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无主CP - ABO随笔3。

 @睡在张蛋蛋的酒窝里 的梗。

/

JD哥经常跟我说一句话,我发的不是情,是情怀。

我起初是对这句话抱持着一个不置可否的态度的,因为在主唱Line有两个Beta的情况下,我与BH哥多是不能体会在发情之前的唱歌情怀与不发情的时候是否不一样。

后来我知道了。

有一回演唱会JD哥的发挥十分的——怎么说?勾人?我想只能用这两个词形容。全场的Alpha被那似有若无的信息素勾的狂躁不安险些酿成暴乱,演唱会一结束回到酒店JD哥便迅速进入了弥留状态,工作人员立马拉起一级警报将JM哥和SH扭进了房间。

我不会忘记那天整个酒店走廊都弥漫着的香甜橙子气息,浓密的要将人溺毙在里面。搞得我很久之后一看到橙子都禁不住去看JD哥。

后来也发生了很多事,毕竟从练习生走到现在,谁发情我没见过。毕竟我也是大风大浪走来的DKS,成员们发情的突发状况多是我与BH一起先反应过来。于是整个组合最熟悉其他成员信息素的,我想莫过于我与BBH了。

例如JM哥一发情就让人仿佛置身金库,SH发情的时候让我以为谁打翻了一整瓶的龙涎香水;JD哥的自是不必说,MS哥则是浓浓的咖啡味。

我也曾有幸闻过离去三人的信息素:Alpha的LH是清新的草莓、Omega的WYF则是与Omega这词截然不同的冷冽的冷香,而HZT,作为一个Alpha,他是一股令人无法忘怀的大葱卷饼味儿。


Beta的信息素并不突出,或者说平素是不会散发出来的。于是我至今也并不是很确定其他Beta的成员们是什么味道——当然我自己是一股抹茶味,我心知肚明。

直到YX哥从中国回来。

那时恰逢我生日,YX哥从中国回来了一趟。八个成员都在,YX哥一进门一股铺天盖地的奶油蛋糕香甜气味便涌进了宿舍,我和BH一愣,与周围成员对视一番——是信息素,但是YX哥不是Beta吗?

随后场面便不太好了。

JM哥第一个反应就是连拖带拽着SH进了房间,还扯着嗓子喊我:“KS啊!KS!快把我们锁起来!”而MS哥软着声音唤我:“KS啊……我动不了了。”旁边的JD哥已经软倒在沙发上陷入了弥留状态。

剩下的Beta,包括我,终于迅速地反应过来——CY抓着钥匙跑去锁门,我和BH先去搬JD哥去宿舍隔壁的隔离室;而JI也终于从睡梦中醒来,他当机立断从MS哥的包里翻出了抑制剂,一把塞到了YX哥的嘴里。

什么叫兵荒马乱。

作为一个大风大浪里走来的DKS,我还是有些心有余悸。见过成员们发情,没见过A和O的成员们一同发情,要是没制止场面真是不堪设想。


最终事情平定下来,YX哥吃了抑制剂,却从散发出信息素到抑制为止,始终是没事人一般地呆坐在沙发上,神情复杂。

“哥你去趟中国性别也变了?”CY端着水过来一屁股坐在了YX哥的旁边,他很是开心,因为SH被锁起来了,我看了他一眼,他立即挪开了屁股,让我坐到了YX哥的身边。

“太累了吗?”我问。

YX哥点了点头,然后又小声说,KS你今天生日还搞成这样,对不起啊。他垂着眸有些不安,脸上的疲色尚未退却。我是没有丝毫怪罪他的心情的,伸手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回事?”

YX哥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了什么,我“嗯?”了一声,希望他再说大声点。

“……太……调……”他提高了一点声音,而我定定的注视着他,直到JI从厨房里端着饮料回来,开口代替了YX哥的发言:“作息混乱精神压力大导致内分泌失调信息素出现扰乱式爆发——”他注意到我们都盯着他,放下了水杯讪讪地补充,“我刚刚Naver查的。”

于是我又回去看YX哥,YX哥低着头嗯了一声,BH终于在此时开口了,“也就是说现在Alpha闻哥的信息素是Omega味儿,Omega闻到是Alpha味儿?”

YX哥又嗯了一声。

没想到这时候CY开心地跳起来了。

“哥!那你现在可以当Alpha了,我们是不是可以BA恋了——哦我是说,你要是比较想要AB的话我也行!”

我与JI和BH一脸智障,YX哥妈的懵逼。

于是我站起身轻车熟路地找到了CY的脖子,当他被我扭到地上的时候,BH正义愤填膺地谴责CY。

“你竟然趁人之危!妈的智障!”


评论 ( 24 )
热度 ( 73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