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Time Jumper.

《Time Jumper》

>鹿包,现背半架空,未来时间点。


/

-1


他遇见了七年前的金珉锡。

少年——姑且算是少年吧,顶着让鹿晗无限怀念且迷恋的容颜,迷茫着抬起头来四处扫了一会儿,在看到他后又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往被窝里重新钻了钻,同时又咕哝着:“鹿晗,你今天怎么比我起的早……不是没有通告吗?”

鹿晗没有说话——他今天确实是没有通告,暂且结束了电影拍摄的他暂得了一周的休假,回到个人公寓居所才刚休息了第二天早上,就在自家客房听到了些微的响动。

开门后就看到一个人在被子里拱啊拱,起初还以为是遭小偷了,但接下来那人冒出了个粉色的小脑袋,猫眼半眯着好是一副半梦半醒的样子。鹿晗怔了半天才听到那人的呼唤声,软糯带着沙哑睡意的声音,惊起的是尘封在时间长河那一头的各数回忆,洋洋洒洒的时间尘埃落下,惹得鹿晗睁大眼睛不知所措。

而事实上是,正主给自己的信息正躺在手机里,最后一条信息是约莫半年前,短短的用中文打的“谢谢”。

“……珉锡?”鹿晗略是不确定地出声,那边半晌才传来一声“嗯?”,仿佛是坐实了身份一般。

下一刻那个粉头发的韩国偶像就被鹿晗一把抱住——没能抱得起来——中国人略带生疏发音的韩语倒豆子一般出来,仔细听去除了珉锡便只是珉锡。金珉锡被鹿晗这一下弄得睡意全无,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里,抱着自己的人带着一丝突兀的陌生感——例如那人留着清爽干练的黑色短发,与昨天还闹着要半夜喝咖啡的人的乖顺棕发截然不同。

 

那人抱紧自己的力道仿佛要勒死自己一般。

粉毛的人挣扎了一番,很顺利的就挣脱了鹿晗的手臂。那人的眼眸充满着迷惑,犹疑了一下又开口:“……鹿晗?”

“是我,是我。”他听到那人回答。

“你先放开我。”

“……我拒绝。”

 

金珉锡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说服了莫名其妙的鹿晗放下那莫名其妙的反应,随后他没有费多少功夫就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他在鹿晗的公寓里溜达了两圈,整个房子里荡然无存曾经呆过组合的事实——除了CD架上有着自己封面的几张CD,上面印着的时间是距离自己所认知的遥远的几年,自己想也不敢想过的未来。

鹿晗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人光着脚踩着地毯走来走去,最后选择了一个距离自己不远也不近的位置坐下,表情微妙却也不说话;他是个聪明人,独自思忖了半天便推出了前因后果,这才带着些微小心翼翼的表情看着鹿晗,开口问:“我们呢?”

短短的一句话。

然后他看到鹿晗干笑了两声,“分手了,”顿了顿又补充,“半年前。”

 

/

 

金珉锡一开门就被一步三蹦的莫名人士给扑得退了几步。

那是他自己在首尔的居所,是个交通便利的安静地方,偶尔放假不回宿舍的时候会自己在这住上两天——钥匙只有经纪人和自己有,不得不说从来不畏惧惊吓的他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

那人先是张口说“珉锡你回来了”,然后又是“这是哪儿啊我都不敢出去乱跑没有钥匙”,金珉锡稳了稳身子这才发现对方扎着冲天辫,好看的眉眼一览无遗,是与自己手机壁纸上如出一辙的面貌,却带着区别于那之上圆润温和的少年稚气。

“……鹿晗?”他迟疑着开口。

那人拉开了自己,叽叽喳喳地说话——先枉论自己房内为什么会出现对方,那人显然在出现在这里一段时间内就搞清楚了一切不是在恶作剧,反倒是对方拉着自己开始解释自己是谁打哪儿来,金珉锡瞪大了眼便是一阵阵的懵,过了好半晌才在对方“知道了吗?”的询问下,慢悠悠的“嗯”了一声,脑袋里抓到的关键句是“对方是来自2014年的鹿晗”。

