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顺顺毛 提问:

踌躇再三还是不要脸地来了_(:3」∠)_可以点一个鹿包的流理台play吗……> <扫开上面的瓶瓶罐罐&一把抱上去 之类的【心心念念的梗】

「一條泡沫狗。」 回答:

【鹿包】CALL YOU BAE~Before anyone else~

@顺顺顺毛 的点梗流理台Play。

接之前《你的眼睛可真好看》背景衍生。借了CUB的一点歌词剧情来写。

(两人同属北京一个大学,金珉锡为法学院留学生,与鹿晗是同级生。)

/

鹿晗和金珉锡交往后不多久便逢着鹿晗要回趟家搬东西——他是北京本地人,却拼了老命的要住宿舍,爹妈劝说无果最终也任由他去。平时回家拿换洗衣服都拖着个小箱子坐着爹妈的车一二三环堵过去,这回爹妈出去旅游得自己坐地铁回家,实在是让人生无可恋。

那天他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正巧周四,每周末鹿晗都回家金珉锡也知道,他俩坐在食堂里吃着午餐金珉锡便随口问了一句“周末回家”,鹿晗便苦着个脸点头嘚吧了一下北京地铁的泯灭人性,以及正巧碰上这周要带的东西多。

金珉锡听了后只是笑,笑完又低头扒了两口饭,说,那我帮你拿回去吧。

当时鹿晗应好应的是个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有声,然而临到周四晚上他莫名开始紧张了,抓着张艺兴念叨说,唉珉锡要去我家了,我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张艺兴那会儿正打着游戏吃吃的乐,便见他鹿哥无比从心地在寝室里踱来踱去,要带回去的换洗衣服一通胡乱塞进行李箱,还有临了假期慢慢往回搬的一些书与杂物尚未放进去,一门心思的都是要带男友回家的紧张。

“你爸妈不是不在吗?”张艺兴的目光移到了屏幕上,哒哒哒地点着鼠标。

“就是因为不在他才去啊!”鹿晗回复道。

张艺兴屏幕上的敌方正在疯狂说垃圾话,而这边的队友也毫不示弱的喷回去,于是张艺兴有些疲惫,他揉了揉太阳穴说,“你们不是都滚过了吗,”他想了想,补充,“两次。”

鹿晗一脸卧槽,“你怎么知道?”

“世勋说的,”张艺兴说,“他问珉锡哥的。”

/

恋人是个皮薄的包子,这点鹿晗最近看出了点端倪。结果一晚上他没收拾好东西,反而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吴世勋问金珉锡时,金珉锡那一脸尴尬的可爱的模样。

周五鹿晗起早终于是把要带回家的东西给收拾妥当,和张艺兴去上完了课。中午吃了饭便回宿舍拿东西,等着金珉锡下了课在学校门口和金珉锡碰了头。

金珉锡个头小力气是不小,帮了鹿晗大忙,两个人出了学校搭地铁,周五的下班高峰地铁仿若沙丁鱼罐头。堪堪挤进去又几乎是被人推搡出来,到了目的站两个人虽生犹死,拎着行李坐在地铁里的长凳上缓了许久,这一去折腾了一个小时,晚上快六点,鹿晗寻思着金珉锡再回去到学校指不定都快八点了,便催促着金珉锡自己先回去。

“你拿的了那么多东西吗?”金珉锡摇头拒绝,“我都多大人了,晚点回去也没事儿。”

鹿晗心想我这不是你来我家紧张吗,却也嘴上没说,哦了一声。

 

这路上两人瞎扯淡,从金珉锡留学生宿舍的舍管大叔一路说到了鹿晗宿舍底下那一窝狸花猫,再从鹿晗呆的学生会里那个天天泡妹的会长说到金珉锡那上课上到一半开始唱歌的国际法老师。一开始倒也轻松,没想到越近鹿晗家鹿晗的话越是不利索,金珉锡觉得奇怪也不支声,最后俩人都不说话,一路尴尬地站在了鹿晗家门口。

鹿晗放下东西掏钥匙,叮铃哐啷就是捅不进去。金珉锡伸手握着他的手说我来,钥匙插进钥匙孔的声音震的鹿晗一阵恍惚,心中那盏红色的警铃亮透天际,卧槽进去了。

邪念,这一切都是邪念。

就这么一折腾指针快到了六点半,金珉锡说要走,想在宿舍门禁之前回去;鹿晗起身送金珉锡,到了门口一脑抽搭住了他的手说那要不你今晚住这,末了还补了一句,我爸妈今晚不在家。

瞅瞅,这是什么话,鹿晗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金珉锡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谁也不能管住正值血气方刚时期的青少年思想不受控制一路歪斜,哪怕正直如金珉锡——他沉默了半晌才点头,迈出去门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

脱外套放包的时候谁也不敢看谁,好像下一秒裤子就要脱了一样的尴尬,明明床单都滚过了,还是在谈对象之前。直到金珉锡把外套挂到了衣架上,鹿晗这才敢跑过来说我们叫外卖吧,要饿死了。

