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相恋十年三十题。(4)

/12.你的手还是那么冷

/13.说不出口的情话

 

日子迈入十二月,整个北京已经开始沉浸在了圣诞节的气氛里面。铺天盖地的圣诞老人和雪花和鹿,明明还有二十来天,铃儿响叮当的旋律却出现在各大商场。

彼时鹿晗指着公寓楼门口贴着的雪花和鹿,说:“我很久以前就在想了,你看雪花是你,鹿是我,每年都要被贴的满大街都是。”而跟他一起打外头怀来的金珉锡冻得哆哆嗦嗦的,看也不看便冲向电梯。鹿晗跟在后面一溜小跑,进了电梯后便见金珉锡搓着手说:“我的超能力是冰,又不是雪花。”

“哎呀,冰雪冰雪。”鹿晗笑道。

 

十二月初,金珉锡那儿的拍摄进入了尾声,而鹿晗一直筹划着在圣诞节的时候开个粉丝见面会,两边都开始脚不沾地地忙碌起来;鹿晗练舞排练到深夜,回到家只能看到金珉锡早早躺在床上睡觉的背影,而金珉锡早上起来便看到鹿晗陷在被子里睡得天昏地暗毫无知觉,然后他蹑手蹑脚的起来洗漱出门去工作。

如此一周多后先受不住的是鹿晗,眼见着金珉锡那边庆功宴的时间安排也出来,回韩国的机票也订了,十二月的二十号,鹿晗这里却因为见面会要确认的事情一次比一次花的时间要长——打着旗号为“与鹿晗共度圣诞Party”的个人Live是一点儿也不输给演唱会的排场。

鹿晗曾问:“你能去见面会吗?”

而那边是隔了约有一个小时才回复的KaKao:“不行,因为跨年不去,所以公司给安排了24和25的商演,”半天又回,“你的签证下了吗?”

鹿晗回:“加急了,应该这几天出。”

之前念叨着说要去旅游,两个都是雷厉风行的人,飞速决定了目的地后一边查住宿机票一边准备签证,鹿晗在工作的间隙列了一大堆要带的东西,又被金珉锡删删减减地打回来,说不需要带那么多没用的东西。

 

彼时鹿晗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有点郁闷。打了个滚伸手就把老高带来的他家那只俄罗斯蓝猫给抱了个满怀——他那只猫也上了年纪任着鹿晗折腾,抬起眸子用死鱼眼看了鹿晗一眼,喵了一声又垂下头去打盹,任凭鹿晗怎么蹂躏都不为所动。

老高看着那三十几岁的大龄偶像没个正形,伸脚戳了戳鹿晗,被鹿晗丢了个洁癖犯了的白眼后问:“怎么啦,你不出国的东西给发过去了吗?”

鹿晗把脸埋到猫肚子里,恨恨地说:“珉锡说不让我带那件曼联的球衣!”

老高一脸冷漠:“……哪有带球衣去旅游的,你是带官方周边到处旅游认证的迷弟吗。”

鹿晗抬起头来义正言辞,“嗳,她们都能带着印着我的脸的东西去旅游了!”

老高想了想之前鹿晗抓着手机挤过来,一脸炫耀的给自己看一个INS上“带着鹿包环游世界”的账号——那上面是迷妹带着早先年金珉锡和鹿晗出的官方周边,在各处合影的照片——,于是忍了忍,没忍住:“你他妈几岁人家几岁!”

鹿晗半晌没吭声,又埋在猫肚子里可劲儿的非礼那只老猫,而老猫翻着白眼颇有金珉锡所在组合老幺的模样,最后鹿晗才说了句:“最近除了打个照面也没能好好说话。”

老高嗤笑:“可知足吧,都一个多月了,想想你原来过的什么日子。”

鹿晗丢了猫,看了表见休息时间差不多,嘟哝道:“人就是会贪心呗。”

 

/

 

金珉锡提前做完手上所有的收尾工作,离他预定的死线还有两天时间,也就是距离庆功宴三天、他回韩国四天,这让他颇为不可思议——他原先都做好了要熬夜的打算,而再抬眼看还扑在屏幕面前的后期特效,倒也还真是帮不上忙,便颇有种人说术业有专攻能者多劳的感慨。

提交了所有资料再进行审核,下午的时候合作方便说审核检查通过不愧是年轻人手脚那么快,微信那边的老头子发来一连串鹿晗早些年拍的微信表情,金珉锡笑得停不下来,伸手便戳了屏幕上年轻的金毛小鹿的脸,他来中国后换了个新的微信号,随即购买表情的对话框便跳了出来。

你确定用6元购买鹿晗吗?

你成功用6元购买了鹿晗。

金珉锡找到鹿晗的微信刷刷发了过去,说,“加上之前用的,我用12元买了你。”

半天没响应,金珉锡揣上了手机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打算一一归档后搬点东西回去。收拾到一半手机便震了起来,鹿晗的名字后面标着小小的数字“3”。划开解锁后回复就跳了出来。

——啊干嘛这样

——你怎么工作号也买了kkk小心发错给领导

——12块钱,这波不亏

金珉锡坐到椅子上,伸手捞过一旁的马克杯。他盯着屏幕怎么都能想象得出那头的偶像鹿一脸得意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赶紧喝了口杯子里的咖啡掩盖表情,手上也没停下来回复。

 

已读-「现在应该在排练还玩手机」

「在喝水,你压榨偶像哦ㅠㅠㅠ」

已读-「kkk」

已读-「半七十偶像」

「喂」

「咖啡喝完了,老高不给买ㅠㅠㅠ」

-「给你买」

 

