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再见倾心》番外 之 一见钟情(上)。

《再见倾心》番外 之 一见钟情。

 

✿本篇《再见倾心》已完结,收录于清奉的鹿包同人本中>O<。

✿学园Paro,高中背景,设定是边伯贤包括边伯贤以上一个年级,金钟大包括金钟大以下一个年级。

✿所谓的已完结就是,我发了先安安心,至于后面写不写再说(。


20151018发文。20151019一更。 20151021二更。


/

 

一见钟情,指男生或者女生一见面就对对方产生了感情,一见面就喜欢上他(她)——出自百度百科。

金珉锡喜欢上鹿晗这件事正正好符合了这一百科条目,高一军训时候的列队,自己站在队列的末尾,左边是隔壁班站在队头的鹿晗。那人就像是个天生的小太阳一般惹人注目,金珉锡他班包括对方的班的人都在那么几天都知道了一班有那么个长得好看又健谈的小伙子,每天不余遗力地在金珉锡身边发光发热。

金珉锡有点认生,加上自身原因也不愿与人有过多交谈,这直接导致他只来得及鼓起全身勇气和鹿晗说一句“你叫什么名字”,下一句开头的对白还未想好,两个班便因为闹情绪的教官而不在一块儿军训,偌大的训练军营天各一方,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能远远远远地瞅上一眼。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答案是不。

 

彼时金珉锡还是个胖墩,关键还矮,五短身材加之本身被肥肉挤着的脸看着极度让人无法直视。再有他周围的人——包括住在邻居的金钟仁及其两个姐姐,和金珉锡他亲妹,都是搁哪儿都发光发热引人注目的那块料,这让这个吃东西飞快的小胖子更是在聚会的时候什么也不干光是闷头吃,毕竟大家的焦点全都在那几个颜好身材好的亲朋好友身上。

幸而金珉锡脑子特别好使,亲戚朋友们看他一眼就是满脸的“这孩子成绩特别好”的欣慰,于是金珉锡倒还是乐得轻松,这“隔壁家的珉锡”一担就是担了好几年,惹得当时金钟仁只要和他妈在一块儿,看到金珉锡就恨不得绕着走,一脸困倦见到他就精神一振拔腿就跑,生怕他妈拽着自己说,“金钟仁你学学人家珉锡”。

就算上了高中也没什么不同,即使金珉锡早恋了——准确来说是早恋中的暗恋。戴着厚镜片的小胖墩在打一看到鹿晗第一眼起,接下来的两周只要对上那人的脸就脸红心跳话都说不利索(尽管他话不多),他便迅速的接受了自己喜欢鹿晗这个设定——却也没苦恼着什么“我那么胖哪里配得上他”这种令人心碎的问题,金珉锡从来没考虑过与鹿晗“在一起”这种奢侈的事情。

 

事情略微的转折是因为金钟仁他姐。

他姐和金钟仁长得相像,举手投足又都是一股子媚出来,性格豪爽顶的上时下流行的“御姐”二字,哦,除了胸平了点——最后这句是金钟仁说的,然后小子没少被他姐抽。

金钟仁他姐考进音大上了大一时金珉锡正好上高一,而后金珉锡就看到他姐开始可劲儿折腾自己,昨天早上在电梯见还是一头金发,今儿晚上再见就是染了一头玫红色又烫成大卷的长发大摇大摆地冲自己say hi,不久又将自己晒成了性感的小麦色,一股子热辣滚烫的劲儿惹来了不少的追随者,然而,此词表转折并带遗憾语气,他姐是个弯的,是仿佛山路十八弯水路九连环一般的弯,问金珉锡为什么知道,他实在不想开口说酒后吐真言这事儿真是不假,金珉锡在他姐考上音大的庆功宴后曾与他姐单独呆了一会儿,他姐抱着小胖子就开始满腹愁肠哭哭唧唧地和小胖子说自己与女朋友没上同一个大学的事儿。

