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相恋十年三十题。(2)

/5.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样子/工作探班

/6.冷水澡

/7.酩酊大醉/Cheers Darlin;

 

鹿晗下了通告后是晚上六点半,那是一档谈话节目;上午还有个杂志采访,昨天睡得晚的他有些精神不振,强磕两杯冰美式后才勉强投入了工作。

这是金珉锡进入MV拍摄阶段的第五天——以前都是二十几个小时就搞定的事情,不知为什么会搞那么久。他问过金珉锡,金珉锡却只回答:“等镜头,然后拍很多次的镜头。”

鹿晗想大约不是什么载歌载舞的MV,这次Project负责MV拍摄的导演的苛求与脾气古怪在业内也是众所周知,是怪才又是鬼才。例如说这个镜头要下午五点到六点之间拍摄完,要抓紧某一时间段来拍摄,便铁板钉钉谁也不能改变;鹿晗也曾经和那个导演合作过,一幕一瞬间来回折腾了三四天,最后体现在MV上不过短短的几秒钟。

不过那个MV倒是在国内斩获不少奖项就是了——被当成艺术品一样的夸赞与追捧。

 

坐上保姆车的时候鹿晗接到了金珉锡的短信,说今天大约九点的时候就能回去,在进行目前拍摄的片段的筛选,又问鹿晗几点下通告。鹿晗没有回话,索性让老高把车拐了个路,直接往金珉锡现在呆的工作室过去。

金珉锡见到他的时候无疑是诧异的,那时是七点半,筛选工作进行到了后半段,他抬眼就看到有人进了工作室与其他人寒暄,再眯眼一看,鹿晗傻不愣登地笑着站在那边儿,导演和音乐人都拍着他的肩膀说你怎么突然来了,晚上是要去喝酒吗?

鹿晗摇了摇头,指金珉锡,我是来找他的。

一时之间大家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徘徊了一会儿,导演说:“诶我说小鹿,你们不前队友吗。”音乐人听了打了导演一下觉得这人哪壶不开提哪壶,却又回过头没心没肺的说:“这你们要拍到可不得了,EXO成员参与工作在京时期与前队友私下来往,给我们添一笔关注度啊。”

鹿晗笑了,说,“前辈您不知道,他现在住我家呢。”

“啊?”音乐人呆了呆。

“他一来北京就住我家了,”鹿晗顿了顿,“这也快一个月了吧。”

 

/

 

鹿晗记得他接到金珉锡短信的那一天,自己是怎么兵荒马乱地最后奔出家门,坐上自己的车后一路狂飙,终于在下班高峰期到来前穿越北京的车流,到了机场。

鹿晗估摸着时间过一会儿就给金珉锡挂个语音,从无人接听到终于传来一声“喂”,让鹿晗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我在停车场,”他扫了一眼旁儿的标号,报了个数字,“我在这儿等你。”

那人出来的时候戴着墨镜与帽子,低调至极,也没有经纪人或者什么人陪伴。拖着行李箱越过一辆辆车,最终站定在了鹿晗的车面前。

鹿晗的车灯亮了亮,指了指后面,金珉锡的脚步一转便把行李搬上了车,坐进了副驾驶座,鹿晗伸手从副驾驶座前的收纳里拿出电话卡递给金珉锡后便发车,金珉锡低头换卡,重启后跳出“中国联通”的字样。

“这边合作方没派人来接你?”汽车驶出停车场,鹿晗边看着路口边漫不经心的问,而金珉锡低头摆弄着邮箱准备将这里的联系方式发过去,打开备忘录后道:“我说我自己订了酒店……这个卡电话是多少?”

“没变,还是你原来用的那个。”鹿晗回答。

金珉锡侧头看了他一眼,低头输入数字,输入到最后三个的时候问道:“没注销?”

“没呢,我养几年了,信用额度高得都能欠费五百多不给你停机了。”鹿晗笑道——那是原来他还在团队的时候,拉着金珉锡去办的电话卡。离开的时候一并给带走了,后来索性找了个手机养着卡,每个月固定往里头充话费,他总觉得有一天这卡还能给那主人用上。

金珉锡笑骂了一句无聊,谁没事给手机欠费那么多钱,又低头编辑联系方式。

“酒店住宿费付了?”鹿晗问。

“没有,”金珉锡打开Google Map准备看位置在哪儿,他低着头道,“只是预定,到那边再付款。”

 

然后鹿晗突然踩了刹车。

 

金珉锡的身子往前猛然一倾,转过头瞪大了猫眼看鹿晗。鹿晗直愣愣的看着他两秒,然后说:“那你住我家呗。”

“啊?”

