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相恋十年三十题/插曲。

老高从病房出去没多久手机便响起来。
鹿晗看了一眼手机,上面跳出的名字是自从那之后就没有亮起过的韩文。
——珉锡。
那时候换了号码辗转让张艺兴给那个人,那次吵架后却一直杳无音讯,因为心理原因又不太敢主动去与那人联系。鹿晗吓得差点动了扎手上的针,回头看没漏针后又赶紧抓起手机,接起后这头没说话那头也没说话,静静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怪尴尬的。
鹿晗心思百转,想着要说什么话不知怎么开口,例如你过得还好吗吃饭了没通告忙吗,但无论哪句听起来都不是那么回事。

他从告诉对方自己要走的时候,对方一直保持着一种不哀不喜不怒的样子,照常与自己沟通聊天嬉笑,反而让鹿晗隔得慌,那人安然的就如同自己没退队一样;按理来说这应该是自己期望的平静,却让他没来由的觉得不对劲儿,然后——然后某一天,鹿晗收到了自己遗留在韩国的一些东西。
那时刚回国,被逮着做身体检查强迫疗养,刚回到家就听到说寄来一大箱东西,韩国来的。翻了翻有大到帽子衣服小到首饰,落款写着经纪人的名字,里面却夹杂着看了几年的金珉锡小小的字迹:你的东西。鹿晗翻了翻,还真有不少他们一起买的,说要同款一块儿用最后没用上的。
这是要分手吗?——鹿晗的第一个念头。
被这个念头牵着,什么理智什么先问问都被他一股脑儿丢出了天外,加之先前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不对劲儿,鹿晗的气一下火山爆发一样涌上来了,也不管时差按着这个点差不多对方该睡,一通电话打过去就是噼里啪啦一顿抢白。
当真是气急了。
他说金珉锡好啊你,你不吭不声的把东西全部打包寄回来怎么回事?
我说走你说嗯知道了,屁话不说不声不响,你现在闹哪样,你是想咱俩就这么完了?
你什么意思?你有话你不乐意你说啊?

许多事情都建立在我以为我不说你能理解之上,他们也自认为对对方了解的深刻——然而事实却是,有的事情,谁不说谁能理解?
鹿晗话语末尾越说越气,语调也拔高不少。那边一阵阵的沉默搅得鹿晗憋闷的心情越发涨大,最后话筒那边穿来一声沙哑的“鹿晗呐”,鹿晗一下又后悔的不得了卧槽我吵他干嘛,下意识便心惊胆战掐了电话。
然后就是小半个月的冷战。
期间还打电话给了张艺兴一次,难过到丢人得不行。那人安慰自己,但也没给鹿晗有几分宽慰。
鹿晗想到自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中文,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那边指定没听懂,也幸好没听懂,但听自己的语气也知道自己在生气。

思绪回来,鹿晗觉得打吊瓶的手凉的不得了,吸了下鼻子,小心翼翼开口:“珉锡啊……”
那边的呼吸一滞,清了清嗓子,斟酌了半晌,道:“鹿晗,你是个骗子啊。”
鹿晗心刷得一下都凉了,我就这样走了他果然怨我果然在怪我,怎么可能不在意?我怎么可能当作他不在意?为什么我之前都不问?我这不是作死?鹿少年已经分不清手凉是因为打吊水还是心慌,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最后只能干巴巴地叫了一声珉锡啊,然后没了下文。
金珉锡叹了口气。
就好像判官裁决的惊堂木一般敲在鹿晗心头。

“你说你们学校附近有家做卤煮的特别好吃。”
“你答应我巡回完后带我去的。”