自然就是知道了。

 

后来金珉锡也倒挺感谢他姐的,当然高一时候的小胖子在看到金钟仁他姐的时候是拒绝和她搭话的。

直到有天金珉锡去金钟仁家取东西时,金钟仁正勾着背从家里溜达出来,看到金珉锡眼睛一亮,上前勾了金珉锡就亲亲热热的喊哥,金珉锡什么时候见金钟仁那么腻乎了当即就傻眼,而那家伙已经三下五除二穿了鞋子就冲屋里喊“我和珉锡哥一起去昂”,然后二话没说便拽着金珉锡走了。

出了单元门金珉锡才迟疑地说,“什么事儿啊?”

“刚我姐给我打电话要我去给她打照应,”金钟仁打了个呵欠踢了踢小石子,“我妈在念叨,我说想跳舞,”他嘟嘟哝哝的仿佛睡不醒一般,刚才的精神劲儿完全丢去了天外,他很快就松了勾着金珉锡的手,“姐已经学乐器去了,所以让我考虑一下。”

“喔,”金珉锡应了一声,“你肯定都想好了吧。”

那边比自己小的弟弟嘿嘿笑了笑,“那当然。”

 

他俩踢踢踏踏地去了他姐驻唱的酒吧,他姐正豪气冲天地耍酒疯,手里握着一瓶啤酒就说,行你们谁掰手腕掰赢了我就给谁当女朋友,周围男男女女一阵起哄,金钟仁和金珉锡面面相觑,伸手七手八脚就要把他姐从台上拽下来。他姐一甩手挣脱了两个弟弟,面上分明是泫然欲泣的失恋模样,眼底一阵清明。金珉锡看着他姐半晌,伸手就把金钟仁拉到了身后,然后说,好,那我也参加。

然后金珉锡连赢了三十二个人夺得桂冠,看得人目瞪口呆。

金钟仁觉得整个人都刷新了世界观,他知道住隔壁的胖哥哥力气大,却没想到一个高一生将大学生们一网打尽。

晚上三个人往回走,金钟仁终于忍不住说,“你们真打算交往啊?”

他姐捅了捅金珉锡,金珉锡憋红了小胖脸,期期艾艾的说,“不、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姐弟俩面面相觑,一边一个夹着小胖子便是威逼利诱,他姐挺不服气有人能比自己好看,而金钟仁就只是一个单纯大写的好奇,被闹久了金珉锡也憋不住,吭哧瘪肚地挤出是别的班,长得特别好看,说话也溜,我挺羡慕的,然后就喜欢上了呗。

那边金钟仁一脸“青春真好”,他姐却拐了金珉锡到一边,问,“男的女的?”

“……男的。”在这个姐姐面前金珉锡倒也是老老实实。

 

“那正好,”他姐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女的,你喜欢男的,咱俩互相挡挡桃花呗——哦我是说,主要是你给我挡挡桃花。”

 

/

 

金珉锡有个女友,还是隔壁音大的漂亮姐姐,这个消息偶然被同班的边伯贤知道,是大概高一上学期临近尾声的时候。

边伯贤在出校门的时候偶然见到了金钟仁他姐——他姐那时候头发拉直染回了黑色,端的是一副《First Class2》里川岛奈美绘的冰山美人恶女样,她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穿着紧身皮裤高跟靴皮夹克以及内面亮闪闪的吊带衫,在纯洁的高一学生边伯贤眼底是个十足十的文化冲击。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班里除了成绩很高调外一切都很低调的小胖子往门口挪,站在了那个姐姐面前。

那姐姐笑眯眯的捏了捏小胖子的脸,又揽住了小胖子的肩膀,扭着屁股一晃一晃的拉着金珉锡走人,边伯贤拽着书包带子仿佛撞破了一出奸情一般目瞪口呆,一个人站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的校门口吹冷风。

 

第二天边伯贤忍了一上午,没忍住,一下课就窜到了金珉锡旁边,戳了戳金珉锡的胳膊。

“我都看到了嘿。”他眨了眨眼。

金珉锡看着这个并不太熟的同学,歪了歪头“啊?”了一声。

“昨天你是不是跟一个漂亮的大姐姐走了?”

