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彼得潘(6).

(6)

 

回酒店的路上鹿金二人相顾无言,金珉锡大概是被暖气吹得有点昏昏欲睡,脑袋一歪脸磕在车窗上就打起了盹。酒吧一役后边都二人则建立起了单方面(重音)的革命友谊,边伯贤十句都暻秀一句地你来我往,最终话题戛然在都暻秀一句冷冷的「开车别分心」之上。

边伯贤觉得自己很受伤,想从鹿晗那儿找安慰,但鹿晗低头看着行程表与朴灿烈交流着今天拍的独家照片没空搭理他,他也只好遵循都暻秀最初的意见做一个新世纪好司机。

车一路开回酒店,送了金珉锡和都暻秀回房间,金珉锡将他的两个糖人儿搁在了小套房会客厅的桌上就跑厕所去洗漱。鹿晗和边伯贤去了都暻秀房间给他看了今天拍的行程照片,探讨了一下在新媒体平台上公布的预告部分,便想着去找金珉锡告个别。

结果一进去就听到金珉锡拖长音调失落的“啊……”,原来是糖人放在桌上被暖气吹得融了一些,金黄金黄的鹿和猫黏糊糊地粘在了一起。金珉锡举着合二为一的糖人满脸艺术品惨遭毒手的遗憾,怕是继续融化了于是赶紧拿到了房间里阴凉的地方,鹿晗凑过来看了重新慢慢坚硬起来的糖人儿半晌,说,「别强行拆开了,不然这糖人要碎了。」

金珉锡问,「那能吃了吗?」

「你不是刚刷完牙,而且吹的里面都是口水,不好吧?」鹿晗说道,金珉锡一听里头都是口水便露出了些微嫌弃的表情。

最后糖人在鹿晗的指引下挪到了被窗帘阻隔的窗台上,很快糖人儿又冻成了原样,这会儿是更分不开了。鹿晗和金珉锡盯着这是不能吃又微妙黏糊的俩糖人,鹿晗安慰一般说了句「没事,明儿带你去找捏面人,那个不会化」,金珉锡也只好接受了这个安慰点了点头。

 

/

 

鹿晗回到家的时候约莫是十一点,几个朋友的小群还有人在聊天,他直接点了张艺兴头像把照片打包一发让他去修图,而那群里ID是“炸鸡超绝好吃”的人刚打了个“好饱”出来。

“这个点你还在真少见。”鹿晗想着发了一句话过去,“炸鸡超绝好吃”先是回了句“鹿晗哥好”,而后又紧接一句说,“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炸鸡店,不知不觉就这个时候了。”

“你不是出差去上海吗?”鹿晗问。

“嗯,”炸鸡超绝好吃弹了一个字儿,随即说,“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怎么那么耳熟的名字呢。鹿晗愣了一下。

 

这个炸鸡超绝好吃是张艺兴的大学学弟,与吴世勋一般年纪,名曰金钟仁。张金二人在大学时期是同一个舞蹈社团的一代头牌与三代头牌,金钟仁在社团风生水起的时候张艺兴正在水深火热的编辑部实习,偶然几次回社团见面后似乎相见恨晚惺惺相惜,就这么熟识了起来,闲暇时候张艺兴还会去他工作室逛逛。

别说,一开始吴世勋还把金钟仁当情敌来着,现在两个人关系好的跟个啥似的。

金钟仁在大学毕业后继续走了自己的老路子,开了舞蹈工作室,也是一帆风顺,在许多明星的MV后都能看到“编舞:Kai”的字样,如今越做越火事业发展到了国外——话说回来,前阵子那个吴亦凡的新曲的双主打之一编舞还是金钟仁参与的呢。

群里正说到这事儿。

吴世勋说自己看了金钟仁给吴亦凡编的舞,极度怀疑金钟仁是在欺骗外国友人的金钱,而金钟仁嗤之以鼻,说就吴亦凡那四肢不协调的跳舞样,要编出他能跳又能跳的好看的舞没多收费就不错了,你这个人不懂。

张艺兴先前还在群里发了一连串的“哈”,如今却也没个声响,半晌发了个金珉锡的原片到了群里,照片里的人逆着光低头,上挑的猫眼里有星星一般的光辉,金珉锡正探着头微微张着嘴看着糖人,是张极好看的照片。

“鹿哥拍自己会糊 拍爱豆就不糊 你该去开个金珉锡个站当前线”张艺兴打了那么一连串的字儿。

“鹿晗哥这不是前线,这是私生。”吴世勋接了一句,引得张艺兴又发了一连串的“哈”。

这边鹿私生,呃不,鹿编辑老大不乐意了,“什么私生呢!这是杂志独家!”他在小窗口打的飞块,又切到了新建的文档上开始写稿子,再切回来张艺兴发了张修好的金珉锡冲着镜头的照片,照片里金珉锡面上没有笑,眼底满满是好奇的瞅着镜头,他瞪着那圆溜儿的眼直直看着屏幕前的鹿晗,让鹿晗忍不住手一捂胸口就存下来,心想自己不去做站子前线真是可惜了。