…………啊???
鹿晗懵逼。
而那边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说你答应我吃重庆的卤猪蹄,说东北烩菜好吃带我吃,还有还有……那人一道道说,辣子鸡黄焖鸡板栗鸡,水煮鱼酸菜鱼松鼠鱼,锅包肉红烧肉小炒肉,龙抄手龙虾粥龙凤球,说到后面鹿晗肚子“咕——”得一声叫起来,饿了。
鹿晗连忙打住,“你停,背歌词都没看你背的那么溜。”
金珉锡摸了一把肚子,“饿了。”
“……我也饿了。”鹿晗干巴巴地说。
两边沉默了半晌,然后都开始笑起来,笑过劲儿后金珉锡这才缓慢停下笑声,抓着手机清了清喉咙,轻轻地说:“我很想你。”

金珉锡不吝于说类似的话,却也拙于说这种话。
例如鹿晗回国过年,回韩国的时候他会在见面时过去抱抱鹿晗;例如会问鹿晗什么时候回来,七歪八拐含蓄又直白的表达各种思念。
——但很少这样,认真的一字一顿的,又小心翼翼轻声地对他说,我很想你。
鹿晗的心噗得一下像被戳了个洞,往外冒气,然后迅速地瘪成了一团。他张了张口,觉得自己的嗓子干哑的不行,便奋力挤出声音,他说:“艺兴说,人的一辈子没走完,怎么都不算完,珉锡,我——”
“鹿晗,”金珉锡打断他的话,“……我不想放弃……对不起。”
鹿晗眼睛酸了一下,他捏了捏鼻梁,说:“谁让你放弃了,鹿爷我准你放弃了吗?”
那边顿了一下,“哭啦?”
“谁哭了,你才哭了,没哭。”鹿晗哼哼。
金珉锡笑了起来,他坐在宿舍里,脚有一下没一下踢着床沿。他想要是张艺兴不和他说那话,他指不定对鹿晗冲自己发的听不懂的火还一头雾水。
然而聪明如他。

他慢慢的说,我介意的。
鹿晗的目光抬起看吊瓶,滴答滴答,快滴完了。耳边的人慢慢地说,他静静地听,那是听了几年也不生厌的嗓音,沙哑又黏糊,发音略微不清楚。
他说他有为这件事难过。
——终究还是会难过的不是吗?理智再如何指示自己冷静,思念依旧如同不受控的野兽一样在心底闹腾。那野兽的声音是在理解离去之上小声的“为什么要走”,是在看到对方无事回去后安心之余气恼的“想你”,是无论如何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许介意不许添堵”后在心底发着脾气的委屈的“我介意”。
金珉锡再怎么被粉丝称作三岁称作童颜,却也终究是家里与组合的长子以及无论何时都保持微笑的完美偶像,严格遵守韩国长幼纪律的他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以及要怎么做,心中明亮如镜,自有掂量。
然而能抑制的住感情给自己的影响,那大抵是因为感情不够深刻。
所以无论如何也喜欢,无论如何也想念,无论如何也有些气馁。

话语到了末尾,鹿晗的吊瓶也完了。空气顺着输液管一点一点往下蹭,他伸手按了铃叫来护士,护士帮他拔了针让他按一会儿再走。金珉锡听着那边的对话忍不住问了声,在忙?
鹿晗笑说,忙还能在这里听你说想我。
金珉锡不吭声了,知道对方皮薄鹿晗也不继续逗弄,这对方刚袒露心声后自己可不敢得寸进尺,忙不迭道:“打吊水呢,刚打完。”
“病了?”
“也不是什么大病……为了好的快一点。”
金珉锡想说别太拼,却又觉得这人这时候不拼不行。最后他说:“那你好好休息。”
那边“噢”了一声也算回应,然后继续说老高要来了等会儿就挂了,金珉锡应了声好,鹿晗又说:“你等等我。”
金珉锡愣了愣,半晌笑了笑说:“好,你也是。”
“那我先挂了啊。”
“嗯。”金珉锡顿了顿,开口又喊他,“鹿晗,我——”
三个发音轻轻的落在鹿晗耳里,鹿晗眯着眼笑起来,忙不迭回答:我也是。

填空题。
我 _ _。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