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勋兴+鹿包 - 下半辈子的事儿。

吴世勋认识张艺兴不算早不算晚,起码他和张艺兴熟起来的时间点没有他与朴灿烈那么早,吴世勋打小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主儿,心思不少心眼不坏,给他一杯奶茶可以乐上半天。
然后他就这么长大了。
从是个土了吧唧的学生到万众瞩目的明星有多远距离?吴世勋没个概念,更何况首尔人也没能称上多土。

出道到现在也不是没看过什么cp分析,一个个小姑娘分析的头头是道,险些让吴世勋也相信了哥们儿之间弥漫的是突破世俗的真爱——然后他看到了自己,自己和大哥和队长和竹马和其他人,情之切切言之凿凿,于是忙内就笑了,这都哪跟哪啊?
倒是有个真的。
他喜欢张艺兴。

有多久呢?他自己也记不真切,可能从那个荒唐的pocky吻开始或者更早,他记得在台上张艺兴指着自己,那眉眼明明都和边伯贤一般画着向下的弧线,却盛满的都是吴世勋读也读不懂的话。
这大概是中文的博大精深,事后吴世勋看着又是铺天盖地的cp分析,朴灿烈告诉自己不要老看这些玩意儿把自己绕进去。
可是他早早把自己绕进去了啊。
有谁在乎那个吻呢?大概都觉得是放送事故。就连张艺兴似乎也这么觉得。
他还是做他那个小忙内,对哥们儿冷酷对他哥哥笑成花儿,期盼组合长长久久走下去,撩撩粉丝再粘粘成员,日子过的很滋润。

——后来那谁走了。
也是好一阵愁云惨淡,谁都小心翼翼的过日子。低气压让人忍不住回顾过去,又生怕碰到了又是一阵疼到心里的震颤,谁和谁关系好,三缄其口,谁都不提。
吴世勋便想到快正式出道前张艺兴眯了他的眼嘿嘿笑,那时候张艺兴高兴地偷摸喝了酒,搂着自己贴的近极了。
他说,世勋啊,出道了一起顶着这个名字,我们下半辈子算是绑在一起了。说罢了还打嗝,那边大哥二哥也跟着笑,二哥捅了捅大哥的腰,说,“听到没,下半辈子。”
是了,大概是从那时候开始了。

时光溜得飞快。
然后那个跟着大哥说下半辈子的人也走了。

张艺兴不算爱哭的人,却哭起来让人十分难过。鹿晗走的时候都是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接受也算平静,张艺兴擦过几次泪也很快振作起来。
吴世勋却反而撞见过金珉锡抽烟,在阳台上火光一闪一灭,晦暗的光线却遮不住他满脸难过,心思细腻的老幺一下便知道了缘由,却吭吭哧哧不知从何开口,反而大哥反过来说话,世勋啊早点睡,满满都是沙哑。
不多久来了个越洋电话,给张艺兴的,那时候吴世勋也在旁边,那边传来熟悉的声线也确是很难过。
老爷们儿就着电话筒一下子所有的憋着的情绪如决堤大坝一样倾泻而出,鹿晗和张艺兴说,“我和他算完了。真的完了。没有以后了,我也认了。”张艺兴便说话,带着温软的宽慰,安慰他说,“鹿哥,怎么能算完呢?这人的一辈子没走完,怎么都不算完。”

张艺兴挂了电话,吴世勋便看他,没听懂说什么,却就着鹿晗的声线想到了出道前的话,开口喊他:“Lay哥。”
“欸。”张艺兴转过头来看他,然后吴世勋抬手拍了拍身侧的沙发,张艺兴就坐到了旁边。
“鹿晗哥电话?”
“嗯。”倒是没遮掩。

不久,真是不久。
大哥的精神很快振作,偶尔还听到他在房间里和谁聊天,声音熟悉极了。
再后来又是更多的事情,吴世勋知道了什么叫白云苍狗什么是世事无常,他查了张艺兴写的歌词然后又跑去聊天软件给张艺兴发了一串不明意义的表情,张艺兴发了一串ㅋㅋㅋㅋㅋㅋ问他怎么了,吴世勋也不说话。
Second box录制,吴世勋下意识地回答没有什么永远,大抵是在以后张艺兴知道了这事儿,人老远在中国,给他打了个电话。

要说每一段单箭头都是自高昂到熄灭,但吴世勋在那中却也隐隐感觉到什么,伸手过去没有推拒甚至会将自己拉过去。
事情始于频繁的中国活动,张艺兴要说清高,那也是顶着清高的人,不解释也不苛责,笑嘻嘻看着小丑跳梁,吴世勋却是知道那人顶着多大的压力,一年见不上几次面,每次见都顶着憔悴。
他学了不少中文,澳门见面前他给张艺兴发了句话,语法混乱,却大概是想给他兴兴哥炫耀下自己的中文。
他写:名字一起这个,我们在一起,绑着,以后生。
那头张艺兴接了信息就笑了,一个字一个字给他打回去,一起顶着这个名字,我们下半辈子算是绑在一起了。

澳门场上,张艺兴走过来拉着他的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扣过去,说完韩文又说中文,明明戴着墨镜却从后透过来让吴世勋心底软的一塌糊涂的目光。
手牵手一起走。
那人的声音从音响传来,四周是爆发出来的尖叫,一字一顿地敲在自己心头上。

演唱会结束后他拉着他兴兴哥,问,是下半辈子的事儿吗?
张艺兴愣了一下,也很快明白了这话。
是,下半辈子的事儿。他说。

评论 ( 5 )
热度 ( 55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