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相恋十年三十题。(3)

/8.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9.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10.睡前故事

/11.旧疾复发

 

十一月末儿的时候飘起了一点儿罕见的冬雨。

冬雨影响了拍摄进程,不得不缓几天。金珉锡索性在鹿晗家呆着不出门,他摸着肚子十分惆怅,来了北京后忙东忙西脚不沾地,刚来北京的时候还借用鹿晗的卡与脸在附近的私人健身房跑了几天,但随后又是饭局饭局和饭局,脂肪的消除完全跟不上热量的摄入,客观因素过于强大,锻炼这事儿就搁浅了下来,只能在家做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

他金珉锡引以为傲的八块腹肌只剩下一块有点凹陷起伏的平原了。

三十多岁的偶像也要注重身体管理,这是他经常对自己弟弟们耳提命面的事情。尤其是当年朴灿烈刚过三十岁大关时,自己盯着朴灿烈的鱼腩半晌,始终是憋不住这句话。

半七十的老大哥现在觉得有些打脸。

 

冬雨下起来可劲儿的讨人厌。鹿晗说这句话的时候正打外面回来,是晚上七八点的样子;他去了工作室一趟,回来时候满脑袋的都是雨水。今儿的雨是打从他上午出门后就开始下的,在工作室透过窗看到北京整个上空灰不溜丢的乌云心情便差了几分。

回到家时没看到金珉锡。

灯没开,也没有一点声响,公寓里罩在一片阴沉之下,就仿佛过去几年鹿晗回到家一样的场景。

鹿晗有些疑惑,金珉锡没事先告诉自己会出门,于是他边脱鞋子边挖手机,点了快捷键后嘟了两声,金珉锡的手机铃声就在公寓里响了起来。声音不大,大概是房间的方向。

鹿晗放下手机,循着房间方向摸过去,便看到了抱着被子蜷缩在一团的人隐藏在房间的昏暗下,他轻而缓的呼吸声在一片昏暗中若有似无,蜷缩的样子略微不自然,是直接将自己缩成虾米的样子。

鹿晗随手开了灯,上前便直接把手伸进被窝里想把那人闹起来,却摸了一手的冷汗。

“……珉锡?!”

 

/

 

那人受伤也不是头一回了,作为偶像总是会有大大小小的磕磕碰碰,不知道是哪一次的受伤最后没养好,导致阴雨天气时偶尔会搞得腿疼得发麻。而那个人也是能忍,要是遇上演出又发作就咬牙挺过来了,幸好并不是时时复发,只是这次叫鹿晗给撞上罢了。

倒不是疼得非要就诊,只是这折磨得实在难熬。鹿晗说要开车送金珉锡去医院也给拦了下来,那边恹恹地说了句吃了药了没必要,转头又钻被窝企图睡觉。

鹿晗问金珉锡吃过没,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转头在厨房里找点剩下还能做的一些食材。捣鼓食材的时候他便想起前几年那人参加偶像运动会,也是那么冷不丁就传来对方受伤的消息。

 

那是他回国的第二个年头。

本是和工作室的人一起筹划着要去济州岛犒赏各位,盘算又憋了好几天打算中途要给那人一个惊喜来着。结果憋了不多久就收到那人受伤的消息,于是临时改了机票飞去首尔。

他记得自己进病房的时候金珉锡整个人直接从床上蹦起来,连滚带爬以单脚之力扑到病房门口砰得就关上门,惹来了护士长不满的批评,好声好气道歉后转过头看鹿晗,张口就是,你怎么来了,你来干嘛,没被人跟吧?

那时候谁不知道偶像鹿那何止如日中天简直是日天的人气,鹿晗来的当天金珉锡的手机就差点爆炸,各方善意的恶意的好奇的揣测纷纷涌进手机——谁不知道他金珉锡和鹿晗关系好?各种或婉转或直球的语言,大抵的中心意思便是,鹿晗来韩国干什么?

