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再见倾心。


✿学园Paro,高中背景,设定是边伯贤包括边伯贤以上一个年级,金钟大包括金钟大以下一个年级。

 

/

 

鹿晗早恋了——虽说是单恋。

早恋的对象是隔着三个教室,在四楼西头尽头教室里,靠窗边坐着的的优等生金珉锡。

所谓君在走廊头,我在走廊尾,日日思君又见君,心里真是美。然而鹿晗与他的一班小班长张艺兴分享这个即兴创作时,那个打湖南来遥远他乡读书的小班长眯眼看着鹿晗半晌,拖长了尾音喔了一声,声音尽是平波无澜地棒读,你还挺有才的啊。

鹿晗嘿嘿了一声,一点儿也不觉得害臊,“那是那是。”

 

要说这个金珉锡,鹿晗是从高一军训时就认识他的。

那时一班和四班的教官不知道有什么腻歪,没事就硬把俩班凑一块儿训练;鹿晗高一的时候个儿还看的过去,站在了第三排最高的第一个,站军姿的时候右边是四班第三排最矮的小胖子,带着圆滚滚的眼镜,乍看上去相貌平平,眼镜掩盖在不知度数的眼镜儿背后。

鹿晗当时也闲的慌,脾气好又能说会道,一口小京腔说的人舒服无比,一时间以他为中心点的半径三个人范围内的人都爱听他说话,没事就爱喊两句“鹿哥”。

却唯独金珉锡不。

对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叫什么名字?”鹿晗热情笑着回答说,“我是鹿晗,你呢?”而对方只是简短地回复了一句,“金珉锡。”便是没再吭声。

鹿晗当时特别霸道总裁的想,小胖子,你有种,我注意到你了——当然回头他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俩班一块儿训了一周就被闹小情绪的教官们拆散,当天中午在食堂四班那群小矮子见着鹿晗的时候还特依依不舍的说鹿哥我们怀念您内舌灿莲花的嘴。

鹿晗和他们贫了几句,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在自己身边站了好几天的小胖子,便侧了头问道:“诶,怎么就看到你们,那个站我身边那个,”他比划了一下,“呃——叫什么来着?”

“金珉锡,金珉锡。”有小姑娘说道。

鹿晗“噢”了一声,结果没想到有个小姑娘插嘴说道:“诶?金珉锡?我听班任说过是我们班入学考第一诶,就他啊?”小姑娘的话里满满都是惊愕,仿佛自己期盼中的那个学习成绩顶尖长得好看的同班同学立即落空了一样。

“第一啊!”鹿晗咋舌。

 

军训结束,也许是因为当时一块儿训练的关系,一班与四班隔着俩教室就这么莫名亲了起来——说来也是,俩班同一个语文老师同一个数学老师同一个英语老师;鹿晗在的一班旁边是下楼的楼梯,而去厕所一定得路过四班再拐个弯。

那个小胖子高一起一直雷打不动的坐在靠走廊边窗户往前数起第四个位置。鹿晗每天路过去厕所的时候都看到他坐在位置上写什么玩意儿,偶尔会好奇探头探脑,便看到那个人抬眼看自己,目光极其平静,不是不耐烦也不是你有病更没有好奇,每每此时鹿晗都心虚地脚底抹油赶紧溜掉。

——金珉锡在自己班里也是鼎鼎有名。

尤其是“这道题四班的金珉锡五分钟就解出来了”,“这题隔壁四班就金珉锡一个对”,于是在鹿晗脑袋中那人大概就是一个读书读傻了的优等生。

 

/

 

真的与金珉锡有交集,或者说两人不再是上厕所时打个照面下课时楼梯遇见的面熟关系,大概是高二上学期开学的时候。

 

那时候鹿晗持续抽条长,开学的时候就与一白白净净的眼熟家伙打了个照面,对方冲着自己点头而自己也稀里糊涂地回了句早上好,等到张艺兴三步并作两步跳上台阶一把拍了鹿晗肩膀,嘴里还咬着市里的安全早餐计划供应的豆浆袋子,便含糊不清地开口:“怎么了鹿哥?傻在这儿?”

鹿晗转头去看他,“诶,四班有新转校生啊?”他四班的人一年下来也认识个全乎,怎么就没个印象?

“不知道啊,”张艺兴耸耸肩,“你暑假作业做完了?”

“早做完了,你的呢?”

“哦,”张艺兴应了声,“吴亦凡拿去抄了。”

鹿晗当即露出了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结果到了中午鹿晗就知道内眼熟家伙是个谁了,军训时候的小胖子,去上厕所时老要打照面的人——因为鹿晗被叫去办公室搬新书,打眼就看到那个白白净净的哥们儿站在办公桌前登记个什么表格,旁边的老师们说着无关痛痒的话,依稀也是“金珉锡就是靠得住某老师你真有福气”的褒奖。

班任看到鹿晗来了,扯着嗓子就说,诶鹿晗你来啦,书在那边你登记一下数目,表格在……哦,在金珉锡那儿。

然后鹿晗顺着老师的方向望过去,就和金珉锡对了个眼。

对方杏仁儿一样的眸子里没什么情绪,看到自己点了点头,又埋头去一笔一划地写“数学63本”,再工工整整地写下了“登记人-金珉锡”。他暑假回来头发剪得很短,前额的刘海执拗地往上翘,鹿晗打眼一瞅就盯着人家倍儿洁白亮丽的脑门儿,然后凑了过去问,你写完了没?有几门要搬?

