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彼得潘(5-2)

彼得潘(5-2)

/

下车前鹿晗伸手给金珉锡包了紧紧的,一来防止他被人发现,而来又怕金珉锡冷到了。而金珉锡就这么半眯着眸子任着鹿晗在他上衣内袋里塞了俩暖宝宝,又拆了俩塞金珉锡兜里,这才开车门招呼着金珉锡下车。
「鹿哥,我先和暻秀去停车,等会儿电话联——」那边边伯贤的话被金珉锡顺手带上的门掐断在了车厢里,鹿晗看了迅速摇下车窗的边伯贤一眼,毫不怜惜地转身带着金珉锡走了,留给了边伯贤一个冷酷的背影。
「丢下边伯贤一个没问题吗?」金珉锡问道。
「没事儿,别看他傻,其实机灵着呢,」鹿晗摆摆手,「用中国话怎么说来着,」他侧头想了想,“大智若愚。”
金珉锡眨了眨眼睛:“大季肉愚。”

“……大智若愚。”

“大季肉愚。”

鹿晗定定的看了他三秒,违心夸道:「诶!说的真好!」

 

南锣鼓巷的人并不多,但鹿晗还是轻轻拉住了金珉锡羽绒服后的帽子以防走散——金珉锡也由得他去,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拉帽子总比搂胳膊牵手的好呗。

和自家爱豆逛街诶,世界上又几个迷弟有这好运气——鹿晗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出发前朴灿烈电话那头揶揄的声音,他当时还得意了好几番,回了一句“那是那是”。

两人年纪相仿,在车上一来一回也渐渐少了尴尬,金珉锡倒也轻松了几分,鹿晗也跟着话多了起来,哪怕到忘记单词的地方还得与金珉锡比手画脚一番。

然而,再怎么炙热的感情,似乎也无法让他这个为了风度不要温度的翩翩少年郎抵御寒风的侵袭。鹿晗拽着金珉锡手不知怎么就钻到了羽绒服帽子底下,那块儿的温暖试过的人都知道,在京城寒风下的京城鹿少也就下意识地呆着不走了,金珉锡也没得个什么反应,睁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可劲儿瞅着这条老北京巷弄呢。

南锣鼓巷的小吃多也是闻名,但毕竟是晚上,几个景点都关了;好在金珉锡也没表现得很遗憾,他们在几个胡同里溜达来去,很快也就被小吃吸引走了注意力——当地特色不多,但有意思的店也不少,估摸着卖韩国也有差不多的店面吧,他大多还是把注意力丢到了小吃上——有双皮奶有炒板栗,然而北京当地特色却没几个;倒是边上躲城管的吹糖人儿贩子被他俩逮到,金珉锡张着嘴看着那老爷子吹了只猫又吹了只鹿,然后开开心心的付了钱和鹿晗人手一个——鹿晗说还有画糖人的不知能不能看到,于是俩小伙儿又开始南锣鼓巷的地毯式搜索。

 

等回过神来他们总觉得忘了什么。

哦对,他们的实习编辑与经纪人。

鹿晗和金珉锡正站在巷口,金珉锡两手拿着他宝贝的不行的吹糖人看着鹿晗给他剥红薯,突然就想起了这趟儿,「暻秀他们呢?」

鹿晗被红薯烫的跳脚呢,金珉锡那么一句才让他反应过来他们是四个人出行——诶我靠,经纪人和小编辑给丢了!于是鹿编辑忙不迭地从口袋里摸出从刚才起就一直没动静的手机,翻开一看,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短信更甭说微信Line了。

金珉锡把两个糖人都夹到一只手上,也艰难的从羽绒服口袋里摸出他的手机出来,上面安安静静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对劲儿。

太——不对劲儿了。

 

突然鹿晗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边伯贤那张小狗脸在屏幕上疯狂跳动。

鹿晗赶忙接起来,那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但盖过音乐声的是边伯贤扯着嗓子的大喊,声音大得让鹿晗拉开了手机,就连金珉锡都听得一清二楚。

“鹿哥——鹿哥——杀人了——!!!”

“我靠边伯贤你中邪啦?!”

“快过来要杀人了!”那人没来得及解释多少,噼里啪啦报了一串地址,接着在切断电话前鹿晗听到边伯贤一句机关枪似的,“暻秀人要死了下手轻点哎哟卧槽别你看清楚是我疼死我了卧槽!”

