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几综合征 提问:

乙巴那个loveless设定的,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写一点点灿嘟的啊?嘟是白色的小羊(其实还是觉得企鹅挺适合可是企鹅又看不见耳朵),灿大概是金毛之类的这种……我是看到微博过来的,不过之前看到鹿包和勋兴的之后就很想看到灿嘟的场合,如果打扰到你了的话非常对不起。

「一條泡沫狗。」 回答:

第一次专写灿嘟 OOC的话十分不好意思TOT!

就写了一小段XD。

【写在前面的话】

乙巴和Loveless的设定是不一样的,乙巴的世界观是现实背景“如果真心实意喜欢一个人就会看到耳朵和尾巴”;而Loveless是只要这个人还有童贞便会有耳朵尾巴,我写的是Loveless的设定!

沿用了之前摸鱼的世界观:大红偶像歌手M队珉兴倩,鹿哥与勋勋都是前线的那个。

这个设定是新人偶像和新手经纪人一起互相磨砺(?)的故事。嘟嘟原来也是SM娱乐的练习生,因为我没想好的原因而放弃了练习生生涯却又不甘就这样退出,于是转为做经纪人。

然后灿灿就是很优质的练习生了!

有想过后来灿烈发现嘟嘟唱歌好听,写歌儿给嘟嘟唱还传ins这样XD。

废话那么多,正文↓


/


“暻秀啊。”

朴灿烈呼唤他名字的声音是低沉且黏着的,一如他在台上唱着抒情歌曲一般的令人沉醉。都暻秀回头去看那人,那人在表演前穿上的衣服还没换掉,汗涔涔地黏在他的身上。

“暻秀啊。”

他又喊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来,身后金黄且修长的尾巴一摇一摆,将都暻秀抱了个满怀。然后都暻秀的手便这么借着朴灿烈热情的拥抱一抖,一条粗且歪扭的横线便从他笔下诞生,自日程表的右下角刺啦一声贯穿了整个页面。

于是他看到那人本是高兴的尾巴刹那间僵持了一下,急速下垂夹到了腿间,他干笑着放开了自己退开了三米远,满脸写着卧槽我错了你不要揍我,嘴上却是,“我跟你说那个防什么团经纪人打人可是在MeTube上被裱到官网道歉的啊我靠暻秀放下你的日程表啊呀疼!”

都暻秀举着日程本面无表情的在朴灿烈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一米八几的新生偶像立即闭眼捂住了头,都暻秀顿了顿没有继续动作,重新翻开了日程表叹了口气,“灿烈,下一个表演之前还有点时间,明天的日程……”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边走廊便蜂拥过来了人,喊着“前面让开一下等下是M队的表演要从D口上”,而后呼啦啦的一群人,带头三个是公司里当红的那三人,金珉锡张艺兴金钟大,他们一边拆着身上的麦一边在助理的协助下换服装,在路过朴灿烈和都暻秀的时候两个人便不由自主地点头说了声前辈好,那边匆匆回头点头,又向着舞台那头狂奔而去。

这是SM娱乐的全艺人演唱会,SMT。

朴灿烈作为SM娱乐最新推出的SOLO偶像新人,正巧借着这次的演唱会做宣传提高曝光率。刚出道半年发了一张MINI专辑的他不温不火,粉丝群不是特多通告也不算寥寥,而公司确实重点都倾在了当家台柱M队之上,塞给朴灿烈的经纪人都暻秀是个刚入这行没多久的小新人,真不知道是谁磨砺谁。

/

初次见到都暻秀时朴灿烈便喜欢的紧。

那个人站在总经纪人身边,小羊耳朵笨笨地耷拉着,背着个包里面装着不知什么文件看起来怪沉,他在总经纪人的指引下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倾身鞠躬,外表是看着讷讷的不发一语的样子,声音低沉而稳重:“我是都暻秀。”

“我是朴灿烈,诶你好面熟。”朴灿烈歪着头探身过去,身后的尾巴摇得勤快。都暻秀微微睁大了眼,半晌那对雪白的耳朵才转了一下,都暻秀回答:“我原来是A班的,一年前……”

“啊啊,A班的都暻秀!我听过你唱歌,你怎么不唱了跑来当经纪人了?”

