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乙巴。

《乙巴》

/

很久以前有个传说,假若真心诚意的喜欢一个人,就能看到喜欢的人的耳朵和尾巴。

/

鹿晗看到了金珉锡的耳朵和尾巴。
头上是三角的猫耳,混着如今刚染的茶色发,耳朵尖泛着小巧的黑色——尾巴如同耳朵的配色一般,却是没有精神的垂下,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尾巴尖儿。
鹿晗的眼眨巴眨巴,怀疑自己是来练习室太早没有睡醒,奋力地揉了揉眼睛却看到耳朵和尾巴都已然好好地呆在对方的脑袋和屁股后,那人循着开门声转头过来,脑袋上的猫耳些微竖起,睁大了眼便扯开笑容,他说,“鹿晗你来了”,身后的尾巴便提了起来,尾巴尖儿柔软地打着旋晃着。
鹿晗张了张嘴,半天没吱声,绕着金珉锡看了两圈,然后探头探脑说,“你干嘛?”
“什么干嘛?”
“你脑袋和屁股干嘛?”
“……鹿晗你别一大早耍流氓。”金珉锡伸手巴了他一下。

鹿晗捂着脑袋就去换鞋子,却又是忍不住回头去看金珉锡。那人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耳朵以及尾巴,自顾自看着镜子卷着自己的袖子,身后那条长及膝盖的尾巴尖儿正微微曲着;于是鹿晗去抓自己的手机,打开naver后顿了顿,扭头瞥了金珉锡一眼,关了naver打开百度。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敲,人长猫尾巴,显示一堆不相关的结果。然后他又换了个关键词,人会长尾巴吗?跳出来的图片让他迅速地恶心了一下。
“鹿晗你干嘛,你舞步记会了吗?”
那边金珉锡开口催促,鹿晗一下就跳了起来,然后他听到金珉锡噗嗤一声笑出声,只来得及给张艺兴的kakao打了一句,“哎哟我去艺兴不得了珉锡长猫尾巴了”,便把手机一丢嚷着“你笑什么呢”向金珉锡跑去。

练舞的途中成员们陆陆续续地到场了,从个人训练转为团体舞训练,鹿晗眼睛还是不住地向金珉锡屁股后头瞅去,结果却没有一人对那极度显眼摇摆的尾巴起异议——倒是张艺兴冲自己小声说了句,鹿哥你老盯珉锡哥的屁股看你这要不得。
那是中间的休息时间,金珉锡被金钟大拉着扯着说要去厕所并不在场,大家懒懒散散四下乱坐;鹿晗心虚地别开目光,伸手打了张艺兴一下做掩饰:“我给你发kakao你没看昂?”
张艺兴一脸蒙圈,哒哒哒跑去找自己手机,又哒哒哒跑回来,他一屁股坐在鹿晗面前,神情甚是凝重:“诶我关机没看到,我说鹿哥,”他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出现幻觉了?”
鹿晗揉了揉太阳穴,“……我也希望是幻觉,但这幻觉不能那么强效吧,我从早上就看到那玩意儿在这了。”
张艺兴面色担忧更甚,他又往前凑了凑,一手摸了摸鹿晗的额头,“鹿哥,你这病的不轻啊……!要不要请假去看个医生啊。”而那人伸手就拍掉了张艺兴的手,他翻了个白眼:“我这看哪科啊你说?”
“精神科啊!”张艺兴振振有词,鹿晗伸手就想回击。
“你们又在这嘀嘀咕咕中文!”那边金钟大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这边厢你攮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的两人停了手,再一抬头,那俩上厕所的回来了,鹿晗一眼望去金珉锡的耳朵依旧好好在那儿,而尾巴静静地垂着,一望自己尾巴尖儿上便有些许微微震动。
鹿晗一溜烟爬了起来,伸手就很自然地去够金珉锡,金珉锡倒是没有太多的反应,在众目睽睽下被鹿晗抱着推搡着到了练习室那一头,金钟大嘟哝了一句,又来了——可是鹿晗金珉锡没一个人搭理他,张艺兴也是见怪不怪的去了另一头找他们的忙内玩去了。
金珉锡垂着眼接连着连耳朵也耷拉下来,他跟着鹿晗地步伐退一步又一步,最后两个人站定到了练习室那头要说悄悄话,金珉锡的尾巴已经暗戳戳地绕过来缠在他自己的腿上。