金珉锡一怔,想到昨天金钟仁他姐拉着他说要去挡桃花,自己书包也没放呢就被拉走了,随后他犹豫了好半晌,在脑子里千回百转了鹿晗好看的脸与和姐姐的约定,这才开口,小心翼翼地看着边伯贤,说,“……哦,我女朋友,别说出去啊?”

 ——“别说出去啊”这四个字在刚从初中挣扎而出的边伯贤心中,与“我和你交换秘密从此以后我俩就是好友”是画上等号的。

于是这个在第一学期就惹得老师喜爱,在竞选下夺得文娱委员称号,第一学期便带领着班级在文化艺术节杀出一方天地的家伙,额头一拍便开开心心的说,“好的嘞!”应得那是一个清脆响亮,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盘。

 

然而交上朋友并不代表都是好事——当然这也不是说金珉锡惨到没有朋友。他与班上的班长金俊勉关系尚还不错,偶尔能交流一下学术上的问题,虽然这也止于这上面,金俊勉明显和三班的崔珉豪关系要好。

所谓的不是一件好事那就是——本来低调的金珉锡一站在边伯贤身边,便显得不太低调了。他从“那个成绩特别好的金珉锡”变成了“在边伯贤身边的小胖子跟班”,哪怕边伯贤没将他当跟班,金珉锡更没想过跟着边伯贤转悠。只是好巧不巧的因为金珉锡平素不太搭理边伯贤,边伯贤对着个“朋友”的聊骚劲儿上来了就想把金珉锡逗破功。

幸而上学期很快就结束,边伯贤没来得及将金珉锡抿着唇在角落不说话的做派推翻,寒假作业便争先恐后地将他赶离了学校。

 

/

 

放寒假的时候金珉锡久违的与金钟仁见了次面——虽然两家就在隔壁,但正处于中考水深火热阶段的金钟仁已经老久没和金珉锡说话了,次数甚至比不上那个堪称交际花的姐姐。原因是他妈终于松口让他去学舞——前提是能考上金珉锡在的高中。

开什么玩笑,金珉锡上的是什么学校,人是全国省级重点高中,年年高考不出俩状元势不甘休的那种。当金钟仁问了问金珉锡当时的分数时,他双眼一翻便开始盘算起干脆打破他的小猪储蓄罐远走天涯高唱平凡之路当个流浪舞者——当然最后他没能流浪成,更没能跨过山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分数,背起书包乖乖的上起了补习班。

扯远了。

话说到金珉锡和金钟仁的再次会面,是在他姐新就职的LiveHouse兼酒吧里。

金钟仁穿过人群一屁股坐到西里呼噜吃着果盘开心的金珉锡旁边时,他姐正在台上嘶吼,一会儿是花房姑娘一会儿是What Makes You Beautiful,愣是把人家的俏皮可爱唱的撕心裂肺好像连着被甩了七七四十九次一样。

“这次什么情况?”金钟仁问。

金珉锡吞了个西瓜片儿,“说被老板烦的没边找我过来,你呢?”

“放风,顺便出来接我姐——这女人还跟我妈扯谎新打工是给人贴小广告呢,哪来的小广告大半夜贴的。”金钟仁扯了个要笑不笑的表情,满脸都是被数理化操过后的虚无。

金珉锡笑了起来,那边金钟仁他姐已经唱完歌,跳下台就往这边过来。她身后还跟着据说是场子老板的家伙,他们径直来到了台子前,他姐抬手就指着金珉锡,“喏,我男朋友。”

老板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金珉锡,而后大声笑了两声:“小金?就这毛都没长齐吧我靠,你老牛吃嫩草?”