 

“谁呀。”金钟仁发了个语音问道。

“金珉锡啊。你前阵子不是才跟他弟弟合作过,去韩国给他们编舞来着,”吴世勋回答,金钟仁久久没回话,他心想估计这哥不记得是谁了,补充了一句,“金钟大啊。”

“啊,哦,”金钟仁打了俩叹词,“那个唱歌很好的。”

 

这边鹿晗还沉浸在自家爱豆的照片之中,文思如泉涌写了今日的后记,也就差着没把酒吧那一遭写进去了。

 

/

 

接下来几天便是北京名胜古迹游,老北京人风土民情精神体验路线,玩了一遭后金珉锡甚至学会了那么几句带着北京腔的中文,其中最麻溜的是一句“鹿哥”——虽然这短短俩字儿也听不出什么北京小调。

而鹿晗也逐渐改口叫了“珉锡”,金珉锡也对这个端着个相机与自己练口语的随行小哥儿逐渐亲切起来,颠颠儿跟着四处跑,开口不是“暻秀”而是“鹿晗呐”——都暻秀则被交付给了边伯贤,从一开始的烦不胜烦到后面迅速适应,倒是鹿晗对金珉锡的行程掌握程度与都暻秀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不知道谁是谁的经纪人。

但幸而鹿晗追星归追星,专业素养还是有的。不似正经采访时候一问一答的你来我往,玩着玩着他便会就这话题带出采访稿上的问题,金珉锡玩儿的放心也没了紧张,与过去杂志上采访的言简意赅不同,说话小调上扬得的让人险些想在里面加个颜文字进去。

 

他在过去无数次的采访中看过共演者提过,金珉锡会撒娇却全然不自觉。

然而在这行程之中金珉锡表现的却还是即使言语不通却思路清晰的聪慧模样,行事毫不拖泥带水且井井有条,对着一切抱着好奇的心态,即使是陌生的知识也能很快的归纳总结——偶尔的小慌乱,例如糖人融化这些意外,都很快的就镇静了下来。

还有其他在官网资料上写的喜欢咖啡,热爱足球之类的,是真的与之分毫不差,不像有些艺人会为了讨好观众而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讨好设定。

 

真的让鹿晗一次接触到所谓的“会撒娇而不自知”,是鹿晗说要去游览地的广场买水的时候。

鹿晗隐约是记得金珉锡是不喜欢鸽子的——与张艺兴一样。他偶尔也想过金珉锡见过鸽子是怎样的场景,网上没有说个具体大概,倒是金珉锡没个心眼儿的跟去了那个广场,然后一看到满广场的鸽子就走不动道,紧接着啪嗒啪嗒翅膀拍的声音将金珉锡的后路也堵了,鹿晗走了十几米买了水发现不对,转过头就看到金珉锡僵着个身子孤零零地站在鸽子群里,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望着他。

他这才知道,这哪是不喜欢鸽子,根本就是怕鸽子啊。

金珉锡看着鹿晗终于转过身来,张了张嘴就是一声紧绷着的“鹿哥——”,让鹿晗差点没笑出声来,第一反应就是举起手中相机先拍一张。

「珉锡我过去你等着。」紧接着他这么说,却没想到金珉锡头摇得和个拨浪鼓一样:「你过来它们要飞过来的你别过来啊啊啊鸽子来了——!!」

话音未落鹿晗就趟着鸽子海过来,金珉锡捂着个脑袋闭眼就生怕鸽子冲着他飞去,想躲却又怕挪动步伐的时候踩到脚边的鸽子,结果鹿晗三步并作两步到了他身边,惊起一片白哗哗四处飞翔的鸟类,紧接着把水往他怀里一塞,脱下外套往金珉锡头上劈头盖脸一罩,弯腰扛起人撒丫子就往广场边上跑去。

 

直到把金珉锡放下来,那人却一副没回过神的样子沉浸在被鸽子包围的惊惧之中。半晌他抬起头看着“救命恩人”想说话,翅膀拍动的声音让他肩膀一耸往鹿晗身后躲去,手紧紧抓着鹿晗的衣服不放,显然是怕极了那一片白色象征和平的鸟类。

鹿晗笑得停不下来,问道:「这段我能写跟踪报道里吗?」

「不要。」金珉锡义正言辞的拒绝。

「哦,」鹿晗继续笑,「那晚上去吃烤乳鸽给你报仇啊?」

「不要。」金珉锡再次拒绝。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7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