鹿晗本来想直接问金珉锡耳朵尾巴的事情的,他伸手想先直接去捏金珉锡那对猫耳朵,但猫耳朵一抖灵巧地躲过了他的手。金珉锡满眼都是不解地歪了歪头,猫耳朵跟着竖了起来,鹿晗一看这一下就忘记要说什么了,最后他只挤了两个字儿出来:“——耳朵。”
“什么耳朵?”金珉锡的猫耳朵抖了两下,鹿晗的注意力实在没法儿从上面移开,他眼珠子乱转,正想说什么,一声巨响便从练习室门口传来,两个人都吓得肩膀抖了一下——然后金珉锡的猫耳朵与尾巴皆是刷地一下竖起,紧接着尾巴上面茶色的毛惊恐地蓬了起来。
“怎么回事?”金俊勉第一个反应过来,跑去门口看了情况,又回来摆了摆手说是练习生搬东西摔了,弄得走廊一片狼藉,大家先不要出去等他们收拾完比较好。
鹿晗应了声回过头,金珉锡正渐渐从惊吓中缓过神,炸起的毛慢慢地服帖下来,耳朵也放松地转了转,他缓缓转过头去看鹿晗,组织了组织语言,道:“刚才说哪儿了?”
“没事。”鹿晗退了一步,摆摆手,满眼笑意盈盈。
“什么啊?”
“真没事!”他说着又退了一步,说了声我去看下手机,便丢了金珉锡在原地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鹿晗翻出了手机,打开了浏览器——页面还停留在“人会长尾巴吗”的那个恶心画面,他皱了皱眉返回,在搜索上打上了“猫”和“尾巴”两个词儿,很快就跳出了关联词语:猫咪尾巴代表的感情。
他又笑了起来。

/

最近鹿晗好像能更准确地抓住金珉锡的情绪变化了。
第一个发现这个的是金钟大——倒不是他平时有多闲总没事盯着他俩瞧,平时这俩关系确实挺好也挺默契,只不过现在金珉锡只是坐在那边不显山不露水地笑着看弟弟们打闹,鹿晗就会走过去给个咖啡就说有心事吗我们聊聊——搞什么,仿佛他们打闹会让金珉锡开始忧国忧民一样。
而接下来是金珉锡愣了一下,收了笑容乖乖嗯了一声,两个人又去讲悄悄话了。
作为看遍男团百态的金钟大先生表示这两个人没什么猫腻真的是见了鬼了,素来都是金珉锡在鹿晗刨着他蹄子四处乱转的时候逮人安慰,这会儿怎么调了个个儿呢?

金珉锡也是有些感觉最近鹿晗直觉准到蹊跷——男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呃,低潮期,被工作通告舆论压力折腾得凶神恶煞,而上个月鹿晗精准地把握住绕雷又除雷,直把自己的情绪安抚地服服帖帖。这个月那人倒是在自己逐渐开始变烦躁前递来了咖啡,弯弯的眉眼让人火气消了一大半,金珉锡捧着咖啡被鹿晗提溜去了没人的地方说悄悄话咬耳朵,他就想到金钟大耷拉着眉眼说,哥你老跟鹿晗哥搞小团体,弄得自己哭笑不得。
鹿晗一进门听到满室吵吵闹闹,又看到金珉锡坐在角落,尾巴有频率地左右大幅度摇动,便知道那只大猫烦躁地可能要挠人了。他上前拍了金珉锡的肩膀,无意外地看到大猫尾巴上的毛悉数蓬起,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地竖起了耳朵。那人望着自己的眸子滴溜溜地转,不一会儿尾巴便停了下来,乖乖巧巧地蜷到了腿侧。
鹿晗对大猫的反应很是满意,于是又顺着大猫的毛摸下去——喔,口头摸,“出去呆会儿?”说着还把刚下楼去星O克买的咖啡递了过去,那人接过咖啡理清了一下思绪,又是呆呆的嗯了一声,颠颠儿地跟着鹿晗走了。