 

七年前啊。金珉锡有点恍惚,任着突然比自己小了七岁的人扯着衣衫拽着拉着强硬按在沙发上,然后又极度顺其自然的伸手搂腰下巴搁在肩头,伴随着“7年后的珉锡一点变化都没有诶”的评价,紧接着又自我反驳“不对肌肉好多”。

金珉锡不禁失笑出声。

“你很冷静啊。”于是他如此评价。

比自己年少不少的人扑闪着那双鹿眼,笑眼弯弯的嘿嘿了两声,权当做是表扬。金珉锡低头有些不自在,最后他拉开了鹿晗的手,在鹿晗不解的眼神下用着尽量轻描淡写的口气道:“可是……七年后的现在我们分手了。”

七年前的鹿晗呆了呆。

下一刻小鹿哥跳了起来,满脸都是义愤填膺,“怎么可能?!是我跟你说分手的吗——我是说,那个我——他欺负你了?我们怎么会分手?”他的语调向后拔高了去,声音都被吃惊挤得尖细了几分。

金珉锡的表情略有点尴尬,他低着头看着茶几,上面还摊开着之前接的新剧剧本,剧本下压着的是对方——七年后的对方——前阵子的中国采访,那人冲着镜头笑得完美,金珉锡不禁伸手挪了挪剧本遮盖住了鹿晗的脸,抬头又对上了七年前的鹿晗那张稚气的面容。

“是我说分手的。半年前。”他说。

年少的鹿晗怔了怔,立刻反驳:“如果是你说分手的不是我——我是说鹿晗,就是七年后的我——”

 

他伸手指着偌大的空间,包括架子上的CD与杂志,包括被金珉锡收纳好好的卷着的海报,也包括桌上的合照与临时出门前放在桌上没带出去的戒指。

“那为什么我还在?每个地方,都还在?”

 

2-


七年前的金珉锡扒拉着头发看了看短信,再回头看着七年后的恋人——哦,应该已经不是恋人了,他讪讪地想——那人翻找出了旧手机,却半天没能充上电,鹿晗嘟嘟囔囔了一下,只好重新从金珉锡手里拿过手机,打开了播号面板。
“……不知道会不会接。”他熟练的输入国家代码,然后区号,再是一连串的陌生数字。

那边是冗长的嘟声,每一次的嘟声与嘟声的间隔都让鹿晗的心脏漏一拍。

而后嘟声戛然而止,那边传来了三十岁的金珉锡的声音,是与身侧的人不同的略微低沉,带着踌躇与犹豫,试探一般地开口:“……鹿晗?”

七年前的金珉锡侧头看那位七年后的恋人,那人的表情从紧张到不安,直到那边的声音响起,他愣了一下,笑意从眼底蔓延开,声音也略微柔了下来,鹿晗左手无意识地抓着抱枕的边缘,略微放松地向沙发后靠了过去。

他换了个姿势,嗯了一声,“是我,珉锡,是我。”

 

/


你抵抗的过时间与空间吗?
他们觉得能。

12年跨13年那一晚鹿晗拉着金珉锡说悄悄话,表白心意斩断友谊开始了新的路程,从那以后一路晃过八年,他们躲过了七年之痒却终究没躲过时光恶意的捕捉,硬生生地在最后将所有的情愫与爱意画下了句点。
金珉锡将信息发出去的时候冷静的一如往常,而那边发来的“知道了”也不动声色,仿佛平时交流那样,彼此说什么而对方回复着心知肚明的“知道了”。

我过几天行程,去韩国找你。FROM LUHAN
知道了。FROM MINSEOK
这次巡演买了点东西给你寄过去。FROM MINSEOK
知道了。FROM LUHAN

我们分手吧。
知道了。

/

金珉锡并没有什么特别对七年前的鹿晗想说的。

鹿晗坐在沙发上看金珉锡忙忙碌碌来来去去,先是订了外卖,又把进门没来得及收拾好的杂物理了一遍,。最后他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