那边都暻秀沉默了一下,才简短的应道:“不适合,转幕后了。”

朴灿烈没有继续追问,二十岁出头的青少年正沉浸在出道的喜悦里;倒也是年龄相近,两个人没有很多年龄之间的隔阂便熟悉了起来。

出道的青少年性格与他名字一样,灿烂而强烈,如同一个小太阳一般充满了冲劲儿。并也是个闲不下来的性格,没有通告的时候练舞或者拖着都暻秀听他的新曲,一个一个音弹过去,有柔和的有强烈的也有跳脱的;他还抓着纸笔强迫都暻秀评价他写的词儿,那边都暻秀戴着眼镜正整理着这个月的行程,抬眼看了词儿一眼,丢一句“你字儿写错了”。

“哪里写错了?”朴灿烈瞪眼,身后那金毛的尾巴便翘起来了,宿舍里现在就他俩住着没什么外人,朴灿烈放下吉他便佯装张牙舞爪地扑过来,都暻秀伸手锁喉动作一气呵成腰身一扭便将朴灿烈压在了地上——朴灿烈当即就懵圈了,他的耳朵耷拉了下来尾巴也跟着卷起,战战兢兢地道:“暻秀啊你这身手有点OOC啊!”

都暻秀哂然一笑,“每天晚上看格斗技节目你不知道?”

朴灿烈大叫:“我以为你在研究拳皇的出招!”


按理说知道了都暻秀身手不凡理应忌讳三分,偏生的朴灿烈便是个不怕死的——一来二去他发现了都暻秀是个小闷骚的性格,也并不是初见时呆呆笨笨的样子,他的小经纪人心里有着盘算,一样一样事情都在心里拎得清楚,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一声不吭四平八稳地做事儿——而他的尾巴与耳朵都像他的性格一样一动不动,还经常被人夸成熟稳重。

朴灿烈每次都忍不住伸手去撩那人,或者抱或者戳或者拿着小碎纸花儿去给对方表演冰雪奇缘,自己咋咋呼呼地嚷着暻秀啊暻秀,再看着那人转过头皱眉扬手不轻不重地揍自己一下——都暻秀的情绪仿佛小小的花朵一样啵地一声从平静的草原里冒了出来,不惹人恼怒反而愈发喜欢,这让朴灿烈更是变本加厉地去尝试让都暻秀开成一片花海,虽然下场多是被锁喉整的苦不堪言。


后来朴灿烈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就是都暻秀的耳朵与尾巴。

朴灿烈曾在一次商演上不小心从舞台上意外掉下来,所幸没有大碍——他看到都暻秀跑了过来,声音急切却依旧低沉,他找来了医务人员给朴灿烈检查,直到检查途中朴灿烈才看到都暻秀身后的尾巴僵直了起来,透漏着那人的不安情绪。

朴灿烈才知道都暻秀的耳朵和尾巴,与他初见时候的第一感觉一样,是与主人不同的笨拙与反应迟钝。

例如惊吓到后的三十秒耳朵才竖起,吃到好吃的玉米片后的十秒钟尾巴才舒坦的垂下。

起初他以为那对小羊耳朵与尾巴是装饰,市面上流行的假耳朵尾巴来掩饰自己失去童贞的事实,估摸着还是劣质产品跟不上神经反应的那种。后来朴灿烈在宿舍不小心撞见过都暻秀换衣服,从尾椎那长出的一小节毛茸茸的尾巴连接着皮肤轻轻颤抖着,没有假耳朵尾巴那连接皮肤处的参数调节按钮。

朴灿烈才恍然,原来小经纪人的耳朵和尾巴不是假的也不是坏的更不是成熟稳重处变不惊,它们只是比较笨而已。


/


画面回到SMT上。

M队的人马呼啦啦过去了,留着都暻秀和朴灿烈呆呆的站在走廊上,工作人员们来来去忙碌不已,都暻秀猛然回过神来拉着朴灿烈准备继续说日程,却猛不丁听到朴灿烈说话:“暻秀啊,我还要更加努力才行。”

都暻秀转过头去,便见朴灿烈笑着往自己,白牙亮的他有些神情恍惚。他这才反应过来朴灿烈指的什么,他循着走廊那边望去是舞台,一片M队应援色的海洋熠熠生辉。朴灿烈的尾巴静静地垂着,不一会儿音乐伴奏声声与应援口号如数响起,震耳欲聋;他的艺人这才扭过头来,灿烂的笑容带着的是振奋的干劲儿。

“我有一天也会那样的吧!”

都暻秀笑了笑,伸手轻轻敲了朴灿烈的肩膀。

“那当然,你可是朴灿烈啊。”


-FIN



评论
热度 ( 21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