两个人去了离练习室不远的楼梯间,那人耷拉着尾巴和耳朵没什么精神,就是偶尔抬起头看鹿晗一眼,看了后又埋下头去抠着杯盖儿。
鹿晗不知道对方在思忖着什么,也不支声,低头玩手机,半晌才听到金珉锡向自己开口:“……鹿晗啊。”
“诶。”他应了声,滑动手中微博。
“你说要是能看到人脑袋上有耳朵尾巴怎么办?”
鹿晗差点没把手机从楼梯上扔下去。
他转头看金珉锡,张口震惊状,莫不是金珉锡知道了些什么?最终他只能干巴巴地从嘴里挤出一句,那肯定是工作太累了吧。
金珉锡眼睛一转,也不知在想什么,又点点头,甚是漫不经心地说道,“一定是太累了,我就说怎么可能,世勋那家伙——”
听到熟悉的名字鹿晗便竖起了耳朵,他扯了个好哥哥的好奇笑容,状似关心地问道:“世勋?世勋怎么了?”
金珉锡耸了耸肩,道:“说什么能看到艺兴的兔耳朵什么的。”

鹿晗决定去和吴世勋进行一下兄弟的友好对话。

/

吴世勋看到鹿晗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满脸如临大敌,他向后远退三米,正襟危坐说,鹿晗哥,我是不会跟你搞勋鹿的。
鹿晗当即骂了一声粗口,伸手过去巴了一下弟弟的脑袋,弟弟可怜巴巴地坐了回来,抓着他的巧克力奶嘬着,好不委屈。

“我问你件事。”
“嗯。”
“你是不是看得到艺兴脑袋上的耳朵。”
“噗——”
“吴世勋你脏不脏!”

鹿晗摸了一把一头一脸的巧克力奶正要发火,却没想到吴世勋先发制人弹了起来站在沙发上,手里攥着还滴滴答答漏奶的巧克力奶纸盒,指着鹿晗说,“就算是哥我也不会输的。”好一副不愧对金茶蛋四大渣攻美称的样子。
鹿晗呆了,这都他妈哪儿跟哪儿啊?!他也不管对方在说什么,总之输人不输阵,麻溜地爬到了沙发椅背上,从高往下睥睨吴世勋,直用鼻孔瞅着忙内:“今儿你不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咱可没完!”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你自己喜欢艺兴哥你还不知道?”
“……”鹿晗惊了,“谁他妈喜欢张艺兴了?!”
“谁喜欢我啊?”说曹操曹操到,张艺兴正跟金珉锡从外头回来,打眼就看到这一大一小占据沙发甩的到处是巧克力奶,哥俩儿一瞅金珉锡看到了斑斑狼藉,心里大喊一声糟糕,忙不迭下了沙发要赶紧打扫现场。
却未料到金珉锡只是看了鹿晗一眼,嘱咐了声好好打扫,又笑着和张艺兴说了几句话,转身就说自己去洗澡,大步流星地去了房间拿衣服。
鹿晗却分明看到了金珉锡那垂下死死压着的耳朵,和僵直得不自然地尾巴。
他把吴世勋刚递给他的抹布一扔,蹬蹬蹬就跑去了房间。

