。”

“再发行货币。”

“请出去。”

“你怎么也用我的梗咯。”

 

6-

 

「在做什么?」

「熬夜工作弄点东西」

「今天工作的时候遇到了前辈,以前不太熟,今天才发现很有意思!」

「哈哈哈我今天也遇到了很有意思的后辈回头和你说说」

 

/

 

边伯贤从床上蹦起来的时候,朴灿烈还在睡觉。

那边的大个子眯着眼一脸不爽的看着翻箱倒柜的室友,翻了个身把脑袋塞进了枕头里边儿。边伯贤翻柜子的声音惊天动地,朴灿烈终于忍不住抓起床头的轻松熊——不不,这个是日本买的季节限定,朴灿烈思考了三秒放回去,然后抓了自己的靠枕就砸过去。

抱枕噗地一声砸在边伯贤的屁股上,边伯贤歪歪身子往旁边跳了跳,龇牙咧嘴地冲着朴灿烈不爽:“干嘛!”

“你才干嘛,难得没行程想睡个觉都不行。”

“诶诶,我去Lay的音乐工作室玩,”说罢终于配出一套好衣服的边伯贤麻溜的背起包,挥着萌萌袖冲着朴灿烈笑得一脸春光灿烂,“我走了啊你继续睡吧,房间记得收拾一下。”

朴灿烈眯着眼睛瞪着被边伯贤甩上的门,撇嘴思索了半天,“……啊?Lay哥?”

 

昨天晚上推特炸了锅。

ins上zyxzjs关注了baekhyunee_ek。

zyxzjs还发了个两人在音乐节目后台的合影,at了边伯贤,说,「伯贤呐,什么时候来我的音乐工作室玩玩啊。」边伯贤那时正巧玩着手机,很快便回复了:「明天怎样啊kkkk」

张艺兴:「那你LINE找我啊」

边伯贤:「kkk 好的lay哥」

那一瞬间MAMA最佳男团的投票上出现了罕有的凝滞,显然原住民饭的无法接受与移民饭的载歌载舞都让第三位趁机投票拉小了距离——也因如此KM两团粉丝立即反应过来,蒸主关系好是一回事,投票场上都是敌人,得第一才重要,于是便也只是收敛了一下与对家的互相人参,一口气下来两家的投票数量又离第三名遥不可及。

 

/

 

N+1L「xswl原住民粉打脸不,还倒贴233333」

 

/

 

11月的雪迟迟才下。

那一天的云层仿佛被捅破了的网,一夜之间大雪降了下来,整个首尔都被雪笼罩住,白皑皑一片。

是初雪。

边伯贤踏着雪,脚下咯吱咯吱响——他已经下车到了张艺兴工作室的楼下,在进楼前手机上弹出了“妻子”的消息:「今天临时接待朋友不下本啦米安TT」边伯贤便很快地回复过去:「没关系的,我今天也有点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呢。」

发完后他将手机扔到包深处,掏出另外一个手机——与娱乐圈和自己亲友交流用的手机,边伯贤迅速地找到张艺兴发来的具体地址,一路小跑进了大厦,并成功通过刷脸——“你好我是……”“啊张先生有嘱咐过长这样的先生直接上工作室,您那边走,十三楼。”“……”——到达了张艺兴工作室所在的楼层。

按门铃。

金钟大的头探了出来。

边伯贤:“???”

 

“啊伯贤xi!”金钟大热情地冲着边伯贤打招呼,却是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他主人似的把边伯贤让进了工作室,“昨天Lay哥好像又熬夜了,珉锡哥让我来给他送饭。”

工作室內陈设简单,设备倒是一点不缺,还有独立的录音室——边伯贤一进门便迅速在脑子里吸收了这个“对家”的工作信息,之后他看到了张艺兴。

睡着的张艺兴。

“要我叫Lay哥起来吗?”

“啊、呃,让他再睡会吧?我不急。”

张艺兴裹着毛毯整个人窝在沙发上,桌上是吃得彻底的外卖盒——不一会儿金钟大就把它们收拾干净,张艺兴大抵是作曲完毕歇息到一半被金钟大挖了起来,强迫着吃完了早餐(但又也许是中餐)又睡起了回笼觉。金钟大收拾完东西后便对边伯贤说道:“那我先回去啦,我今天和珉锡哥还有舞蹈课。Lay哥一般回笼觉不会睡超过一个小时,醒了你和他说一下晚上的会议不要迟到,还有录好的DEMO我先帮他拿去公司给producer了。”

“诶等等,会议几点?”