“呸,我就喜欢这样儿的,你管得着!”

金钟仁抬抬眼皮看了看老板,又看了看兀自低头吃完了哈密瓜在擦手的金珉锡,那小胖子哥哥端的是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四平八稳做派,眼尾上翘的单眼皮不带笑意懒懒一抬,看起来便是你瞅啥没瞅过人啊是咋地的气势汹汹,愣是给老板看呆了几分。

“抽烟吗?”老板愣了半晌,问。

金钟仁张了张口想阻止。

然后他就看到他那个优等生小胖子哥哥眯了眼笑道,谢了。

 

回家的时候金钟仁的问题就没停过,例如金珉锡什么时候开始抽烟喝酒,酒量怎么那么他妈的好把一群人都喝倒了,你他么是高中生吗?是吗??一连串的问号直接砸向金珉锡,小胖子在走了二里地后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这才把金钟仁的问题给止住。

他姐抓了抓脑袋笑嘻嘻地说,怪我怪我,在上一份工找珉锡来的时候人起哄说我的男友不能不会喝酒抽烟,哪来的未成年小处男赶出去。

然后呢?金钟仁问。

——然后他就学会了,因为我说当然不可能不会,谁说未成年了,珉锡,喝给他们看!

——……艹,你把我珉锡哥带堕落了!金钟仁嚷嚷。

 

金珉锡这么一吐头脑倒还是清醒,金钟仁皱着眉头去扶他,那人挣扎着想推开说“味儿大你远点”。

金钟仁当即不乐意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话,你就跟我姐瞎混啊?她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你脾气那么好呢?”他姐在旁边瞪着眼不说话,估摸着也是意识到了她这假男友再怎么豪气冲天也只是个暗搓搓暗恋小男生的高一小孩儿,便是摸了摸鼻子不说话。

金珉锡笑起来,“没人脾气好,被激将法套了个正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那鹿晗呢?”金钟仁直勾勾地问,“你就不怕他撞见啊?你不还喜欢他吗?”那么一学期他也是把金珉锡喜欢的人的名字摸得一清二楚,鹿晗鹿晗的直来直去。

金珉锡被冷风吹得清醒,他终于挣扎出了金钟仁的手自己掌握了身体主控权。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他噗嗤一声笑出来,伸手揉了隔壁家弟弟乖乖垂着的栗色头发,说。

 

我没想过要去靠近他。

 

/

 

金珉锡所在的四班教室与鹿晗的一班教室分别在走廊的那头与这头,中间隔了俩教室,金珉锡坐在靠走廊边窗户往前数起第四个位置,而鹿晗是第六个;无论是要去厕所或者回家都要路过对方教室——再加上对方班级与自己班级共用语数外三科老师,以及军训时期两个班曾一起训练过,两个班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亲近了起来。

况且“那个一班的鹿晗”在自己班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一号人物。

长得好看,运动万能,脾气好又善于交谈,自己班不知有多少小女生倾心于他。就是包括边伯贤提到他也都是提些正面积极的料,例如第一年运动会上鹿晗报了几个项目,给高一组一举加了许多分,真不愧是一只撒丫子狂奔的鹿。

——这人俨然就是一号传奇人物。

 

当然金珉锡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名字也通过老师之口在一班神乎其神便是了。

 

金珉锡有时候觉得自己和那些女孩子一起喜欢同一个人物,是挺要不得的事情。虽然班上的女孩子们在操场边叽叽喳喳着鹿晗又进球哎呀鹿晗好帅呀!——的时候,金珉锡会握着他的水笔坐在座位上,看着一道道公式题在心里狂点头,对对对是是是你们说的对极了,然而面上看过去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四平八稳的学霸模样,仿佛根本对小女生的崇拜不屑一顾一般。