大猫在生气,又好像不是在生气,总之心情不太好。

鹿晗想到自己在一个宠物之家论坛上注册了个号,与人讨论怎么观察猫的心情。例如炸毛是受惊吓,左右有频率大幅度摇摆表示愤怒,尾巴尖微微震动是烦躁。
鹿晗了解金珉锡,但很多时候又并不是特别了解,有句话是你永远不可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起码在耳朵出现之前,鹿晗在某一点是抓不大住的。
那就是金珉锡真真正正陷入烦躁焦虑疼痛的时候。
那个人喜欢逞强,什么都不说的憋着,刚出道时候憋了猛劲儿的节食减肥大半夜胃疼,平时话少,心情烦躁的时候话就更少——那会儿要不是自己看着那人藏不住的开始冒冷汗,逼问之下才从嘴里翘出一二,也不知道如果不问对方要闷到啥时候。
虽说他一直觉得,兄弟互相总该有所保留给对方一点私人空间,却看到金珉锡那副死样子的时候就想伸手,把那人压抑着的性子给撩炸了,再去捋那人的毛,一下下捋顺了让大猫乖乖巧巧地凑自己身边暗戳戳地拿着猫尾巴缠自个儿的手臂。
但他又坚决拒绝别人去撩炸他的大猫。
喔,当然是他的,只有他看到了耳朵和尾巴可不就是他的了?真他妈是个坏心眼占有欲强的白羊座。

鹿晗悄悄摸进了房间,说要洗澡的人背对他坐在地上,腿上搭着他的浴巾,猫尾巴一下下的蓬起,就像是想要发作又忍了的样子。最终那人的尾巴啪嗒在地板上砸了一下,叹了口气,回过头便看到鹿晗突然杵在门口,又吓得炸毛,金珉锡眨眼嘟嘟哝哝,然后大声起来:“你干嘛站在门口吓人啊。”
鹿晗哒哒哒走了过去,金珉锡此时站了起来定定看他,鹿晗便有些焦躁了。他不知道金珉锡在烦躁什么,但相比之前有迹可循这根本是毫无线索,他只好吭哧了半天,伸手去捏了捏金珉锡的手,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要他有耳朵尾巴估计都不知该耷拉什么样儿了。
金珉锡没说话,半天笑了出来,伸手回握住了鹿晗的手。
他说:“诶,你要喜欢艺兴的话,我会祝福的。”
“……”
鹿晗懵了。

后来鹿晗又找了吴世勋。
他俩你推搡我我锤你地完成好兄弟的感情交流,然后鹿晗正色了,说,你上次还没告诉我看到耳朵怎么回事呢。
吴世勋明显不想与这人交流这事,他退了几步拒绝开口,却被鹿晗逮了回来,鹿晗期期艾艾了半天,小声说,“我也能看到耳朵和尾巴——珉锡的,我看到都快俩月了。”
吴世勋震惊脸。
然后他说,鹿晗哥你果然早就想搞珉锡哥了,变态。
鹿晗:“???”

/

你说能看到喜欢的人的耳朵和尾巴,这是多扯的事儿啊?
然而吴世勋就是看到了,张艺兴脑袋上随着风瑟瑟发抖的小兔耳朵,还有屁股后毛茸茸的一小团白色,他说上次不小心跟金珉锡说漏了嘴,却没想到金珉锡为这事儿担心了弟弟好一阵。
鹿晗翻了个白眼,张艺兴哪里有什么小兔耳朵?你是最近跳舞跳傻了吧?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回去,你自己还不是看得到珉锡哥的耳朵,你好意思说我。
吴世勋说这话的时候正和鹿晗在后台挤在一起嘀嘀咕咕,然后两个人又警惕的分开,吴世勋嘴里叨叨着“拒绝勋鹿拒绝捆绑”,鹿晗呸了一口说“谁特么要跟你艹CP”,转头就去找金珉锡,走的是个头也不回潇潇洒洒。