金珉锡头也没抬,简单的说:“八门,语数外音体美劳,地历政和生物化要等分科以后再发,我写完了。”一句话就将鹿晗有问的没问的问题全给答了个遍,鹿晗看着那人脚下的一摞摞书,摸了摸鼻子说,“我帮你搬啊?”

金珉锡正想开口拒绝,鹿晗却好像料到他会拒绝一样,说:“没事儿,回头我们班的让边伯贤帮我搬。”

边伯贤是四班的文娱委员——说话叽叽喳喳堪比一人相声单人双簧,金珉锡想了想觉得不该坑同学,但鹿晗却早就一手一摞书催促着人走了。

金珉锡愣了愣神,也只好提着书走,回办公室又搬书的时候遇到了四班班长金俊勉,于是鹿晗又顺手招呼了一下;那边金俊勉笑得稳重八方,诶了一声就过来帮忙搬书,于是本来还得多跑几趟的书很快就搬完了,鹿晗熟门熟路进了四班教室,好几个人喊他鹿哥,他也是好声好气地挨个儿应了,然后扯着嗓子道:“边伯贤,来去帮你哥搬书去。”

那头边伯贤正玩着游戏呢,抬头看了一眼鹿晗,“鹿哥,你这不已经帮我们搬好了嘛!”

“不,是让你去搬咱班的。”鹿晗冷冷地说。

金珉锡站在讲台上看着边伯贤,觉得坑队友实在过意不去,于是拍了拍鹿晗肩膀说,“我也来帮忙吧。”鹿晗瞅了他一眼,之后笑得格外灿烂,诶了一声连连点头。

 

这一来二去倒是面熟了起来,见面也不是点头而是打招呼,鹿晗还是会在路过走廊的时候凑过去看金珉锡到底在倒腾些什么,而金珉锡也不用那种捉摸不透的眼神看他了,他挪开了脑袋纸上就是一堆公式——偶尔是一本体育杂志;鹿晗有次小解回来路过窗口,看到了上面的花花绿绿的球队衣服,便趴在窗口跟金珉锡热切从曼联讲到巴塞罗那,也是不嫌着人家班在自习呢,结果被神一般降临的教导主任从走廊这头撵到了那头,差点没罚站。

开学过后不久就因为分科而分了班,整个年级鬼哭狼嚎,哭的不舍的大把大把。鹿晗的编班还在一班,早上在公告板那儿瞅名字的时候老半天瞅不着吴亦凡,转头就看到张艺兴一副耷拉着眼睛没睡醒的模样,拎着豆浆晃过来,对自己问道,“诶鹿哥你在几班。”

“一班。吴亦凡我没瞅见他。”鹿晗一脸严肃。

“嗳,”张艺兴没精打采地应一声,“老吴改嫁去四班了,惨哦,以后他抄不到作业了。”话语里分明满满是对吴亦凡的同情。

于是鹿晗蹬蹬蹬跑去看了四班的名单,四班认识的只剩一半一半,有几个自个儿班过去的,例如吴亦凡;还有原先就是四班的,例如金俊勉金珉锡以及那么些个熟悉的和强装熟悉的人;鹿晗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和张艺兴说,我觉得金珉锡和金俊勉的作业难逃魔爪了。

 

/

 

新的高二(1)班有不少原先就认识的别的班同学,边伯贤就是其中一个——鹿晗戏称他和吴亦凡是搞了个年级内部交换生,边伯贤还觉得挺牛逼。

他一进教室就挤到他鹿哥和兴兴哥中间,硬是把鹿晗挤到了前一排去。班主任进来也没说什么,随意瞅了眼后就拍板说好嘞我们就那么坐吧,鹿晗这才发现自己坐了倒数第二排靠走廊窗户的位置,转眼就拧着眉说边伯贤你那么矮也不怕看不到黑板,边伯贤嘻嘻哈哈地笑起来,“没事儿,鹿哥你也不高嘛。” 开什么玩笑,两厘米的身高差还没边伯贤的橡皮高呢。

 

那么话说回来。

鹿晗到底是怎么能创造出“君在走廊头,我在走廊尾,日日思君又见君,心里真是美”这种惊世骇俗的诗歌呢?这还得从鹿晗与张艺兴的秘密基地,学校那个需要特殊姿势才能打开的天台门说起。

 

那是鹿晗与张艺兴在高一上学期时无意中发现的地方,挂着禁止进入的牌子;然而薄弱的文字对正值青春期的少年来说等于不存在,于是他们偶尔会上来着晒太阳吹风闲聊——当然,那时候还跟着未去四班的吴亦凡。

