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彼得潘(4-2)

边伯贤发现鹿晗某天突然开始积极的往隔壁办公室和自家老大办公室跑,便是十分百思不得其解。而作为鹿晗好友的张艺兴与吴世勋,眼睁睁看着鹿晗为了争取这个报道差点没直接物种变异成熊猫。
是以鹿晗超额完成工作让自家老大终于肯松口,又提了一份对这份舞台剧的分析以及相关人员的详细资料给隔壁办公室老大——详细得包括相关演艺人员包括导演等大大小小的采访话题倾向与禁忌——才终于得到了彼得潘的报道委任。
他提交这份资料的那天早上差点没困得一头栽进咖啡杯里;边伯贤明白这就是鹿晗跑得勤的原因后,翻着资料啧啧称奇,直说哥不去当娱乐周刊记者真是屈了这块料。
边伯贤终于从体育部入驻舞台部实习,鹿晗一个拍手心想这只小京巴要去烦别人了,真是开了个心——的时候,彼得潘跟进报道的小会议上就看到边伯贤咧着个四方嘴冲着自己嘿嘿直笑,旁边坐着朴灿烈。
鹿晗瞪着眼看着小京巴,又看看朴灿烈,心里我他妈你他妈这他妈了半天,瞅着任尔掀翻天地我自陪你一块儿疯魔的两个人,心中咯噔一声,想我怎么他妈忘了朴灿烈也是个别人人来疯他便拍手叫好的人,边伯贤定是对他一见如故再见倾心。
舞台杂的主编派了心思细腻的朴灿烈跟着鹿晗,即使鹿晗经验丰富,却毕竟跨部门,有个业务熟练的人也好照应。而朴灿烈寻思让实习生跟着涨经验,边伯贤便啪嗒啪嗒跟着跑来了,还满是打包票自己中韩双语精通翻译不够自己能顶上,朴灿烈想你何止精通,简直能精分一下唱中韩友好相声,自己捧自己的哏。
于是人员就那么定了下来。
演艺人员多,又有个经验丰富的朴灿烈,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是以不久后他们就接到金珉锡低调来华的消息,全程未对外公布行程,而那边希望杂志社出人去带,说白了就是给个免费地陪的意思。
朴灿烈接机那天有另外一个采访,鹿晗便自告奋勇地拽着边伯贤揽下这份任务,说自己一个老北京加上边伯贤这个好翻译,保准满意。

——于是金珉锡来的前一天张艺兴家差点没给衣服淹没。
张艺兴那天跟美编讲这期排版讲得比较晚就让吴世勋先回去,刚送到门口鹿晗就中途杀出来拽着非著名民间模特吴要走,气势汹汹如临大敌的模样带着吴世勋都紧张了起来。
鹿晗张口就来一句,世勋你帮我配衣服吧。
张艺兴慢着半拍呢,听了这句话却比谁都要反应迅速:“诶鹿晗你明儿和小姑娘约会啊?”
鹿晗头也没抬回道:“小伙子。”
雾艹,鹿晗怎么也弯了。张艺兴瞪大了眼睛十分无措地望着吴世勋,吴世勋扯了扯嘴角干笑两声,鹿晗哥您这全副武装追星呢?——吴世勋没得到回答,因为鹿晗一阵催促,而后张艺兴目送着鹿晗如同一只蹦蹦跳跳的小鹿拽着吴世勋远去的背影,心里仍在琢磨着这鹿晗怎么就能给弯了呢?他明显没听到吴世勋的话。

当天晚上张艺兴整个人都傻了,当然摊在沙发上的吴世勋已经彻底傻了。
“……鹿晗你他妈这是把衣柜都搬来了吧?!”张艺兴忍了忍,没忍住,爆了粗口。
吴世勋见到心上人显然回了魂,他一脸委屈起来迈过沙发扯着嗓子就开始告状,说鹿晗先把他拽到家里把衣服全搞了过来,这个太艳那个太俗手上的又太出格非常不给自己这个非著名民间模特面子,捡了半天没合适又逮着他去了西单走街串巷,大包小包买了一堆,这不刚回来衣服摊了一地,张艺兴就回家了。
张艺兴目瞪口呆的看着鹿晗,“你平时也没那么墨迹啊?你不是自称真男人吗?”
“真男人和挑衣服并没有必然联系,”鹿晗理直气壮,“还有吴世勋让我穿那么多,出去肿的像个胖子,能见人吗!”
此时张艺兴的手机响起来,是朴灿烈的电话——张艺兴便懒得去管鹿晗如何选择恐惧症发作,这个点打来应该是有什么要事。
但张艺兴只消说了个“喂”,手机便被吴世勋拿去了。

