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你眼睛可真好看。

这里,要连着评论一起看哈哈哈。

其实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毕竟我是一个肤浅的人。


/


也是想当然,刚上过人一次不可能回过头再被上一次,金珉锡是个十分聪明的韩国人,所以他选择了结结实实地挨了鹿晗一拳,并目送鹿晗劈着腿一晃一晃跟个企鹅似的离开两人莫名开的房——鹿晗揍了他一拳后扔了学生证就开始穿衣服,走的时候头也不回。

他们两个都决定对这段好像很愉悦但事后并不愉悦的一夜情保持缄默。

——但是,老祖宗有一句话,叫做缘分来了怎么也都挡不住。

当鹿晗发现自己和金珉锡上课见下课见食堂见图书馆见,抬头不见低头见,就差没在宿舍碰头床上say hello时,鹿晗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转专业到法学部。

而往往是自己一个人行动晃悠,金珉锡那张脸就又那么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与自己撞了个正着。

也不是说金珉锡是个STK。当鹿晗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时,他恨不得高举双手大喊冤枉,然而生性内敛的他往往却只是避了目光,压低帽檐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他哪里知道学校那么大一块儿地,他俩偏偏就像什劳子千里姻缘一线牵一般,却更没想到自己的动作就仿佛坐定了是自己跟着鹿晗到处跑这个事实一样。


“鹿良辰,你不该负他所望。”

“老吴你吃饱了撑着吧?我靠要不是因为你——”

鹿晗翻了个白眼。

而躺在床上翘着脚的吴亦凡并没有理会瘫在床上脸上还盖着一本毛概企图读书健全身心的鹿晗,他整个人仿若无骨地赖在寝室中央的懒骨头沙发上,目光没有离开手中的智能机。

“指不定人喜欢你呢。”

“……”鹿晗沉默了一会儿,将毛概从脸上移下来,好看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你开什么玩笑?”

“那艺兴你说,”吴亦凡手指迅速地划着微博,他将话锋直接转向了在一旁没有作声认真打游戏的张艺兴身上,张艺兴耷拉个眼皮懒洋洋的回了一句“嗯?”,吴亦凡便接着说,“你说你跟一个人搞了一夜情,对象长得还挺好看的,为了补偿你让他揍了一拳——但是对方是真的好看的不得了,也许技巧也很好——我靠,鹿晗你踢我干什么!——你会不会对他念念不忘。”

张艺兴迅速把头从屏幕上抬起来,目瞪口呆地看了看吴亦凡又看了看鹿晗,半晌才用湖南腔拔高了声音:“鹿哥你跟人一夜情了?”

全寝室只有你不知道了。

鹿晗与吴亦凡心想。

于是他们两个决定默契地搞小团体把张艺兴排挤一下,吴亦凡翻了个身背对张艺兴,不顾那个人张着嘴呆滞而又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目光,自顾自地又要开始对话起来。

“那你去问问吴世勋呗,那不是吴世勋的朋友。”吴亦凡这么说道。

谁料到听到吴世勋这三个字儿,张艺兴的脑回路又接上了,“世勋?跟世勋有什么关系?”

鹿晗与吴亦凡交换了一下眼神。

然后他俩纷纷从沙发上床上爬起来,鹿晗也不看毛概了吴亦凡也不刷微博了,他俩一把把张艺兴从电脑前抓过来压到沙发上,说快打电话给你那韩国小男友,快点的!

“哎哟喂——”张艺兴哼哼唧唧半天被两个室友强行镇压,他只好掏出手机来拨通了电话,那边倒也是接的麻溜,奶声奶气的“兴兴哥”就这么蹦出来,吴亦凡和鹿晗立即不给面子的爆发出了笑声——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那转身挥手一举一动都刻上“优雅”二字的学弟给人撒娇,然后那头立即不说话了,半晌换上了冷高疏远的声音:“什么事儿?”

小孩害羞了。

张艺兴无语看天看地,又慢条斯理地开口:“诶,跟你问下金珉锡的事情。”

“珉锡哥?”

“诶就金珉锡不是和鹿哥睡了他们最近又老碰见——”

张艺兴话还没说完呢,电话那头就传来吃惊的声音:“啊?你说什么?哥和鹿哥睡了?”话音刚落,电话那边那头传来此起彼伏的“啊?吴世勋你开玩笑吧?”,看来吃惊不知道这事儿的并不止张艺兴一个人,张艺兴感到十分欣慰。

而鹿晗一摸额头叹了口气,得了,他本来想着不给其他外人知道的主意也泡汤了。


/


于是吴世勋又张罗了个聚会。

熟人见面分外尴尬,金珉锡与鹿晗打了个照面,一个坐桌子东头一个坐西头,中间隔着好几个人。在场知道这事儿的也就吴亦凡张艺兴和吴世勋,看来上次被吴世勋好一通搪塞,可还是有人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他们的计划便是没计划,总之把金珉锡邀出来了,一切让鹿晗随机应变。鹿晗听到这事后是打死都不想去聚会,最终吴亦凡说了句“你不去你就是个怂蛋”,然后鹿晗便蹭地站了起来,说我堂堂京城男儿怎么会怂——Opps!结局就是坐在聚会上扭头看那边金珉锡一人埋头吃东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烤鸡翅,再讪讪地回头投入酒局之中。

“到时候你直接给金珉锡问个清清楚楚。”吴亦凡这么说。

“你滚。”什么随机应变,那家伙根本不给我变的机会,鹿晗翻了个白眼。


然而,对没有然而这篇文就写不下去了。

老天给你关了门的同时就给你开了一扇窗——呃不,这回老天是第二次给鹿晗捅了个惊世大天窗了。

当鹿晗在北京十一月的冷风里捞回意识时,抬眼就看到金珉锡拿着热咖啡坐在自己身边,双眼无神看着天空的沉默模样——然后金珉锡似乎感觉到鹿晗清醒过来,转头就把手里另一罐咖啡塞到了鹿晗颈窝里。

“你酒醒了?”