边伯贤在鹿晗与张艺兴身边成了前后桌与同桌的关系,那一张四方小嘴开口一嘚吧就是学校的八卦,从高一新生朴灿烈长得巨帅无比开始,到高一的金钟仁看着像混道的但是跳舞一级棒,间或着夹杂合唱队抢破头的新生金钟大在军训表演上嚎碎了一盏照明灯的匪夷所思传闻——人说女人的友情建立在八卦之上,放在男人身上其实倒也勉强说得过去,鹿晗和张艺兴就这么(被迫)接受了学校各种风潮汹涌,在不干文娱委员转投广播站麾下的边伯贤大人的带领下,与其建立了深厚的打屁聊天关系。

而终于有一天,有人受不了边伯贤张口就停不下来的叽歪,投诉到了新班任那儿去;一时间纪律抓得飞起,边伯贤憋得慌,两人便把天台的开门方法传授给了边伯贤,让他没事干自己上那儿对着墙唠嗑去。

 

但是张艺兴和鹿晗都忘记了,边伯贤会没事儿往四班窜——因为他特别喜欢撩一个人,那就是依旧占着新高二(4)班学霸名称的金珉锡,一个对这个吵闹的boy冷淡相对的人。

有句话是说,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

当然写出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这篇文是建立在白包之上的鹿包,而是因为这种心态促使边伯贤锲而不舍地想让安安静静的金珉锡破功,于是他什么都噼里啪啦说着逗他,包括了天台的小秘密。

 

于是有天鹿晗便在天台碰到了金珉锡。

那时鹿晗在放学前的自习上被老师提溜着背英语课文,他趁着老师不注意便脚底抹油上来避难,刚开了天台门就闻到一股尼古丁燃烧的气味——他愣了一下,张艺兴刚在教室帮自己打掩护,倒是边伯贤说上厕所溜出教室,于是他张口就是:“好啊边伯贤——看不出你小子还抽——”

然后他话语的后半句被强行吞回了肚子里。

因为那人回过头来,烟还叼在唇边,穿过烟雾朦胧看到的是一对熠熠发光的杏眸——对方缓缓的取下烟,强自镇定地看着那头的鹿晗,心里想着应对方法;最后他直起了身子,吐息之间白色的烟雾自口腔倾泻而出,再抬眼却又是眼珠子骨碌乱转的不安,他些微眯起眼,只好冲着鹿晗点点头,招呼了一声:“鹿晗。”

是金珉锡。

那样子特别好看,无比好看,巨好看,用微博的话说,就是苏死个人。

 

鹿晗天生是不信“一见钟情”这玩意儿的。

毕竟这世界上哪来的那么多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不就是长得好看而已嘛——肤浅,这世界上的人太肤浅了!鹿晗曾经这么对着张艺兴藏在桌膛里的言情小说发出这样的评论,一副一颗红心向太阳存天理灭人欲的大义凛然,然,彼时张艺兴摆出一张近现代浪漫主义式的忧郁表情出来,他耷拉着脑袋手里还划拉着手机,说,鹿哥,一见钟情真是太让人心里澎湃了。

究竟是澎湃在哪里鹿晗当时也没寻思出个所以然。

但是现在鹿晗倒是明白了所谓一见钟情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还一跟头栽进去了,真他妈打脸。

 

那人转眼看自己时,鹿晗那是啪得一下脑子就懵了。

他的脑子里闪过很多句话,有“优等生也抽烟啊”,有“你怎么知道开天台的门”,还有“你没在自习呀”——最后所有的思绪都变成了金珉锡在缭绕烟雾后抬头的那一眼,所有的言语到了口边化作了一句“诶”,然后他的理智催促自己别傻愣在这儿,下意识地就笑了起来,走过去说,“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金珉锡的手指动了动,低下头沉吟了一会儿,没有回答鹿晗的话,却是没头没尾的一句,“你别说出去啊?”

鹿晗看他,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便是一脸捉摸不透自个儿是迷茫模样,随便应下了:“哦好。”

 

/

 

当鹿晗发现张艺兴桌上开始会定期出现一杯奶茶,以及边伯贤勤勤恳恳每天带着小饼干雷打不动地往高一楼层跑找后辈时,他反观自己自身,颇有种怎么自己恋爱了全世界也开始恋爱的错愕。

少年在那日天台遭遇了一个不一样的金珉锡,虽说见了很多次对方,却还是将一见钟情归到了这份奇妙的情愫之上。于是他在观察了金珉锡一周,刻意接近他又一周,又拉着他奔驰在操场一周后——于十月中天气开始急剧转冷的当儿,万分严肃地拉着他的好友张艺兴说,我跟你说个事儿。

张艺兴手中的奶茶已经从夏天的冰奶茶变成冬天热奶茶,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他艰难地把头从臂弯里拔出来,问:“鹿哥,啥事儿啊?”说着还顺便打了个冷颤。

“我喜欢一个人了。”

“谁啊?隔壁班姑娘?还是三年级那个高冷学姐?”张艺兴来劲儿了,挑着眉问道。

鹿晗摇头,“不,”他踌躇了一下露出了一脸犹豫,“我不知跟你说这事儿合不合适,但我觉得就我俩的关系我要跟你说说。”