 

/

 

他们四个人是在酒吧老板的点头哈腰中走出来的。

刚正不阿经纪人十分沉默地站在金珉锡旁边,而金珉锡一脸无语的看着满身伤痕的边伯贤龇牙咧嘴连痛带笑地扒在都暻秀身上,而金珉锡显然看到了年纪相仿的经纪人手攒成了拳头,最后又强自冷静咽下一口气。

鹿晗是最晚出来的那个。

“诶,小鹿哥,嗨!没事没事!下次常来玩啊!”酒吧老板用力挥了挥手,鹿晗礼貌得当的点头,转头一个如沐春风的微笑怵得东倒西歪的边伯贤立正放开都暻秀站好,而边伯贤十分有眼力见的说道:“报告鹿编辑!我身上的伤都是来自都经纪人哦我是说一点都不疼!”

鹿晗勾了勾手指。

边伯贤耷拉着脑袋过去了。

“老实交代,什么事儿?不说我就跟朴灿烈告状去了。”

一听鹿晗要跟朴灿烈告状这就不乐意了,惊觉饭碗危机的他张口就说:“诶——就是——”

 

这件事情说实话起因莫名,边伯贤带着都暻秀找停车位找了能有半个小时,最后在老远的一个地方停了车,两个人赶着急往南锣鼓巷走,走到一半边伯贤突然想到他兴兴哥在出发前跟自己说的话。

——“你鹿哥特别喜欢金珉锡,本命那种。”

……噢!

边伯贤来了个急刹车。然后他拽着都暻秀说,我刚给鹿哥发了个短信,他让我们在某某酒吧等他们马上过来。都暻秀也没留个心眼,哦了一声就跟着边伯贤走了。

 

之后的事情鹿晗想笑又笑不出来。

南锣鼓巷里酒吧不少,成分杂乱,边伯贤光想着进了个之前有人带来的酒吧,却没想到身边跟着个人形自走被动挑衅技——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生来眼神凶恶,却拥有一颗柔软的心。

金珉锡生活圈的就有这么一号人,自己的经纪人,都暻秀。

于是当有醉醺醺的人瞪着眼对都暻秀说“你瞅啥瞅”的时候,边伯贤都还没反应过来,醉鬼老大哥身边的酒伴打着酒嗝就接茬:“大、大哥!嗝!他说、说瞅你咋地!”

老大哥这就坐不住了,拍案而起大声说:“你再瞅一遍试试?!”

都暻秀根本听不懂,无比无辜的看着老大哥。

边伯贤心里咯噔一声,哎哟我去,完蛋了。

 

“……得,你别说了。”鹿晗不忍心听下去,挥手打断了边伯贤声情并茂的描述,他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都暻秀正低头与金珉锡说话,金演员抬手在经纪人的肩膀上拍了拍,转头对上了鹿晗的目光。

金珉锡想起方才鹿晗拉着自己足下生风冲到酒吧,精准地就找到了拦架的边伯贤和都暻秀,一句他听不懂的中文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震了全场,鹿晗拧着眉大声又说了些什么,上前就把边伯贤和都暻秀拦到了身后,明明个子没对方高气势却足得很,直到老板来了才收场。

金珉锡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与之前一直细心礼貌对他的鹿晗形象相差甚远,拽了拽鹿晗的衣服,鹿晗转过头来,金珉锡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抿了抿唇,向后退了一步便将其他事情交给了老板。

 

回去的路上金珉锡在后座问了鹿晗,「你刚才说了什么?他们一下都不说话了。」

「呃,没什么,」鹿晗挠了挠脑袋,赶紧转移话题,「没被认出来吧?」

「没有,酒吧太暗了我还撞了桌角。」

「没事吧?我瞅瞅。」鹿晗说着就挪过去了,绝口不提刚才丢脸的事儿。

 

鹿晗一进去第一句话是,“谁敢在皇城根儿底下横呢?!”

——第二句话是,“小爷我本地人!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儿混不下去!”

边伯贤在这剑拔弩张之际非常没心没肺地笑出声来。老大哥一愣用一种你有病吧的眼神看着鹿晗。

 

太丢脸了,要不是张艺兴最近迷上什么叶良辰什么天天跟自己念叨,自己也不会脑子一抽说出这句话来。

鹿晗无语凝噎,边伯贤从后视镜看到他鹿哥红透的耳根,觉得自己要给嘴巴上条拉链,不然没准会被鹿晗灭口。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22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