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包鹿 - 日常。

都是我编的。

包鹿,有肉。现实向。没管时间轴,也没管行程冲突,一个天大的BUG。

所以你管我怎么写(……

 

/

 

“鹿晗。”

“嗯?”

“放手。”

“我不。”

金珉锡颇有些无奈,身边的人正锲而不舍地将他的手往自己的衣服里塞,他一阵无语,虽然酒店的空调打得又冷又强,但他还是忍不住重新开口道:“你都不热吗?”

 

这是十月的广州,即使日头西下却还是热气逼人。

先不说一开房间就发现对方大喇喇地坐在自己床上吃薯片看电视,更枉论对方密集行程会出现在这里的匪夷所思;金珉锡顶着的一身演唱会后的劳累在看到对方后瞬间被忘却的干干净净,他退出房门看了看房间号,又走了进来,再三确认现在应该处于录制节目期间的异地恋人确确实实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哪来的房卡?”金珉锡第一句便是这个,那人晃荡着脚,电视上放着机顶盒点播的节目,屏幕上是他被人抓着当擦车布的生无可恋模样,而抹布本人笑得痴傻,仿佛是在看别人上演有意思的闹剧。

抹布本人听到房门开的声音,转头就看到恋人站在门口一脸不可置信,他跳下床仔细擦了手才向金珉锡走过去,金珉锡眼疾手快赶紧把门关上,怕极了有人这时候探头进来。他心里一时间思忖了许多,例如酒店的监控私生饭的追踪,还有被人发现了的话难不保明日娱乐头条的什么“EXO成员夜会前队友”的劲爆新闻。

“艺兴帮的忙。”鹿晗笑嘻嘻道,伸手先是摸了那人的头发,然后再摸摸那人的脸颊。是壮了,比起自己走的时候要坚毅许多的线条与神情,九月份的时候还傻头傻脑的掉进升降梯里,现在演唱会倒还是蹦蹦跳跳像个小疯子,嫌弃边伯贤到明显得搞笑的地步,又跟金钟大搂搂抱抱引得首页一阵城堡刷屏——嘿,别以为他不看站子预览——而现在却张着嘴站在门口看自己还不忘关门。

真是傻不拉几的。

 

金珉锡这才想起,确实演唱会赶来的时候张艺兴问自己有没有带另一张房卡,自己权当今天的分房张艺兴和自己分到了一间,递过去后张艺兴人就跑没影,回酒店的时候也没和自己一道走,现下想来自己还真是被广州灼闷的秋天给热懵了头——张艺兴不和吴世勋睡简直是太奇怪了。

“那艺兴今天睡哪里。”金珉锡觉得自己问了个废话。

“跟世勋睡。”那人笑眯着眼打量自己,接着给自己放包,金珉锡张了张口,慢吞吞地挪进屋子里,“……那暻秀呢?”

“八成去灿烈伯贤那屋了。”这人倒还对房间分配挺熟悉。

金珉锡用膝盖都能想出明天不是那两个人被都暻秀揍一顿精神不振就是都暻秀萎靡不振的场景,哦还有张艺兴,听说明天艺兴和暻秀要忙着回去继续拍戏,还真是造孽,青春期的少年们可怕的很。他这么想着,进屋子就看到鹿晗又重新看起了他那傻不拉几的综艺节目,便也没继续管他,翻了下行李箱就晃去了浴室。

鹿晗听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吭哧笑了一下,翻身去捞他大幂幂姐代言的溜溜梅来吃,还闲着口里唤着腔调自言自语“你没事儿吧”。

 

金珉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那人已经切了个节目,估摸着是看够了自己的蠢样,选择去看张艺兴的节目来平衡一下心理状态。金珉锡抬眼看了电视上那个大写的反射弧,听不懂在说什么,倒是鹿晗笑得一颤一颤儿,乐不可支。

公司喜欢订大床房这种习惯也不知是好还是差,金珉锡打了个哈欠就钻了被窝,演唱会后的劳累也不是盖的,摆明就是一副我将睡去的模样——鹿晗伸手就把人挖了起来强硬地要充当抱枕,耳边还是张艺兴呆里呆气的湖南小调。金珉锡勉强撑了眼皮看节目,那边鹿晗又动手动脚要拉自己的手,开始念叨一些没见面时候的事,他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珉珉不搭理我都。”

这不是累嘛……话说珉珉什么鬼。

“就算揉它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嗯?

“不过最近它吃多了长得很快。”

“等等,”金珉锡终于肯抬眼看鹿晗,“你说的珉珉是你那只猫?”

“是。”鹿晗答得无比坦然。

金珉锡伸手打了鹿晗一下,他刷SNS的时候也有关注同步翻译鹿晗微博的账号,小女孩儿们纷纷叫那只灰色的猫为“Cat大人”,鹿晗从头到尾没说那只猫叫什么,于是又有人推测说身为一个猫奴不把自家猫的名字昭告天下,难道是叫一个不好说出口的名字——起初金珉锡还想着难不成叫些什么狗蛋儿之类难以启齿的名字,现下倒是明了了——我靠,这人养只猫睹物思己呢,想到这里也不知道该是觉得肉麻还是开心。

于是金珉锡精神了几分,直起身子看着那人被打还笑容灿烂的模样。

那人回了国倒是越过越滋润,虽然还是那么精瘦精瘦的,但伸手摸去还是有那么几两肉,不注意还想着是瘦瘦弱弱的少年,舞没少练,但吃也肯定没少吃;然后现在还笑盈盈的看着自己,用微博的话说,目光炙热的要将人烧穿。

真是好看的要命。

“鹿晗。”

“嗯?”