是为了那还纠缠不清的合约?或者是如同网上粉丝说的——来找他的世勋弟弟?

……他知道个屁,鹿晗半个字都没跟他说。他回来那天金珉锡躺在床上冲着天花板狂翻白眼,如同吴世勋附身;鹿晗平素去关爱他的世勋弟弟总能话题七拐八拐回到他身上,这是吴世勋后来冲自己抱怨说让鹿晗哥别老找他歌颂金珉锡时,金珉锡知道的事情。

于是金珉锡背抵着房门,猫眼瞪着鹿晗,脑子里满是问号。倒是那人上来就要给自己一个拥抱,还想耍帅一般把自己抱去病床上。

最后当然是抱不动。金珉锡龇牙嘲笑一般地看着回中国后身上没几两肉的鹿晗,直瞅得鹿晗心虚不已。

然后金珉锡自己蹦回了床边,鹿晗拉着个椅子坐下。

 

“你来干什么?”金珉锡问。

鹿晗:“给你个惊喜。”

金珉锡:“说实话。”

鹿晗:“……员工旅游,去济州岛。”

 

金珉锡挑眉,这还真是又惊又喜啊。

 

/

 

鹿晗鼓捣着那台在金珉锡来之前无人问津的咖啡机半天,顺利的弄出了些咖啡来。他叉着腰看着壶里的咖啡甚感自豪,而后明知对方喜欢冰美式却还是往里头兑了一堆牛奶——毕竟晚上喝咖啡影响睡眠不是。

犯病的都是大爷,没吃晚餐的金大爷看着鹿晗张罗着一些尚还拿得出手的食物,拖着病腿坐到餐桌前——他坚决拒绝在床上吃饭——伸手拿了个牛奶过剩的咖啡喝了口后,难掩脸上的惊讶:“你还会用咖啡机啊?……牛奶也放太多了。”他可没忘记那人买星巴克往家跑冷落家里咖啡机的坏习惯。

鹿晗一脸理所当然:“你会用我就不会用啦?”

金珉锡低头笑,开始扒饭吃。鹿晗却没动手,在外头临时解决过的他并不饿,又不是年轻时候吃饱了看到食物还要硬塞,于是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今儿工作室的事情,包括他外国请来的团队,工作室那只老了的小狗——哦,还有因为金珉锡怕猫而临时寄养在老高家的一大一小两个大爷,老高把它俩带工作室去的时候还玩了好久。

金珉锡单调得应着话,时不时跟着话题笑起来,听到鹿晗说到那两只大爷猫的时候忍不住又露出一脸歉意——初时他后知后觉想起鹿晗家有两只猫的时候是打死都不肯来,蹲在公寓底下任着鹿晗生拖硬拽也不肯挪动半步。最后是鹿晗打电话叫老高把两只猫拎走的,两只猫临走前看鹿晗的眼神冷漠非常,仿佛在谴责主人有同性没人性。

这边金珉锡从食物中拔起注意力要给鹿晗,抬头就看到那人望着自己,眸子里盛满的是要满溢出来的笑意,金珉锡略是有些不自然地踢了他一脚,鹿晗便说:“诶你记得我好久以前采访说你吃饭的时候——就跟灿烈在一起做节目那次。”

“啊?”

“看你吃饭会让人很有食欲。”

金珉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饿了?”

鹿晗:“……不是。”

 

吃完饭后洗澡睡觉。金珉锡明日照样没有通告,而鹿晗依旧早起去工作室。

那边吃饱喝足险些忘记疼痛——事实上,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他的腿疼真的好了不少——的仓鼠抱着被子滚到床的那一侧就位睡觉,而三十岁偶像掀了他的被子就要钻,被那人殊死抵抗只得抱着自己的被子躺下。

——两个人睡一张被子多累啊。

金珉锡很快就因为生物钟快沉入睡眠,模模糊糊间突然听到鹿晗喊自己,他道:“珉锡啊,珉锡。”一次不够还喊第二次。

那边的人听到声音就窸窸窣窣地转过来,借着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台灯——让鹿晗看到自己从被窝里露出一对滴溜溜的双眼,眼睛还蒙着一层浓厚的睡意,意识不清地咕哝回答:“什么……?”