张艺兴点头如捣蒜。

“我喜欢四班的。”鹿晗压低了声音凑过去,张艺兴一脸认真。

“金珉锡,对,金珉锡。”

说完鹿晗眨巴着他那亮闪闪的眼看着张艺兴,而张艺兴吃惊地张大嘴巴,费力地开动他的小脑筋消化这句话,最后说,“祝你幸福,早日追到。”

——然而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而男追男中间隔着的是一条红线还是马里亚纳海沟则无人得知。

鹿晗与金珉锡的关系急剧升温,到了偶尔金珉锡在天台会无所顾忌的在鹿晗面前抽烟的程度,这都要归功于足球之上。

鹿晗早前听说金珉锡以前就善于踢足球,然而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之前为何金珉锡是个小胖墩——他倒也没敢问金珉锡是怎么一暑假瘦下来,当然更没去问那人到底为什么会抽烟。

他只是在那人在寒风中撩起衣服散去踢球带来的一身热气时,伸手抓住对方的衣服就遮住露出来的好看线条,还在金珉锡投来不解目光时理所当然的说,“换季,冷,容易感冒。”

金珉锡瞅着这个和自己在球场上配合默契的家伙,哦了一声,伸手把鹿晗敞开的运动外套给拉上拉链。

然后他笑得满足,一句重复鹿晗的“换季,冷,容易感冒”,让鹿晗笑得见牙不见眼。

 

十月中的时候要期中考试。

踢球活动暂告停止,转而变成了鹿晗堂而皇之的在放学自习后出现在了四班,将从海拔上就不该与金珉锡同桌的吴亦凡赶得老远,揪着个习题册子拉着金珉锡让他给自己讲题。

什么叫做醉翁之意不在酒,鹿晗眼观鼻鼻观心,在金珉锡耐心的目光注视下,看着已然透彻的习题,十分不要脸地说:“这里我还是有点没明白,你再讲一次呗。”金珉锡点了点头,又往这里凑了过来,鹿晗闻得到那人刚才喝过罐装咖啡的味道,目光移到了金珉锡认真讲解题目的脸上,心里唾弃自己的小九九却又忍不住赞自己聪明。

期中考试那天一大早,鹿晗就跑到了四班门口。四班好几个早来临时抱佛脚的人,而金珉锡坐在座位上没看书一副困倦的模样——鹿晗敲了敲窗户,金珉锡伸手将窗户推了个缝儿,冷风灌进来的一刹那便被鹿晗挡了个严严实实,鹿晗笑着眯起眼塞了一罐咖啡进来,还是热乎的。

“早上好啊。”

“唔。”金珉锡眯了眯眼,满脸睡意,他胡乱摸索着拉开了咖啡易拉罐的环儿,喝了一口才长吁一口气仿佛活过来一般,“早安,昨天复习怎样?”

鹿晗笑嘻嘻地说,“唉,太困了,知识的力量使我九点就睡了。”

“……难怪你精神那么好。”金珉锡把下巴放到了窗台边上,抬眼看着鹿晗;鹿晗伸手就去捏那人比身材要瘦的慢的脸,金珉锡皱着脸任那人搓圆揉扁,手指扣着咖啡罐的边缘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诶。”鹿晗唤了他一声。

“嗯?”

“考完试出去玩儿呗。”

金珉锡眯着眼久久没有回话,就在鹿晗以为那人都要睡着的时候,才看到包子勾了勾他的嘴唇,说,“好啊。”

 

/

 

鹿晗的期中考试成绩大杀四方,一举挤入班级前十年级前五十,他在成绩前五十公告榜看到自己名字时乐得开花,张艺兴摇头评价说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边伯贤便挤过来说诶鹿哥谈恋爱啦?鹿晗一皱眉说,“去去去,没你事儿,找你的小后辈玩儿啊。”

边伯贤扁了嘴,那边却又有个人挤了过来,一手就环住了张艺兴的腰,十分自然的将下巴搁在了张艺兴肩膀上,说,“诶Lay哥高二出成绩好快啊,你排名呢。”

张艺兴也没管,手指挥了挥,指着榜单下面的砖块,“大概在那里。”然后那人便毫无形象的笑起来。

鹿晗和边伯贤在那儿真·大眼瞪小眼,鹿晗看着这个他完全不认识的家伙,喊着自己不常叫的、张艺兴在外面舞团的名字,与边伯贤面面相觑。

张艺兴这才想起介绍人,他指着那个长得颇为好看粘着他没下来的人,“高一的,吴世勋,我在外面街舞班的同学,噢也是学弟。”

鹿晗和边伯贤用非常直男的目光打量吴世勋一会儿,最后两个人齐齐“噢”了一声,心照不宣地明白了每天早上的奶茶究竟是谁送的——毕竟吴世勋书包侧边装着的奶茶正随着他的动作在透明杯子里一晃一晃,眼瞎都该知道。

回教室的时候鹿晗又回头了一眼榜单,从上往下数一二三,是金珉锡的名字,从下往上数一二三是自己的名字,第三名和第四十七名之间隔着四十二个人——感觉很远又仿佛很近。他转过头扶了扶书包,跟着边伯贤的步伐上了楼梯。

