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无主CP - ABO随笔2。

我、YX哥、CY、BH、JI都是Beta。

JM哥是个Alpha,是的,他是个Alpha。虽然怎么看都不像。OSH如他的外表,是个彻头彻尾的Alpha。

MS哥和JD哥都是Omega。


要说之前我为什么说一插欧是个谜一般A满地O如狗的组合,那是因为,众所周知,我们队里原先有十二个人。

——后来走了俩Alpha一个Omega。

要说K队是个2A4B(天啊,我不禁思考被坊间称作血型团的男子组合的性别组成问题)组成的效率型组合,那M队真是个2A3O1B组成的性别平均组合(大概)。这便是我迟疑到底打哪来找的那么多的Alpha和Omega的关键所在,一个组合里稀缺性别占了半数,LSM老师完全不怕发情起来这群人在台上打的你死我活。

或许这便是安排了5个Beta的关键点所在,我思忖。

当然,我还是保持沉默的。毕竟我是一个成熟内敛摩羯座。


其实比较需要我们担心的是JD哥。

因为MS哥已经被标记了——标记他的人不属于一插欧的任何一位,我是说,那位已经离去并且借着Omega的脸与Alpha的信息素在中国圈子混的风生水起。

标记他的是LH。

现在想想,也许是团内恋爱由这两个老大哥起了带头作用,才导致现在团内的Beta们一个个脑回路清奇宛如行走智障,每天都想打破性别的桎梏成为新一代引领天下的Alpha。要么便是要冲破物种的束缚,决定抱着实物乐谱或者非实物舞蹈走入婚姻的殿堂。

然而我是DKS,一个正常的Beta。

将来要和一个女B,或者男B也可以,我并不在乎——一起走完下半生的人。


当然婚姻现在不是我所要考虑的东西。

比起婚姻音乐甚至是我还没背完的剧本,当务之急是眼前这个喝醉酒,一心要与YX哥艹CP而被音乐小三的PCY更让人心力憔悴。

他抱着我的腰,嘴里说YX哥你为什么不肯和我双B呢,BM是没有未来的。末了他还自言自语补充:还有你跟OSH AB的话也没有未来。

说的好像双B就有未来一样,我是说,好吧,是挺有未来的。


我转头看剧本,它就在三米开外的书桌上,我却无法将它拿到手里,被PCY束缚住的我动弹不得,仿若下半身瘫痪一样横在沙发上。

然后JI推门进来了。

他睁大眼看着我,我睁大眼看着他。

我想现在我的表情一定和网络上流传的什么,对,惊恐嘟一模一样,因为我看到JI的动作顿了顿,脸上带上了我明白了哥你不用多说的表情,轻轻地、仿佛怕惊醒了睡着的(其实只是酒醉失去行动能力)CY一般地带上了门。

他走之前还说:“哥,Beta很难怀孕,组合内部双B恋挺好的。”


……不,一点也不好。

我企图开口解释,JI却已经把门带上了。


我看着酒醉的意识不清的PCY,终于忍无可忍伸手揍他。

大抵是我的力气太大,PCY一下便放开了手在地毯上打了个滚,他睁大了无辜的双眼看我,看来酒精并没有完全侵蚀、还给他留了点少的可怜的理智来面对我。

“我是谁?”

“KS。”

“你干嘛?”

他挣扎了一下。

“抒发对YX哥的情感。”


妈的智障。

我对他使出了千锤百炼领悟之极限·奥义·真·正义制裁手第六式。

对CY进行锁喉。


评论 ( 13 )
热度 ( 62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