人说白羊座的人生是由“我爽”和“我不爽”各百分之五十组成,然而在喜欢上鹿晗之后金珉锡那“我爽”的成分似乎要将“我不爽”给挤出了圆饼百分表外。

让金珉锡的单恋没有因为时间而湮灭的原因,大抵是因为偶尔有的青春爱情校园轻小说桥段,例如那人风风火火的从走廊那头窜过来,有时候是不经意间就与自己对上了眼,有时候是自己做题时那人好奇的探头过来看;往往此时金珉锡便觉得自己心跳直奔八十迈,一刹那间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出来,就这么傻愣的直勾勾的瞅着人家,直把鹿晗瞅心虚了拔腿就跑。

金珉锡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即使和那人只是对视。

当然这种心情说出来大抵是会被金钟仁他姐报以一声冷笑,以及言简意赅的“就那出息”。

 

这小心情在寒假的时候他与金钟仁说了,那边那率直的隔壁家小弟当即露出了一副诧异的表情,而金钟仁他姐对此竟然意外的不置可否。

当然比起自家好说话会照顾人半天不爱吭声的胖哥哥的暗恋情感,金钟仁同学更在意金珉锡身上散不去的烟味和酒味,所以金珉锡还没来得及借着酒劲抒发一下憋在心里整整一个学期的、对鹿晗这个小太阳的趋光心态,金钟仁便没诧异几分钟,很迅速地伸手拦了辆的士把人塞进去,然后跟他姐一起挤到了后座上。

的士里金珉锡低着头去抠坐垫,金钟仁看着那个人的模样,拍了拍金珉锡的肩膀说,明天我去世勋的舞蹈教室见习,你要不要一起来瞅瞅?后天你去踢球我俩给你助威去。

“……你不答应你妈考上学校再去吗?”

“哎呀,没上,我就是去瞅瞅。”

金珉锡犹豫了半晌,“我寒假作业还没写完……”

金钟仁对这个哥实在无话可说:“……同学,放寒假才一周好吗!”

 

然而第二天金珉锡终究还是没踏进金钟仁的舞蹈教室——因为他从外头看到了里面的张艺兴。

“……你没告诉我张艺兴也在这啊?”他拽着金钟仁在角落嘀嘀咕咕,金钟仁倒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Lay哥?他怎么了吗?”

“他是鹿晗的亲友。”

金钟仁“哦”了一声,“你又不是暗恋他,走走进去。”

却没想到金钟仁一个天天跳舞的硬是拖不动卯足了劲儿不愿走的金珉锡,那边好一阵推推搡搡的拉锯战,最后金钟仁失去了耐心,他突然放了手决定还是自己去跳舞不去管这个突然犟起来了的邻居哥哥,那边金珉锡手正往回拽,这么一被松手便失去平衡向后倒去——踩了个空。

墙壁上贴着的“楼梯打闹危险”仿佛龇牙咧嘴地冲着金钟仁和金珉锡笑。

 

金珉锡滚下去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多痛,然而关节清脆的喀拉声响,让他的第一反应比疼痛还要强烈。

——OMG,明天的球赛。

 

/

 

脚踝脱臼并不是什么很可怕的病,拍了片正了骨后便被撵回家休息,叮嘱好几天都得在家里修养。金珉锡只好回家后挖出寒假作业来做,给校外足球队的队长挂了电话,那边说会找好替补让自己好好休息,明天会给自己直播。

金珉锡这才安了心去徜徉学海。

第二天金珉锡躺在床上开了音响,手机里队长正给自己讲这次对手的情况,讲到一半那边顿了一下,“珉锡,我还没跟你说这次请来的外援吧!”

“嗯,哥你说。”

“就是你们学校的——你们学校的那什么——”

此时音响里的歌儿正放到《阴天》,男歌手的嗓音沧桑低沉。

“对,鹿晗!你们学校的!踢球厉害的不得了!”

 

——总之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

 

喔,还真伤感。金珉锡捏着电话干巴巴的想。

 

-TBC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