那边又没了回音,大抵是又练习去了。金珉锡放下杯子,探头探脑地看着工作室,没有人起身,除了噼里啪啦地打字儿声便是隔着空间的交谈,于是他瞅了表,溜达去了导演的工作区,随后便拎着自己的包和外套走人了。

走的时候还低着头看手机,寻着鹿晗与自己说过的印象搜了鹿晗那儿的大体位置,点击附近搜索,切了汉语输入法,一个字一个字地拼过去。

 

Xing,Ba,ke。

 

/

 

鹿晗再次拿起手机是晚上十点,他瘫在地上三个打滚到包边儿,闭着眼睛摸了半天自己的手机,掏出来点开锁屏弹出的是金珉锡的消息,三条。

已读「喂」

已读「咖啡喝完了,老高不给买ㅠㅠㅠ」

「给你买」PM 6:30

「在星巴克」PM 7:00

「人太多了,我在后门警卫这」PM 8:00

 

鹿晗一个鲤鱼打挺起来,腿经着刚刚激烈地舞蹈让他腿一软扑通一下又扑倒在地上。老高目瞪口呆连忙要去拉他,鹿晗却身残志坚龇牙咧嘴起来抓过羽绒服就往外跑。

老高目瞪口呆:这感情是光明正大翘班啊?!

金珉锡所说的后门警卫是这栋楼后面的一个小破岗哨,正门常年有粉丝蹲点,而后门的警卫因为出名的脾气差、加上除了保洁清理大楼垃圾外没人走后门出入,这里成为了一个就连粉丝都不愿来的地方。甭说夏天冬天没个地方遮蔽,光是看到那门卫臭着脸盯你,任谁都忍不住拔腿要跑。

鹿晗见到金珉锡的时候,那人裹着门卫备用的军大衣哆哆嗦嗦地挤在小破岗哨里的小太阳边上,脾气差的门卫罕见地在跟他攀谈,而那家伙冷得声音都在发抖,他手里揣着一杯热水,明明晒着小太阳还是冻得指尖通红。随后门卫说了不知什么话,提起旁边的暖壶给金珉锡续了热水,那人小仓鼠似的猛点头,低头喝了一口热水,长吁了一口气。


然后他抬眼就看到鹿晗。

那人一张口就呼出白气,裹着羽绒服拉链还没来得及拉,薄薄的布料就这么直接接受冷空气的接触——许是跑得急了,他呼出的白气一次比一次频率短,一暴露在冷空气下脸就冻得通红;金珉锡立即站了起来,他回头向门卫弯了弯身子,拎起了一直放在脚边的咖啡便向鹿晗走去。

金珉锡站定在鹿晗面前,“喏,你的咖啡,”他先是把咖啡递了过去,又把那人的羽绒服拉链拉上,“怎么衣服也不穿好?……嗳你的手好暖。”

金珉锡早些年脾胃虚,刚出道时压力大舆论多,加之毫无节制渴求速效的减肥,病根是那么落了下来,搞得是不是手脚冰凉不说,被人嘲笑睡觉流口水也是那么来的。

鹿晗见金珉锡摸了摸自己的手,便稍微歪了歪身子,看向金珉锡身后的小亭子里的门卫——门卫自然是看到了鹿晗,他的表情略有诧异,却收到鹿晗一记灿烂而感激的笑容。门卫挠挠头,伸手就带上了小破亭子的门,鹿晗便正了身子目光重新回到金珉锡身上:“你怎么在这儿等着,不进去?”

“没门卡,不让进。”

“给我打电话呀。”

“你接不到吧。”

鹿晗挠了挠头,将咖啡袋子放了下来,抓着金珉锡的手一顿猛搓,“这可冷了!……你手那么凉!咱进去吧。”说罢扯着金珉锡往门后走,又回头去看门卫:“谢谢了您吶!”

 

那人是怕冷的。

早些年身体还利索的时候,金钟大在寒天里穿着短裤到处跑,那人就恨不得把自己给生在羽绒服里面从此不要出来。彼时再年轻点儿,那人还胖嘟嘟的被自己一口一个包子喊着,畏寒却没因为身上的一丁点儿增加的脂肪而有所改善——更枉论后来瘦了。

金珉锡挤在鹿晗身后进了大楼后门时,因为将那军大衣还给了门卫,小小的一段路也给他冻得够呛。鹿晗甚至开始好奇这人是怎么从寒冬中的北京一头跑到另一头,还给自己从星巴克买了咖啡呆在四处漏风的小屋里前后将近四个小时。

那人皱着一张脸推推搡搡,钻进暖和的室内终于松了口气。

“看给你折腾的。”鹿晗又好气又好笑,彼此都年轻不再,身体有几斤几两都清楚的很。

谁料到金珉锡瞪了他一眼,伸手作势要打他,鹿偶像机灵的往旁一跳,而金珉锡也只是虚晃一招,他笑道:“呀,不是你要喝吗?”

鹿晗抬头去看金珉锡,那人便这么直勾勾地瞅着他笑,笑眯的眼角带着褶子。

他身形顿了顿,有话涌上心头,却到了嘴边化作一串爽朗的笑声;鹿晗伸手把咖啡拿了出来,又用手拍了拍金珉锡的背后,只是道:“听说今天晚上要下雪。”

“嗳。”金珉锡应了声。

鹿晗领着金珉锡往那边的员工电梯走去,他低头喝了口咖啡,回头便见到金珉锡四处张望——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鹿晗工作室所在的大楼,鹿晗见状便笑了起来,那人扭过头看他,满脸都是“笑什么笑”。

鹿晗侧了侧杯子,绿色的吸管从冲着自己转向了金珉锡。

 

“喝吗?”

 

那人眨眼,随后倾身,也不多言语,低头咬住了吸管。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