 

和金珉锡约好出去玩儿却一拖再拖,步入寒假才得以实现。而在寒假前鹿晗又回到了拉着金珉锡在球场上狂奔拥抱击掌的状态,再然后演变成了一三五踢球二四做题,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家——出学校倒是同一边,可以走上二十分钟的路再分道扬镳。

约的那天是在假期里某个周六的上午,幸而两个都是本地人——计划是两个人一同去踢球然后再去市内有名的咖啡馆喝咖啡。上午鹿晗就看到了包成一个大团子瑟瑟发抖的金珉锡,不禁好笑地伸手拉着人羽绒服就去了室内足球场。

在旁边候场的时候,金珉锡身子一歪就靠到了鹿晗身上,单恋少年立即紧张地看天看地,那人却明显只是犯困地连连打呵欠。鹿晗便又想起了之前问边伯贤金珉锡有没有关系比较好的人,边伯贤拍着自己的胸口震天响,说以前四班跟金珉锡关系好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然而事实却是每次边伯贤像只撒欢的小狗一般去撩金珉锡的时候,金珉锡总是面无表情的挪开了凳子,继续做自己的习题。

鹿晗一开始还挺羡慕边伯贤,现在可是一点都不羡慕了。

金珉锡困得摇摇晃晃,直蹭着鹿晗的肩膀。

“你困的话要不你睡会儿?今儿别踢了?”

“那怎么行,”那人嘟嘟哝哝,“难得放假跟你出来呢。”

鹿晗笑得无声无息却夸张至极,金珉锡没有看到他的表情——然而结局确是金珉锡困得不行,一觉睡到了中午起来该吃午饭,等他惊醒过来时鹿晗的肩膀上一滩可疑液体,于是优等生便涨红了脸极度不好意思,看得鹿晗心里像有只小猫一样挠得他心痒痒的。

 

然而好气氛没有持续多久。

他们在咖啡店的时候遇到了个女的,身材高挑有点儿平,浑身上下又都是十足气势的味儿——鹿晗和金珉锡正聊着开心呢,这女的便从金珉锡的身后摸下去,直到金珉锡噌地一下跳起来,转过头慌张地看那个女的。

女人慵懒地笑起来,看了看鹿晗又看了看金珉锡,半晌金珉锡才尴尬地说,“介绍一下,我女朋友。”

鹿晗仿佛听到了心碎成两半的声音。

 

/

 

要是鹿晗在接近金珉锡前,愿意向边伯贤好好打探一下的话,一定不可能不知道金珉锡有个女朋友这件事,而且边伯贤定会拉着他,把那个黑长直女朋友给吹到天上落都落不下来。

例如酒量大,性格豪爽,黑长直又长得漂亮,身材高挑就是胸小了点儿,是隔壁音大大二年级的系花,某地下乐队主唱——然而再多的花式头衔对鹿晗来说只是徒增心塞而已;这是在晚上七点的酒吧,他刚从边伯贤那儿探听完情报,抬头从手机上把目光丢给金珉锡,就是看到金珉锡笑着与女主唱说话,熟练给对方和自己都点上烟的样子。

吞云吐雾,云雾缭绕,鹿晗当即就不高兴了,伸手摁灭了金珉锡的烟。

金珉锡一脸莫名其妙,“干嘛?”

“吸二手烟对身体不好。”鹿晗冷着一张脸说。

“也没看你以前这样,什么毛病。”

“哦,今天起有这毛病了。”鹿晗回答得那叫一个脸不红心不跳的。

 

女主唱笑嘻嘻地看了看自家小男友,又看了看鹿晗,翘着二郎腿便挤到了金珉锡身边。那人化着妆让鹿晗厌烦无比,但是金珉锡却没因此抗拒,低头吃着他的水果。

不久之后女主唱说有表演,要先走。等女主唱一走鹿晗就坐到了金珉锡身边,叨叨着他们未成年不该这个时候还在这儿,伸手又拿金珉锡手上的水果吃,然后把烟灰缸挪得老远。金珉锡抬头看鹿晗,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儿在酒吧光怪陆离下格外的闪耀,他定定地看着鹿晗半晌,低头笑了笑。他先前又点了一只烟,尼古丁燃烧的白烟袅袅缠绕在他的指间,他弹了弹烟灰,却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嗯?因为我是她男友才让我们呆在这儿的。”

鹿晗心要碎成四瓣继而碎成八瓣了。

金珉锡跟他说,抽烟是跟她学的,平时没什么精神也是晚上会与她打电话,是,他觉得年纪大挺好的至少蛮成熟……哦对,还有高一那时候减肥也是因为她。说的时候嘴角噙着笑意,似有若无的。

台上的女主唱身媚眼如丝巧笑兮倩,唱着“我明白眼前都是气泡/安静的才是苦口良药/明白什么才让我骄傲/不明白你”——鹿晗便好像突然不懂了金珉锡一般,不懂他的喜好,不懂他的所想,不懂他到底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觉得一个学期突然拉近的关系以及自己水涨船高的恋慕,都虚幻得不真实一般。