“吃什么?”金珉锡问。

鹿晗翻着搁在鞋柜上的外卖单,“吃鸡吧,”半晌他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低声骂了一句粗口,“艹,我是说吃炸鸡吧,”也不对,“我是说,吃·炸·鸡。”

金珉锡没懂汉语博大精深的粗俗谐音,但他听明白了炸鸡,便点头,“好好,吃炸鸡。”

 

鹿晗的家很干净,看来鹿家爹娘走之前有做过一次彻底的清扫。

金珉锡帮着鹿晗收拾了东西洗了衣服,等到外卖来时鹿晗又去取了外卖放到客厅。鹿晗和金珉锡趁着间隙都先后洗了澡——金珉锡临时穿了鹿晗以前装酷买的大号运动服,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就算袖子推上去也很快便滑落下来。

鹿晗一看外卖没附筷子,头也没回招呼着从浴室走出来还在和袖子搏斗的金珉锡去厨房拿碗筷,最后金珉锡放弃一般甩着两个袖子像个唱戏地一样去厨房取餐具。

鹿晗家设计的四处都是机关,按这个键指不定开的是哪个柜子,于是金珉锡一个个按过去,柜子开了不少没一个是碗橱,于是他只好一个个伸手去关,鹿晗一进厨房就看到那人踮着脚去推上头的柜门,立即毫不留情地笑出声。

怎么不能笑,太好笑了,像只小耗子似的。

金珉锡回头来瞪他,鹿晗便走过去,十分故意地去拍了一下对方的屁股。忽然脸色一变,怂之又怂地试探说:“你没穿?”

“……不是你让我不穿的吗。”金珉锡怒。

 

鹿晗便想起方才问金珉锡洗不洗澡,那人很是踌躇地说太过临时没带换洗衣物,于是鹿晗给金珉锡拿了自己的干净衣服,又很恶劣的说没内裤你别穿吧,这裤子松。

我靠,哪能那么听话的!

鹿晗看着金珉锡,金珉锡看着鹿晗,不一会儿两个人给看得尴尬万分。金珉锡转过身来鹿晗又贴了过去,隔着薄薄的布料鹿晗甚至能感觉到金珉锡还没抬头的形状。

金珉锡着实好看的很,当然鹿晗更不差——那人现在就瞪着圆溜儿的眼瞅他,嗔怒又有趣,半晌张了口要说话,鹿晗脑中立即引燃无数烟花爆竹等易燃易爆产品,在他的天空炸成一朵蘑菇云,于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低头就亲了下去。

那和前两次都不一样,第一次谁也不记得谁干了啥,第二次带着酒精的渲染,这一次双方都清醒的多。金珉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还擦了唇膏,甜甜的樱桃味儿,亲得鹿晗唇齿间都是樱桃那暧昧不清的味道,也无暇顾及大男人擦樱桃味儿是不是有点娘这个疑问。

他勾着他的舌吻过去,直把唇吻成一朵含着朝露的花。鹿晗又抱着金珉锡往前推了一下,金珉锡便靠在了流理台边上,也没有拒绝,伸手揽住了鹿晗的脖颈。随之鹿晗摸索着把流理台上的瓶瓶罐罐给扫到了一边去,一个用力便把金珉锡抱上了流理台,也难为了他经常被人嘲笑瘦弱的小细胳膊。

然而这边吻得忘我,谁会在意这些问题。

 

两个人都没想过第三次会是在这个地方做。

金珉锡的衣服被鹿晗脱去,他背靠着的是冰冷的墙壁,金珉锡一开始脚搭在鹿晗腰上借着力,下一刻鹿晗的手绕过他的膝盖窝撑在墙上,将他折了一个一点儿也不舒服的姿势。

进来的时候金珉锡疼的不行,于是鹿晗哄着掏了掏口袋,发现了放在口袋里的护手霜,便拿出来给他润滑,再重新进去那人便少了痛苦,却僵着身子弓着脚背,沙哑带着鼻音喊他的名字。

舌尖暧昧擦过牙齿的发音,再是浸满了喜悦与沉醉的呼气,之后被紧接上来的吻截断了去向,包裹着全部吞入了腹中。

——鹿晗。

是偶然松开唇时带着埋怨对方索求无度的呼唤,却带着浓厚情欲的欲拒还迎。

——鹿晗。

 

/

 

金珉锡和鹿晗打扫完厨房,炸鸡孤零零地躺在客厅,已经凉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忍不住互相大笑了起来。金珉锡拿起炸鸡说不如热一下,鹿晗也尾随着又折返回去了厨房。

等着微波炉叮声响起的期间,鹿晗忍不住又歪了歪身子靠到了金珉锡身上。

“别想再来一次。”金珉锡说。

鹿晗咂咂嘴,回,“肚子饿,没力气。”说着伸手去摸金珉锡的腹肌,手感好的不得了。他半眯着眼从微波炉的反光看到金珉锡认真盯着微波炉的神情,又往金珉锡的颈窝凑了凑,一阵自己常用的洗发水的香味。

饱暖思淫欲,饱暖思淫欲。

鹿晗心里默念。

保暖了后再来思淫欲,嗯。

-FIN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