那是年末的某个电视台的歌谣大战。
从后台出来,鹿晗跟着金珉锡上台,伸手就习惯去摸那人的腰,结果那人的尾巴这么就势缠上了自己的手臂,于是鹿晗亦步亦趋,松松紧紧地被那尾巴拉着过去。外人看来就像鹿晗又在疯狂揩油,摸完腰摸屁股,就连下楼梯都不舍得松开。
鹿晗绷着个脸,那尾巴缠着自己手臂就像在自己心尖尖儿挠痒,于是下台的时候他照例挤在了金珉锡身边,左边坐了个边伯贤,金珉锡右边坐着Amber。那边金珉锡和Amber有一下没一下的交谈,而鹿晗却忍受着今日兴致不错的金珉锡(的尾巴)的骚扰,就连金珉锡喊自己都没注意到。

他在想着自己喜欢金珉锡那事儿呢。
按吴世勋的说法,假若真心诚意的喜欢一个人,就能看到喜欢的人的耳朵和尾巴——这当然是吴世勋这小孩不知从哪里看来的,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然而事实是鹿晗也看到了金珉锡的耳朵和尾巴,反之张艺兴与吴世勋都看不到,弄得他也不得不百分之七八十的相信这个说法。
“鹿——”
鹿晗眼神直直地看着舞台思索,要说他真的喜欢金珉锡,倒也是真的喜欢,打一开始见到这人就觉得有趣的不得了——哪怕别人并不赞同,还说金珉锡这人无趣得紧。那时候那人还瘦着,不似出道后有些胖回去,小小一个个头也不高,人还亲切善良,关键是还会踢足球。
“鹿晗啊——”
鹿晗手无意识地抓了抓金珉锡的尾巴尖儿,毛茸茸的尾巴立刻从指尖溜走。那人凑了过来,不知刚与Amber说了什么,有点沙哑的声音兴高采烈地喊自己,“鹿鹿xi。”
鹿晗猛地扭过头目光便对上了那人,那人双眸含笑好看极了,鹿晗张口“啊?”了一下,脑袋一阵发蒙,金珉锡看了他的表情笑出声来——鹿晗猛地又扭过头回去,心脏扑通扑通开始狂跳。

歌谣大战末了上了舞台,鹿晗穿过重重人群凑到吴世勋身边,一脸想通了的如释重负,眯眼凑过去笑说,“我信你话了,我喜欢珉锡。”
吴世勋板着个脸,回:“你离我远一点,又要被拍了。”
鹿晗笑成一朵花,“珉锡的耳朵可真好看啊!”
吴世勋转过头看他,面无表情,“我不跟你艹CP。”
第二天出了高清,上头写着,“人那么多,鹿鹿不知为何又站到他男朋友身边去了呢”,张艺兴还吃吃笑着给了吴世勋看,用软软的韩国话说你们关系真好呀。
吴世勋决定和鹿晗不共戴天。

隔天他们要飞南京。
刚到达飞机场的时候鹿晗还挺开心,看着金珉锡的耳朵尾巴越看越喜欢,伸手又是摸又是抱又是揽,寸步不离含情脉脉,惹得金钟大频频斜眼,最终实在受不了找了他兴兴哥去。
结果上了飞机鹿晗又怂成一滩泥,整个人在飞机座椅上仿佛即将往生,金珉锡坐在鹿晗边上担忧地看着他,尾巴焦躁地晃来晃去,显然是担心极了。鹿晗想让金珉锡安心,自己又着实难受的紧,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金珉锡小声咬耳朵。
话不知怎么绕到了昨日鹿晗跋山涉水去吴世勋身边的话题上。
金珉锡捏着鹿晗的手确认鹿晗的意识还在不在,好奇问道:“你去找他讲什么了?”
“讲,”鹿晗两眼茫茫智商下线,言简意赅创造一个误会,“讲(他说)喜欢艺兴(看得到耳朵而我喜欢你我也看得到你的耳朵)的事儿。”
金珉锡顿了顿,哦了一声,拿过毛毯给鹿晗盖盖好,耳朵啪嗒一下就耷拉了下来,鹿晗饱受恐高折磨无法在意,两人便再没了对话。