“——诶我去,好冰!”

鹿晗哆哆嗦嗦地把咖啡从衣服里掏出来,这回倒是真醒了大半了,他吭哧半天把屁股挪得有金珉锡八丈远,甩了甩沉重的脑袋,略是警惕的看着金珉锡——诶这家伙不会要跟自己来个二夜情吧?鹿晗猛地想起了自己现在似乎要临机应变一下,于是他强装镇定地企图打开罐装咖啡喝一口用冷酷总裁眼神面对金珉锡,却没想到此时酒精发挥效用,他硬是扣不住易拉罐的拉环。

金珉锡伸手过来默默给他开了咖啡,又默默地坐了回去。

“……呃,谢谢。”

“没事。”

鹿晗觉得自己要尴尬疯了,只好低头喝起了咖啡。

于是一时间两人无言。


鹿晗的酒劲儿并没有因为一罐咖啡喝下去而减去大半,相反美味的咖啡令他神经放松了起来,他看到金珉锡冷得直打哆嗦,便站起来说,“回宿舍吧天冷,今儿谢谢你,虽然不知道你为啥老跟着我。”

“啊?”金珉锡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想了半天才明白鹿晗指的什么——“我没有老跟着你,”金珉锡皱了皱眉头,也不只是冷的还是困扰的,“我还奇怪为什么老碰着你呢?”

鹿晗揉了揉头发又重新坐下来,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喝多了脑袋晕,消化了一下金珉锡的话,这一瞬间酒精将脑袋里的理智搅得一团乱,他一脸懵逼地说,呃你不是喜欢我啊?

金珉锡沉默了一下,“你是吴亦凡吗?”

“你连老吴自恋都知道啊!”

那边的法学系留学生抬头无语看着北京上空的雾霾半晌,再低下头说,“回宿舍吧。”

鹿晗抬头看着他,金珉锡伸出手来就要扶,鹿晗也很干脆地将不听自己使唤的身体压在金珉锡身上,让韩国学生好一通踉跄。好不容易站稳了,金珉锡回过头来瞅鹿晗,正对上鹿晗明明有几分酒意却格外清亮的眸子。

半晌他听到鹿晗说,“诶别说,你眼睛可真好看。”

“你那天晚上也是这样说的。”

“啊?”

“我说,”金珉锡的目光毫不退让,“你那天晚上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


大学生很容易被酒精捣乱神志,饶是连金珉锡这种十分能喝的人都有些折服在酒精上。那天是吴世勋办的聚会,来了他的朋友和他男朋友的朋友,有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小哥叫鹿晗——后来怎么着,大家都喝懵逼了,金珉锡和几个没醉或者微醺的挨个送人回去,送不回去的就开房塞进去。

最后怎么着,鹿晗是金珉锡开房塞的那个,金珉锡要走的时候被鹿晗一把逮住了要走人的金珉锡,他身高比金珉锡略高一些,居高临下的看着诧异的金珉锡,说,你眼睛可真好看。

大概是气氛太好或者是金珉锡也喝了酒,加之鹿晗又的确长得特别好看——于是守规矩的金珉锡平生便那么不受控制地不守规矩了一次,他说:“然后呢。”


然后发生的一切鹿晗全都串通起来了。

这是吴世勋策划的临机应变会的第二天清晨,还是在学校附近的宾馆里,鹿晗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身侧缩成一团还在睡觉,仿佛累极了的金珉锡——对方背对着自己,节节脊背特别明显。

似乎是因为鹿晗的动作,那人醒了过来坐起了身子,沙哑的声音满满都是疲惫。

“上课啊?”

“没,今天周六。”鹿晗干巴巴地说,昨天的事情他记得一清二楚,是,连他们摸到一半在房子里翻箱倒柜找套的细节都一清二楚,自己怎么就将临机应变会又变成了这呢?

金珉锡“哦”了一声又倒回去企图继续睡觉,鹿晗看着这人没心眼的样子,伸手就去推他——金珉锡烦得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半眯着眼瞅鹿晗,“这次都让你在上面了你该满意了吧,别闹,困。”说罢又闭上眼。

昨天的种种香艳场面伴随着第一次缠绕在一起,蜂拥而至塞进鹿晗的脑袋里,他涨红了脸又都是这人昨晚压抑的低吟,抬眼之间眸子波光流转,情欲染得他面颊通红,声音破碎交织不出完全的话语。

鹿晗半晌,爬起来又去晃金珉锡。

“诶我说。”

“——”金珉锡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眸子,看着鹿晗。

“我觉得吧,那个啥,我们交往吧。”


金珉锡怔了怔,闭上了眸子翻过身去,半晌嘟嘟哝哝的说,“我不是小姑娘,不要你负责。”

鹿晗没做声。

“况且,”金珉锡的声音已经低了下去,困意重重,“我不懂你要和我交往的理由。”


鹿晗抓了抓头发,金珉锡便放任对法想破脑袋,直奔周公而去,却在中途又被鹿晗打扰拉了起来——金珉锡大概已经有点气恼了,皱着眉头看鹿晗一脸认真地歪头思索。

“也许是,呃,你给我的咖啡很合我?”鹿晗说这句有些底气不足,“还有——”

他一脸认真,赤裸着身子看金珉锡的样子有些滑稽可笑。

“我觉得吧,你眼睛可真好看。”


(完)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