后面响起了后方汽车气急败坏的鸣笛声,金珉锡张了张嘴,来不及思索便被催的心惊肉跳,而鹿晗不急不缓的说:“反正你还没付钱不是,住我家我又不收你钱,一个多月酒店得多贵啊。”

“你先开车。”金珉锡冷静地说道。

鹿晗不为所动,后面已经开始有了咒骂声。

“好,去你家,你开车。”金珉锡伸手打了鹿晗一下,鹿晗便嘻嘻笑着,踩了油门一路飞驰而去。

 

/

 

“他住你家?”音乐人呆了呆,转头冲着金珉锡道:“小金,他让你去你就去啊?”

金珉锡从鹿晗进门来就没给他打招呼,夹着一副度数颇高的眼镜盯屏幕,听着音乐人叫自己才回头。他这几年中文默默的长进,也不亏了得到的硕士文凭证明自己的学习能力,曾在某次吴世勋张艺兴都不在而又有中国媒体时候语出惊人了一番。

“嗯,”他点头,“住他家他又不收我钱,一个多月酒店得多贵啊。”

“听听!什么话还‘得多贵’!绝对是小鹿你教的是吧,看你给外国友人带坏了!”

鹿晗笑得见牙不见眼,脚底生风跑到了一边去坐,金珉锡瞅了他一眼勾起唇角丢了个要笑不笑的表情,鹿晗冲他吐了吐舌头,金珉锡便椅背一扭,招呼着前辈来看他筛选出来的片段。

一时间又开始正经工作了起来,鹿晗摇头晃脑多动症,玩了一下手机感觉没劲儿,便趴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看着金珉锡工作。

那人工作从来就是认真的,包括学习的时候。鹿晗并没有听过金珉锡大段大段的说过中文,最长的一次除了数年前的年代秀,就是让粉丝吃惊的临场救急,平时交流也多是韩语。

然而现在,金珉锡一个个咬字清晰,有条理而缓慢地轻声向着前辈讲述选择的原因。

那人侧着头认真的模样,在灯光下实在是好看的很。

鹿晗就这么看着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音乐人满足地一拍手,将筛选出来的几段镜头归档后吆喝着明天休息今儿去喝酒。盛情难却,鹿晗和金珉锡对望一眼,默契地说我俩有一个要开车,不能喝。

“那就派个代表出来,反正你们不是住一块儿。”那人说道。

 

鹿晗和金珉锡回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

金珉锡借着鹿晗开车明天早上还有通告的理由,帮鹿晗挡了许多酒。几个老北京喝起酒来见不着头,等鹿晗回过神来时金珉锡已经空了不知第几次杯子,那边几个人还在怂恿着起哄喝酒,说着这韩国小子酒量不错。

金珉锡眼神清明,举止稳妥,那二锅头也小半斤吞下去就像喝水一样——只是,像。

 

——然后这人就醉了。

金珉锡这人酒量是大不轻易喝醉,但醉起来说话软声音也软,性子更是粘腻,傻子一样的笑呵呵。

回到家他踢了鞋子吵着要洗澡,鹿晗跟在后面捡鞋子和羽绒服,摆好后喝醉的人已经钻进了浴室里,水声一哗啦响跟着就是惨叫,鹿晗赶着急进了厕所就看到那人一身湿漉漉的冰凉的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嘴里还说冰。

鹿晗看着哭笑不得。伸手给金珉锡拧了热水,然后又出去取浴巾。

 

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人坐在马桶盖上思考人生,也不知先把湿哒哒的衣服脱掉。鹿晗用浴巾将金珉锡包了一个严实,侧头去试水温,便被那人逮了衣角正着。

回过头就对上了金珉锡的目光。

金珉锡认真的打量他,目光灼热得令鹿晗有些耳根发红。

“你三十多岁了。”金珉锡说。

“是啊,你也是。”

金珉锡从喉咙里挤出闷笑,眉眼弯弯看着鹿晗,“老了,快半七十了。”

鹿晗看着那人醉的不轻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而与自己一般岁数的人却突然伸手过来,摸了摸鹿晗的脸。

 

“还是好看啊。”

“就算三十岁了,也还是真好看啊鹿晗。”

 

“……”鹿晗瞪着他。

金珉锡回瞪。

看什么看,没看过喝醉酒的耍流氓啊。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