“放手。”

“我不。”

“你不热吗?”

那人的手正顺着自己T恤的下摆摸过去,一寸一寸的感受腹肌的良好触感,金珉锡伸手抓了鹿晗的手,论力气那人肯定是比不过自己,鹿晗被金珉锡压得陷在枕头里,他的声音跟电视里队友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听着怪别扭的。

“空调够强。”他说。

金珉锡低头看着那人,鹿晗的眼神是满溢而出的不曾收敛过的爱意,于是金珉锡略微敛了敛眼神,半晌说道:“我不认为在艺兴的声音里做是个好主意。”

鹿晗哈哈笑出了声,示意金珉锡放手,伸手摸索一阵,啪嚓一声,综艺节目的吵嚷戛然而止。

 

/

 

性事的最开始是小心却又急躁的抚摸、舔舐与亲吻。

男性荷尔蒙膨胀起来根本就像发狂的野马一般无法制止,金珉锡自认鹿晗和自己都是冷静而自持的人,然而若冷静在坐标轴下,冲动在坐标轴上,那负负得正的定理便被发扬地淋漓尽致。许久没见的思念将冷静发酵,酿成的是名为理智占有的美酒。

以至于当他俩都被彼此撩拨得恨不得就地正法,还能光着屁股满房间找套子,找到回来时兴致不减,金珉锡甚至还能抽空嘲笑两句对方不及自己的身材。

接吻上床,在恋人间是多么正常的事情。当然在鹿晗眼里自己被金珉锡一翻手压得动弹不得倒是不那么好受了,他怎么能忘记异地恋人那被人吹捧万分的腹肌与可怕的臂力,于是他仿佛要受到命运摧残一般的惊恐:“你要干嘛,你老老实实在——我靠!——”那人的手抽了自己一下,猫一样的眸子里明明满满都是情欲却还万分理智的冲自己说:“别乱动,会弄伤你。”手上的润滑剂怎么看怎么碍眼。

“我还坐动车回去。”鹿晗不满地嚷嚷。

“我回韩国还拍戏呢。”那人倒也是回复的毫不犹豫。

鹿晗和金珉锡对峙了半晌,最后服输的败下阵,“好好,毕竟上次是你在下——金珉锡你听人把话说完啊我靠——!”

 

手指已经推进去了。

 

鹿晗猛地皱起了眉头,每次的开头都是那么不好受,所以他当然也知道多数是在下时金珉锡的感受——没有几个男人会甘愿屈居于人身下,更何况是知根知底对方脾性的自己。鹿晗蜷了脚趾深吸一口气,而金珉锡已经凑过来吻他,另一只手与鹿晗十指相扣,出入的动作温柔而细致。

也不知是哪篇同人文开始规定的,扩张总该一二三按顺序来放入手指,三根手指的尺寸跟实际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差距,以至于金珉锡扶着他大腿进去时鹿晗疼得脏话三连发,想蹬脚又牵扯着只出不进的地方愈加的胀痛,那边纯爷们儿京城鹿少疼得生理泪水疯狂打转却也没掉下来,被评为猫颜男子的宇宙天团大哥又去吻他,体位折的鹿晗更是不好受。

当然所谓的Soul Mate也不是瞎叫的。即使在同人文与实际上都做受多次,金珉锡对鹿晗身上敏感点的掌握仍正如对方掌握自己一般,所以鹿晗没难受多久,很快就被推进了名为情欲的逼仄狭小的无法逃离的角落,前面是金珉锡后面没有退路,他也没选择挣扎,张开双臂坦然接受。

这场性事没有做的过于激烈,一来是质疑了这个酒店的隔音,第二是在那之前问鹿晗什么时候走,那人说三点——凌晨的——有人来酒店接他。

 

没有问谁来接,没有问怎么走。

不知道下次见面又该是什么时候。

 

鹿晗洗完澡出浴室时金珉锡还没睡,本来困倦极了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夜惊喜给搅散了睡意。那人趴在床上玩着自己的手机,旁边摆着他的,于是上去很顺其自然的摸了一把屁股,金珉锡立即转过头来瞪自己。

“我搞了个微博小号。”

“嗯?”鹿晗凑过来看那人亮着的手机,Minlu的ID在对方手机上晃眼的不得了,翻了翻关注有几个站子还有张艺兴吴世勋朴灿烈与自己,清一色的转发微博,看着就是个刷明星的小号。

“你就知道这个是我就行了。”那人还在捣鼓着手里的游戏。

“你又知道关注这些资源博?”鹿晗觉得有些好笑。

果不其然是一句“问艺兴的”。

 

离该走的时间差不多,金珉锡把手机还给了对方,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看那人穿鞋。

鹿晗穿好鞋又折回来坐回床边,俯下身跟恋人难舍难分地吻了一会儿,之后才戴上帽子说你呆在房间就好了,不然怕引起动静。金珉锡安安静静地“嗯”了一声点头,躺在床上没动,看着那人冲自己挥手,开门,出去,关门。

房间里一下子寂静的不得了。

金珉锡盯着门——前几分钟前鹿晗还站在那边跟自己挥手,说下次见,虽然不知道下次得到什么时候。

 

打破寂静的是微博的提示音。

金珉锡转过头去看亮起来的手机屏幕。

 

微博

M鹿M 私信你:翻牌了[喵喵][喵喵]

 

金珉锡一瞬间笑出声来,伸手捞过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

已经坐上车的鹿晗看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低下头瞅过去,再之后嘴角怎么也收不住的上扬。

 

微博

Minlu 私信你:受宠若惊[喵喵]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57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