那人好看的侧脸被舞台上眩目的光映得晦涩莫名,鹿晗看着那个人平静地看着舞台的目光,便突然窒息一般的难过,一股酸楚顺着心底声势浩大排山倒海而来,占据着他的四肢百骸,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去回答金珉锡仿佛告白对方又仿佛拒绝自己的陈言。

他甚至有些惶恐,害怕金珉锡是不是在某个时候察觉到了自己喜欢他的心情,因为自己是男性的关系,于是急于和自己划出一道鲜明的楚河汉界。

最后鹿晗只能牵起笑容向后倒去陷在沙发里,他干笑了两声,直直隐在了阴影里。

 

那边女主唱还在唱歌,冲着他们的方向,从眸子里都是几乎要满溢出来的爱意。

 

她唱: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

拒绝未知的疯狂,

拒绝声色的张扬,

不拒绝你。

 

/

 

鹿晗在寒假作业里足足醉生梦死了两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年过得死气沉沉给他爹妈带来了一个全新的鹿晗,他爹妈终于受不了了给张艺兴打了个电话,张艺兴这才瞪着他的小自行车来到鹿晗家的小区。那是寒假刚过完年,年初五那天,张艺兴像个小小英雄一样降临在鹿晗的房间内,看着鹿晗一脸沉痛地对自己说,艺兴啊,我失恋了。

张艺兴拍拍胸膛说,嗨,不就失个恋吗,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啊。

 

然后他和鹿晗蹬着各自的自行车便要去打游戏吃烤肉晚上唱个歌儿,中间有人给张艺兴打了电话,结果来了另外三个不速之客,吴世勋边伯贤都暻秀,他们一到场就各自两两分组,鹿晗目瞪口呆的发现自己又被剩下,差点儿没手痒痒揍揍张艺兴。

幸而边伯贤和张艺兴还是有点儿良心的,他们还是以鹿晗为中心展开活动,鹿晗所谓情场失意游戏场得意,在游戏厅把另外四个人齐齐虐菜后又是一脸悲痛地去吃烤肉,他们简直怀疑鹿晗其实根本就是装出来的失恋。

吃完饭就去唱歌儿,房间不好预定,全靠吴世勋刷脸。五个男的挤挤挨挨进了个中包,先是嚎了当红组合的歌,边伯贤上蹿下跳挤眉弄眼冲着都暻秀唱“Call me baby”,都暻秀面无表情地吃着爆米花直接无视他;而吴世勋赖在点歌机旁的张艺兴身上刷手机,张艺兴正研究着歌单想着接下来该唱林俊杰还是周杰伦;鹿晗见着此情此景便觉得自己跟这些人出来是个致命的错误,心下分外凄凉,只想出去晃晃。

于是他真的出去了。

KTV的地形不是特别复杂,鹿晗晃荡了两圈就到了吸烟室旁边。他看着烟的图标就想起那天酒吧里抽烟的人——那之后他与他再也没有联系过,仿佛在那天之前每天手机上聊天、以及再往前推去每天去四班的时光都满满是假的一般。

鹿晗呸了一声,只觉得自己矫情,但谁他妈在爱情面前能不矫情。

 

“……鹿晗?”

瞧,他可是连幻听都出来了。

鹿晗摇摇头,回过神却突然看到金珉锡站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睁着大眼睛的金珉锡,身上还带着一丝香烟的气味,正诧异的看着自己。

鹿晗目瞪口呆,半晌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呃,我和她来唱歌,和她的朋友们。”金珉锡闪烁其词,鹿晗一下便明白了那个“她”是谁。他僵硬地笑了两声,说,那我送你回包厢吧。金珉锡没有推脱,嗯了一声,让鹿晗跟着自己走——他们的目的地是KTV里的总统套房,估摸着是个小派对,人多的不的了的那种。

走到门口的时候,总统套房的门砰的一声被粗鲁地推开了。

鹿晗与金珉锡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有那么大阵仗的欢迎,就看到女主唱狠狠甩上了门,推搡着一个金发女孩子到了墙上——她并没有看到鹿晗和金珉锡,眼里满满都是那个金发女孩儿。

“我喜欢你你不懂吗?你非要我这样做你才知道吗?!”

鹿晗看着女主唱扣住女孩儿的下巴吻了上去,画面极其香艳,他一时找不到自己的思绪和言语,只听到金珉锡在身边无力的叹息,这才猛地扭过头,看着金珉锡拧着眉不出声的模样,火气腾得一下就窜起来了。

 

/

 

于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吴世勋捅了捅身边的张艺兴,但看着张艺兴懵逼的表情才自觉问错了人。整个KTV包间静悄悄的,音乐被关掉,只有隔不住的外面的鬼哭狼嚎传进来。