「灿烈哥!」吴世勋和他灿烈哥说话便是一口韩语,估摸着他也是郁闷极了,「鹿晗哥疯了,你快来帮个忙。」
「啊?」那边朴灿烈本是想与张艺兴说下他发现明日采访的人员安排上的一些疑问,还没开口呢就被母语一通抢话,那边又催促了几声,就像真的很着急似的。朴灿烈只好挂了电话穿上外套——幸而张艺兴、鹿晗和朴灿烈他们当时图近,居所都在离公司不远的一栋大厦内,他只消坐个电梯就行了。
——朴灿烈进门的时候也惊呆了。
他扫视着满屋子的衣服,犹豫了半天开口:“你们这是打算开展新方向年轻人再创业先去动物园卖卖衣服?”
吴世勋躺在沙发上乱没形象地挥了挥手,张艺兴只好迅速简明和朴灿烈说明了情况,朴灿烈挠了挠头发,满脸“就这事儿你们还能搞得鸡飞狗跳的”的表情,张口就问:“鹿晗哥怕不怕冷。”
“怕。”他回道。
“为了见金珉锡怕不怕冷。”
“不怕。”端的是一番毫不犹豫。
朴灿烈立刻扯开了灿烂的笑容,长腿一迈捡个外套捞条裤子,犹豫了一下挑了里头的衬衣毛衣围巾,再弯腰够条皮带,手指又勾了双鞋,直接扔到了鹿晗的手里。
“穿这,明天多贴几个暖宝宝。”

吴世勋张了张口,心中思绪万千,我怎么就没想到暖宝宝呢!
而张艺兴想,哎哟,买那么多衣服白瞎了。

/

是以第二天边伯贤见到鹿晗的时候,第一句就是:“哥你不冷啊穿那么少?”
鹿晗露出一口白牙,说,“不怕啊,我这不贴着暖宝宝呢。”
但是再强大的暖宝宝也顶不过寒冬下的北京冷冽的冬风,鹿晗一出公司就觉得自己被吹得都要精神分裂,忙不迭地钻进了配车里面,他和边伯贤加个司机三人直接去了机场。

机场的暖气开的挺强,鹿晗还是没来由觉得一阵发冷。他们站在出口接机,鹿晗侧头看着边伯贤缩手缩脚摆弄手机,看看时间估摸了一下金珉锡一行人的速度,便说,“瞅你冷的,我去买咖啡吧,他们刚下飞机应该也要什么东西暖暖,北京比首尔要冷上不少呢。”
“可哥是负责人啊,应该我去买才是。”
鹿晗摆了摆手,“我韩语说不利索,他们来了只有我还不等着尴尬么。”

鹿晗等着咖啡打包的时候,边伯贤说接到金珉锡他们的信息就来了。他拎着一袋子咖啡一溜小跑,远远地就看到了边伯贤正和经纪人交谈,以及经纪人身后被御寒衣物包裹成小小一团的身影,那人眯着眼睛一脸困倦,只露出了小半张脸,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站在经纪人的身侧,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哈欠。
鹿晗突然觉得紧张了起来,他深呼吸几次紧了紧提着袋子的手,闭着眼默念几声这可是工作别为了私人情绪搞砸了,再睁开眼便是他素来采访运动员时那好看的微笑,他大步上前站定,此时的他仿佛毫不畏惧任何寒冷一般站定在了对方面前。

「不是初次见面,我是鹿晗。」

金珉锡的目光从咖啡上移了过来,圆润的眸子看着自己,眼底是还没有彻底散去的睡意。那人双手捧着杯子,指节露出了一半有些微发红,目光是怔愣迷茫的,却又下意识地弯腰鞠躬,用着刚睡醒那浓厚的鼻音说:「我是金珉锡……不是初次见面。」
鹿晗觉得自己耳根有点儿发烫,他安慰自己大概会被归结于天气太冷的原因上,接着抬眼看着与自己在网上沟通时惜字如金的经纪人身上——经济人比自己稍微要矮一些,一副一身正气的样子。鹿晗与他握了握手交换了名片,「车在停车场,往这边走。」
然后鹿晗顺手推了金珉锡的行李车,向着航站楼的出口走去。

第一次见面的距离是零,那人把自己一把从地上拉起来,眸子里是满溢的笑意。
第二次第三次乃至很多次的距离是二十米,鹿晗坐在观众席上,金珉锡活跃在舞台之上。
而后是这次见面,距离是五米——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五米的距离,听得到脚步声、衣服摩擦的声音,还有他迷迷糊糊的与经纪人交谈,经济人正与他说接下来的行程。
鹿晗觉得他自己的心跳莫名其妙就快了起来,他局促地加快了一会儿步伐,又生怕自己走的太快把人给丢了,于是他转过身去,想看看后面的人有没有跟上——猛一回头便和金珉锡对上了眼,两边似乎都没有料到瞅对方这件事情会被逮个正着,于是又各自纷纷移开了目光。

鹿晗心里千军万马都在咆哮怒吼,将心中那边军鼓咚咚咚敲得仿佛要破裂了一般。
金珉锡把自己又往围巾里缩了缩,心想北京怎么那么冷啊。
此时边伯贤的手机叮叮当当响起来,是朴灿烈发信息来问情况怎样,边伯贤便回道:「顺利接机,最近安排行程准备上车初步了解。P.S:鹿晗哥和金珉锡xi似乎以前认识?不过他们都没有讲很多话哦。」

那边刚结束完访谈回到公司的朴灿烈看着边伯贤的信息,忍不住笑出声来。旁边的张艺兴忍不住探头过来问事情怎样了?朴灿烈就回了他八个字。

——网友面基分外尴尬。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6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