“那次去狎鸥亭……”鹿晗说了一半没继续说,而金珉锡从意识浑浊中艰难地分析了鹿晗的话,手松开了自己的被子,嗖得一下钻进鹿晗被子里,抓住了对方的手臂:“怎么想起这事儿。”

鹿晗也不知是哪来的精神头不睡觉,侧个身子转向金珉锡,又回抓了金珉锡的手玩了起来——恋人的手小,捏起来百玩不厌,三十岁的大龄偶像道:

“想起你参加偶运受伤那回啊。”

“你出院前我去看了你一次,你之后腿利索了不还去了狎鸥亭。”

“就说好了但没成那次。”

 

其实那么多年有些事情哪记得清楚,真正一个个记得清楚的也只有网上那群喊着他俩是一对的小姑娘们,什么戒指什么同款什么耳坠,哪件曾经一起上节目穿的衣服被卖了,金珉锡和鹿晗压根也没有这些记忆。

但是遗憾的事情倒是一个个都记得清楚的很,总盘算着什么时候要去弥补遗憾,例如说两个人同台再唱首歌,还例如说前些年要一起去哪哪过年假最后因为临时的行程没去成,诸如此类。

当年狎鸥亭的事情也被划进了遗憾的清单列表中,那时鹿晗带着团队走,没几天就要回国,两人盘算着再见最后一面,金珉锡临出门前发了一条“我出门了”的KaKao给鹿晗,半个小时后就是“被跟了,别来”。

可是鹿晗和团队早就去了。

最后两个人只好各玩各的。

 

金珉锡也想起这事儿,睡意略微被驱散了一些,噗嗤一声就笑出来。

“不知道那时候我会不会被人说玩手机太过。”他道。

鹿晗掰着金珉锡的手,“诶,你去哪里就给我拍一张照片发给我,然后我就去找,现在想想还蛮好玩的。”

金珉锡想起当时自己吃了什么干了什么就给鹿晗拍了过去,晚上鹿晗发了一堆照片给自己,开开心心的说是迷弟认证照,什么金珉锡莅临过的零食店认证,什么金珉锡同款柏油马路,逗得金珉锡前俯后仰。

就算是情侣之间的情趣吧,他那时候想,不过没能一起逛街确实是挺遗憾。

“那你是还想玩一次吗?”金珉锡问。

“得了吧,”鹿晗笑,“在北京分分钟就被认出来,倒是还想和你好好逛一次街就是。”

“在韩国也会被认出来。”金珉锡提醒道。

 

一时间两个人陷入些许沉默,忽而鹿晗说:“那就去不怎么会被人认出来的地方吧。”

金珉锡没有回话,鹿晗又捏了捏他的手,金珉锡回捏了一下,“别闹,我在想行程呢。”

鹿晗怔了怔,半晌金珉锡道:“我看过你日历上的行程,如果没出入的话——十二月二十八日一直到元旦后你都没通告不是。”

鹿晗想了想,“是。”

“你不陪你爸妈跨年?”

“他们预定要去韩国玩,不带我,”鹿晗的口气很是愤愤,“说带我会被人围观。”

金珉锡毫不客气的笑起来,“我大概圣诞节前会结束这里的工作回韩国,”他感觉到那人抓着自己的手紧了紧,继续道,“团队这次不参加跨年活动了,公司准备把名额给新团队打知名度,然后——”

 

然后。

他看着鹿晗在昏暗中看着自己的眸,对方背对着台灯,被温暖的光勾出一条浅浅的金线。金珉锡笑着抽回了自己的手,重新钻进被子里。

 

然后,我们去旅行吧。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