鹿晗出去一趟带回了仨人,俩女的,一个金珉锡。他们一进来就坐着没说话,边伯贤是认出了女主唱,也是头一回看到金珉锡化着妆上着发蜡不做声的模样——与他在班里相去甚远。边伯贤脑袋里是藏不住的一堆疑问,但这回边伯贤自觉还是把舌头吞了回去,谁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半天,女主唱终于肯开口了,第一句话就是:“抱歉,骗了你们,我和珉锡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一阵哗然,只有边伯贤一人。鹿晗沉着脸没有说话,金珉锡的手搭在他的大腿上像是安抚一般,而都暻秀和吴世勋却全然状况外,张艺兴已经根本跟不上事态的发展了。

女主唱伸手抓了抓头发,叹了一口气道:“我是个同性恋,”然后指了指身边的金发女生,“我喜欢她。”

鹿晗嗯了一声,等着女主唱继续说。吴世勋只觉得这场面分外眼熟,好像经常在他嫂嫂看的偶像剧里看过这种复杂三角恋的画面一般。

“然后,为了追她还有挡一些桃花,就叫珉锡来了……啊,珉锡是我邻居。”

这是什么我的邻居是EXO的桥段吗?假扮情侣?并没有看过这部剧的吴世勋心想,他察言观色一番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鹿哥不是喜欢女主唱就是喜欢金珉锡。

金珉锡转头去看鹿晗,看不出鹿晗在想什么;而对方只是想了很久,最后说,珉锡你跟我走。

 

二月份的北城还有着积雪,鹿晗和金珉锡都收拾了东西出来,金珉锡一碰到寒风就冷得直哆嗦。鹿晗伸手给对方围巾整的严严实实,又推了自己的自行车,两人一前一后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的,却谁也没有开口。

金珉锡想到刚才,鹿晗比谁都要快一步上去扯开了女主唱,极其生气地冲着对方说:“你男朋友在这你不知道吗,啊!?”吼得女主唱是一阵又一阵的懵逼,结果那金发女孩儿一下子弹起来猛地推了鹿晗一把,尖叫道:“谁啊你?她哪有男朋友?你有病吧?!”

然后事情不得不提到台面上。

鹿晗只觉得自己丢脸丢大发,他俩走着走着就突然停下来,鹿晗扭过头看着亦步亦趋的金珉锡,问:“你该不会真喜欢上她了吧?”她是谁不言而喻。

金珉锡愣了一下。

“你不是每晚还跟她打电话,还有她教你抽烟,还有你为她减肥……”鹿晗噼里啪啦地像倒豆子一般把这些话重复了一遍,半晌不确定地又再次问道:“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

金珉锡定定的看了鹿晗半晌,然后开口。

 

打电话是因为她总要和我做恋爱相谈,哪怕我根本没谈过恋爱;

在那场子不抽烟不喝酒绝对会被当未成年赶出来;

我高一的时候她跟我说,如果不减肥以后很难有人喜欢上我……

 

最后金珉锡顿了顿,低下头说,我不是喜欢上她,我很感谢她。

他的脚尖踢着雪,手揣在口袋里,沉吟了许久,才一字一顿的说:

“鹿晗,我不可能喜欢上她,我也不和班里其他人搞好关系,应该说我不可能喜欢上任何一个女孩子,因为——”他抬起头来重新看着鹿晗,目光里是些许的怯怯不安,仿佛在害怕自己说出事实后鹿晗便会立即拔腿落荒而逃一样。

 

——“因为,我是个同性恋。”

 

/

 

开学那会儿张艺兴看到鹿晗又开始雷打不动天天送咖啡去四班,就知道寒假的失恋大概又重新恋起来了——当然鹿晗还是沉浸在单恋的海洋之中浮沉着,兴许要看到希望的曙光,张艺兴喝着每天雷打不动的奶茶心想,低头看着新发下来的教材又头疼了几番。

高二下学期说要春游,大家都一片哗然,什么年纪了还搞春游呢,然而校方就是那么童真又无邪,拍板在了北城郊区的海洋世界,不靠海的北城有个那么全国著名的景点实在是匪夷所思,然女生们欢呼雀跃,男生们却唏嘘不已。

——谁特么要去看鱼啊?

 

分小组的时候鹿晗张艺兴和边伯贤想当然的便抱团,高一和高二一起去的春游,所以两个人当然想好了怎么在一自由活动便跑去找吴世勋及都暻秀之上,鹿晗颇是唏嘘这两个人有同性没人性,边伯贤却眯了眼说你敢说你不会去找金珉锡?

鹿晗靠了一声,说,你怎么知道?

边伯贤呵呵一声,“就你内看着金珉锡的样儿,全世界估计也就金珉锡不知道了吧。矮油,那谜之爱意都要溺死人嘞。”

下课时鹿晗溜去了四班,趴在窗户边捅了捅金珉锡。金珉锡正趴在桌上补眠——他又回到了那个带着圆眼镜框儿的学霸模样——金珉锡揉了揉眼睛看鹿晗,那小鹿哥便问:“你分组怎么定的?”