“六点,在公司三楼老会议室……”

金钟大侧头想了想,边伯贤拿出手机慌忙的记下,边记还边想:我真体贴,给MAMA最大竞争对手做助理来了。

这事儿完了后,金钟大又嘱咐:“那边Lay哥的乐器电脑和乐谱不要动,他自己整理好的,你可以去旁边的休息室玩那边的电脑,配置网速都还不错。”

“哦、哦,好。”

 

这mE的人咋都那么不设防呢。

要是自己是商业间谍来偷曲谱咋办。

 

边伯贤眼见着金钟大头也不回的走了,边走还边接了个电话,嘟嘟哝哝着“你自己去和珉锡哥说”“找Lay哥也没用”的抱怨,关上了门。

于是整个工作室只剩下张艺兴均匀的呼吸声,边伯贤有些尴尬的盯着张艺兴的睡脸,抠抠沙发又抠抠裤子,起身在工作室逛了一圈——他看了一眼休息室的电脑,并没有关,桌面上挂着游戏图标。

边伯贤沉思了一会儿,打开浏览器,迟疑了一下便输入一串网址。

 

/

 

1L「K团现在比M团多1.04%的票差。」

2L「M团毕竟两年没出来了 能做到这地步不错了」

3L「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吧」

4L「是啊K团之前有人谈过恋爱跑了不少饭吧ww」

5L「LS祝你蒸主明天就曝光隐婚」

 

/

 

金钟大挂了电话,走出张艺兴工作室所在的大厦。

电话那头的人已经急躁了不成样子,想来自家宛如亲哥的队长有快半个月拒绝与那个人沟通了。金钟大叹了口气耸耸肩,张艺兴早告诉他不要搅活进那两个人的事情,不然只会惹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他正思忖着,经纪人已经开着保姆车停在自己的面前。

车内开足了空调,金钟大脸上漾着幸福的笑容坐上身为忙内坐不到的副驾驶,经纪人问道:“Lay呢,吃完饭了啊?”

“嗯,吃完了。在睡觉,有伯贤xi帮我照看——哇啊!”经纪人猛地踩下刹车让金钟大一脑袋磕在了窗户上,金钟大扁着嘴委委屈屈地道:“呀哥你干嘛突然踩刹车啦——疼死了!”

没想到经纪人盯着他,确认一般道:“伯贤?E.K那个边伯贤?”见着金钟大点头,经纪人便要把车调头回去,“呀西Lay这小子,放着一个敌对公司的艺人直接在自己工作室,就算是认识他们也才见了几次面——”

“哥!”金钟大拉住了经纪人,“Lay哥有分寸的。”

“有什么分寸那个傻子!你也是就这么惯着他!”

金钟大张了张口,半晌道,“Lay哥不傻的,”顿了顿,他说,“Lay哥他……什么都知道的不是吗。”说罢他眯眼笑起来,猫嘴微微上扬,手却硬是没有停止拉住经纪人的动作,直直地把挡挂在停车上。

 

金钟大笑眯眯地看着经纪人,直把对方看得没脾气。

“……到时候Lay又和以前那样丢USB我可不管。”

“哈哈,不会的。”

 

金钟大想起上午去工作室的时候,自家那位唱跳俱佳的队友迷迷糊糊的扒着饭,抬头看着撑着脸颊望着他的自己,就着自己“哥一会儿不醒,伯贤xi来了的话要我呆在这里等你醒吗”的问题,费力的转动过于劳累而凝滞的大脑。

“唔……不用吧,你直接走就好,我记得你有舞蹈课。”

“诶Lay哥知道?”

“你们行程我当然知道。”那人嘟嘟哝哝说道。

金钟大笑了出来,起身去给张艺兴倒了一杯水,后他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抓过抱枕缩腿直接在沙发上窝成一团:“Lay哥就觉得伯贤xi那么有趣?”对方吃饭的动作停了停,没有回话。

半晌他说:“他很聪明,”张艺兴那仿佛睡不醒的眸子里缓慢的有了点笑意,“但是人不坏。”

 

啊,好人卡啊。

金钟大想。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47 )

© 第99號爬墻選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