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包鹿 - 无题。

包鹿。是的就是包鹿。
写着玩的,不会继续更(大概)

/

鹿晗童贞毕业了。
对方不是柔软可人的软妹,也不是大胸蜂腰的御姐,当清晨第一道阳光从窗户慢步踱来,唤醒了腰酸背疼裹在被窝里的鹿晗,青年睁眼就是看到弯腰捞起牛仔裤穿上的人,从镜子里的反射能见到那人好看到令人羡艳的身材。

——噢,是个男的。

他再三确认后觉得有些崩溃。
鹿晗疯狂在脑海里思索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事实却是除了一些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相互纠缠的画面,前因只能追溯到他被吴亦凡连赢自己几场划拳,然后猛喝了好几瓶兑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酒的奇妙饮品上。
或许是鹿晗纠结的表情过于显眼,那边的人回过头来,说了一句口音奇怪的,“醒了?”
还是个外国人。鹿晗有些晕眩,随即他冷静下来,对方的面孔非常眼熟,好像是昨天聚会上吴世勋的老乡之一。他无暇去寻思对方的名字,张了张口,半晌憋出一个问句:“做了?”
“做了。”那个人很是实诚。
“……那,谁上谁下?”
那人显然有点无法理解鹿晗的问题,也是思索半天,才略些迟疑地回答:“你,下。”
“……”鹿晗再次觉得有些崩溃,他深吸几口气才强迫自己不去用悲伤的目光面对自己第一次竟然是与一个不认识的人搞了一把基(而且他还在下面)这个事实,他抹了一把脸,冷静地开口:“同学,你哪个系的叫什么,我知道你是世勋朋友。”
对方显然也没打了一炮就跑的打算,那人转身乖乖掏出自己的学生证递上来,与鹿晗绛红色封面不同,藏青色的学生证直接证明了对方被本校国际交流处管辖的身份。
一翻开,韩国人,证件照还挺好看,中文写着法学院,名字韩国字看不懂。
“金珉锡。”那人还贴心的给自己了一个官方翻译。


(完)

评论 ( 14 )
热度 ( 21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