“俊勉和吴亦凡,”他的话语里都还是没有散去的睡意,“好像还有人想来,不过吴亦凡不太乐意和他们组……他们好像打算去找高一的人玩儿,就是那个嗯……金钟仁他们。”

略有耳闻。鹿晗并没有将对方要去哪里放在心上,他伸手捏了捏金珉锡的后脖颈,对方立即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像只猫一样。鹿晗开口道:“边伯贤和艺兴也要去找高一的,这一个两个怎么事儿……诶,跟鹿哥玩儿不到时候。”

金珉锡眯起眼儿笑,说,“好诶。”

 

春游那天天气特别好,到了地方就开始解散自由活动,鹿晗在人群中找到了金珉锡,于是两个人就去看了海豚看了海豹看了海狮,层出不穷的表演也是看花了眼。在商店的时候金珉锡硬是买了个小鹿的挂件给鹿晗,鹿晗吐槽说哪有人来海洋馆不买鱼的,金珉锡一脸自豪地回复“我啊”,让鹿晗无言以对。

然后鹿晗买了只猫的塞给了金珉锡,也是不嫌打脸。

中途还遇到了张艺兴和吴世勋,吴世勋看着他们的布制挂坠吐槽你们是哪里来的女子高中生吗?鹿晗眯着眼没好气地说,戴情侣帽子的没资格说我们啊,吴勋妮。

吴世勋扯了一下张艺兴,立即告状,“你看看鹿晗!你看看!”

张艺兴呵呵的笑着,他还没跟上话题节奏呢。

 

他们进深海馆的时候一片昏暗,只有一些勉强能看到进路的灯——大抵是因为深海鱼类惧怕光源的关系。鹿晗感觉到身边的人贴近自己了几番,手扯着自己左手袖口深怕走散的样子。鹿晗顿了顿,伸出右手去摸了摸对方的手——对方立刻改抓着自己的手。

鹿晗觉得耳朵都要烧起来了。

他又伸出左手直接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将手向下些微一拉——对方也没有抗拒的样子,手就这么滑进了鹿晗的手心,他们依旧保持着对鱼类话题的交谈,仿佛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存在过一样。

然后半天,金珉锡的手动了动,他的右手手指从鹿晗的掌心中抽出来、一根一根地、与鹿晗的手指相扣在一起。鹿晗在过于昏暗的条件下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却可以听出对方的声音颤抖了一下,又是强自镇定地继续说话。鹿晗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几乎要掩盖过解说的声音,他最后停下了步伐,拉着金珉锡向着另一头人少的深海水母馆走去。

一个个发着光的圆柱水箱将四周照亮不少,里面漂浮着水母。鹿晗这才终于看清了金珉锡的表情,眼神闪烁紧张,但手却没有放开过一会儿。

 

“珉锡。”

“呃、嗯?”对方的声音有些飘忽。

鹿晗低头看着那人,金珉锡低头看着鞋带,他听到鹿晗深吸了一口气,朝自己说道:“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儿好吗?”

金珉锡闷闷地嗯了一声,他觉得鹿晗的手心分外灼人,于是他伸出空着的手一个一个去捏鹿晗的手指,对方握了握自己的手继续说道:

“你喜欢男孩子,而我是个男的。”

金珉锡停下了动作,终于肯抬头看鹿晗。

 

“恰巧我也喜欢你,你要不要试着喜欢一下我呢?”

 

/

 

后来高三,鹿晗去金珉锡家课后自习时,在一堆教辅资料中抬头看金珉锡,忽然问道:“诶珉锡,我当时看你好像也没特别喜欢我,怎么就答应我的告白了呢?”

金珉锡正奋笔疾书解着解析几何,听着鹿晗的话就停下了笔头,一脸怪异,“你怎么觉得我没有特别喜欢你。”

“诶,”鹿晗丢下了笔挤过来,“那你说,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去去去,做题呢,这种事儿回头再说。”金珉锡挥了挥手,不管鹿晗怎么露出了一脸不甘,低头继续试着在图上添辅助线。

——他想到高一的时候女主唱对自己说,要是再这么胖下去,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喜欢你啦——然后他咬牙拼死减肥,到现在这样。

 

一切起因都是高一军训刚见面那一年,隔壁班的对方站在自己的身侧,冲着自己笑,笑容闪亮又光辉无比,就像天上挂着的小太阳,暖人又不炙热。对方善于言辞又生的好看,让自己羡慕又自卑不已,打眼一看就喜欢上了。

他还记得,那时候鼓起勇气与鹿晗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叫什么名字。”

 

金珉锡停下了继续试图画辅助线的手,抬头看着鹿晗嘟嘟哝哝地背单词,突然伸出手抓着鹿晗的手,鹿晗惊愕地看着他,金珉锡挑眉回看。

“吃饭去不?”他问。

“走走走,背的我都饿了。”鹿晗跳起来跨过椅子,翻出钱包就拉着金珉锡要出去。

金珉锡看着那个人的背影,忽然问道:“嗳,鹿晗,你记得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吗?”

鹿晗回过头来,他眨了眨眼皱眉,迟疑地说道:“……是,军训的时候你问我叫什么?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突然问问。”金珉锡耸耸肩,他找出钱包,迈步率先走出房门,却怎么也没掩盖住笑意,惹得鹿晗在他身边直问怎么回事儿。

 

金珉锡也只是笑,不回答。

他突然想到曾读过《写给提奥的信》,有那么一句让他十分印象深刻。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FIN。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