/

江O卫视的跨年演唱会紧锣密鼓的进行。
前一晚抵达酒店时金珉锡的情绪持续低落,任凭下了飞机便生龙活虎的鹿晗怎么逗弄都毫无反应。一直到隔天去了录制现场才振作起了精神,彩排时还会回话让鹿晗摸臀搂腰,鹿晗虽有些不明所以,却也上手的十分自然。
后台录制新年祝福,工作人员撵着人聚集到一起,一句新年快乐怎么都说不好,鹿晗身边紧紧地挤着金珉锡,两人同时一扭头差点没给亲上,鹿晗吓得头一仰,笑着转过头去摸刘海,心里有点遗憾又有点开心。
而金珉锡的尾巴尖儿又开始蜷起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

临上台时鹿晗抓住了金珉锡,这两个白羊座是很不同,鹿晗比金珉锡更像白羊座。这不没出三天就憋不住自己喜欢金珉锡的小心思,扯着金珉锡袖口就想说什么。
金珉锡却仿佛知道鹿晗要对自己表达什么真情实感,耳朵竖起来,踌躇了一会儿又耷拉了下去,他说,那不然演出结束以后你再跟我说吧?却没想到鹿晗犟了起来谁也拦不住,他又抱着金珉锡推搡到了角落去,金钟大远远地瞅了这边一眼,转头跟工作人员说,他俩老这样!
金珉锡垂着眸不说话,鹿晗吞了吞口水,说,我说那个啥,我喜欢你耶,就是那个那个,呃,不是兄弟的喜欢。
金珉锡的猫耳朵啪嗒一下又竖起来了,他瞪着他的猫眼,尾巴炸成毛茸茸的一长条。
半晌才期期艾艾地回,我也,我也是诶。

/

会场打招呼的环节,鹿晗手伸到后面去勾了勾,金珉锡伸手就握住了那个人的手,随后被鹿晗带到了身边去。他看到鹿晗脑袋上的小鹿耳朵愉悦地竖了起来,尾巴也跟着摆了摆。
他从刚出道那会儿就能看到鹿晗头上的小鹿耳朵与尾巴,一开始感觉奇怪却也不说,背地里去查了资料,不知从哪儿找到了真心诚意喜欢一个人,就能看到喜欢的人的耳朵和尾巴这个说法——然而当看到大伙儿都仿佛瞧不到金珉锡这搁在心底的小秘密时,他逐渐相信了这个传说可能是真的。
他也根据那小鹿耳朵揣摩了鹿晗的心思一二,也是颇为准确。

后来吴世勋来找他,说看得到张艺兴的耳朵。金珉锡却也不显山露水,随口宽慰了几句,又指了吴世勋去找他原先查的资料。
他没有想到的是鹿晗喜欢张艺兴(当然后面才知道完全是个误会)。
他甚至安慰自己,真情实感地给鹿晗送上了祝福,也觉得自己掩藏得很好,但见了鹿晗担心自己而压低的小鹿耳朵便没了脾气,笑着宽慰他也宽慰自己。

然后呢?
喔,然后是飞机上,那人说和吴世勋讨论喜欢张艺兴的事情,金珉锡一开始是不明白为何一个团里都喜欢吃窝边草,又是忧心吃同一根草的两个人会不会打起来。
当然更大的成分是,那个人果然跟我没什么可能。

结果在临上台的时候被那人拉去咬耳朵,那人贴的近极了,就像刚才险些要亲上一般的近。他看到鹿晗的小鹿耳朵紧张地竖起来,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他以为对方是要跟自己说喜欢张艺兴来着。
然而舞台照射过来的灯光,配合着声音,都仿佛在金珉锡的脑袋上炸出一朵朵灿烂的烟花。
那人说,我说那个啥,我喜欢你耶,就是那个那个,呃,不是兄弟的喜欢。
金珉锡吞吞口水,嗯了一声,回复。
我也,我也是诶。

我也喜欢你。

(完)

评论 ( 9 )
热度 ( 182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