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随笔

金珉锡几乎是被金钟大与金钟仁从跑道上架着扛下来的。

他双腿发软根本站不住,金钟大又再三嘱咐他不能立刻坐下,最后金珉锡几近半挂在金钟仁身上,金钟大这才急急忙忙跑去给他拿葡萄糖水。

九月的天气是秋老虎,金钟仁一只手抓着金珉锡又往阴凉处挪了挪,四处倒还是嘈杂,不一会儿广播便传来了“男子一千米决赛,第三名鹿晗”的汇报声。待得金珉锡呼吸平顺,这才稍稍推开了金钟仁,靠着墙根一溜儿的滑下坐到了地上,头上搭着刚下跑道时金钟仁给他搭上的毛巾。

金钟仁看着也坐了下来,躲在阴凉处让他有了些许犯困,却又觉得金珉锡哪里不太对劲,侧着头推了推金珉锡。

金珉锡抬头,最后也只说,“鹿晗第三名。”

金钟仁点点头,“哥你只和鹿晗哥差那么一点点,”他比划了一下,“太可惜了。”

身侧传来的却是长长的沉默,那人看着操场,他们的角度可以远远的看到操场上摆着的领奖台,鹿晗站在上面被太阳晒得睁不开眼,却还像个傻子一样嘿嘿笑着。金珉锡眯着眼看他捧着花,挂了个奖牌,手里又拿着奖品,被一堆人簇拥着揶揄着——隔着偌大的操场与之前错乱的噪音,双方说什么都无从得知。

“是啊,差那么一段距离,”金珉锡平静地看着那头,似乎有点发愣,“钟仁啊,他就在我前面,我却怎么也追不上他。”

“……哥?”

“他就在我前面,那么近,我拼命的跑啊跑,却无论如何都拉不近我们的距离,”他的声音不知何时浸满了小心翼翼却又掩藏不住的难过,“……钟仁,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追不上他啊。”




评论 ( 3 )
热度 ( 6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