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日常(1)

一个睡得醉生梦死醒醒睡睡写写的产物,写到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我困死了唉(…)
整个人垂死病中惊卧起,哎哟让我写两段。

/

「你掉坑里了?」
「耶嘿。」
「……别学吴世勋!」

鹿晗头挺疼的。
相隔两国的恋人好不容易和自己站在一方国土上,虽然那人呼吸着山城的新鲜空气而自己被北京的雾霾荼毒,但一想到好歹对方在个签证不用去的地方,心倒都是暖洋洋的。
那晚演唱会登了小号上去,铺天盖地的速报预览在首页上不停跳动。染了紫头发,蹦蹦跳跳晃晃悠悠的,像个小疯子一样满地乱跑,无不让小迷妹们转发带上了哭泣的表情,佐以「太可爱了」之类的评论。
——结果那人掉升降台里的信息迅速跳到自己眼前,不一会儿视频也出来了。
看起来没什么大碍,掉进去后一个潇洒撑地又爬了出来,嘻嘻哈哈地继续自己的演出,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

/

仿佛掐着点一般,金珉锡刚踏进酒店房间洗完澡手机便响起来,同房的张艺兴看了他一眼便自觉出去说去找世勋,而接下来被张艺兴从房间赶出来的倒霉电灯泡是谁不便多说,反正随之你赶我我赶你的电灯泡游戏都和金珉锡没什么关系。
刚接了视频那张脸就挤了进屏幕,金珉锡倒到床上眉眼弯弯,他想也知道那人为什么打来,果然不一会儿鹿晗便唠唠叨叨了起来,这那的嘟嘟哝哝,语速快极了,讲着急了还掺了中文进去。
「摔哪儿坏了没?」
「没,就有点青。」
「那就好,诶不是我说,你回去好好检查一下啊,别留个啥安全隐患。」
那边似乎要开始唠叨个没完,金珉锡把手机扔到一边,鹿晗见屏幕一阵天旋地转变成了天花板,喊了几声珉锡也没有回应,估摸着是跑去换衣服了——不一会儿手机又一阵天旋地转,便看到金珉锡光着上身抓着手机跑浴室,向自己炫耀腹肌。
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鹿晗摸了一把自己的肚子,点了点数目,便立即回了金珉锡一句「你走开」——虽然他还真想摸一把的,是男人都羡慕有这样的身材。

金珉锡露出有些得瑟的笑容,那边鹿晗却继续着上面的话题,说给我看看你的腿,我看了才放心。
于是镜头移到金珉锡的小腿上。
看上去真没什么事,膝盖青了一片,也不是什么该让人大呼小叫的伤,但鹿晗却还是眉头一挑,想说什么忍了忍没说出来,将话头吞了回去。
然后就开始沉默,手机被竖着搁在一边,鹿晗能看到那人忙忙碌碌地找药油按摩疼得龇牙咧嘴,不一会儿嘴里哼着歌自得其乐,洗了手才抬头一脸诧异地看着手机屏幕,满脸写着「啊你还没挂视频啊」。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鹿晗心里腹诽。

然后那人笑了笑,紫色的发软软地搭在前额,遮着眉毛让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恋人也柔和了好几分。
「鹿哥。」那人也拉长了沉默终于开口,仿佛好久没说中文,发音还有点奇怪。
鹿晗便想到以前,是金珉锡还没像现在一样在台上从容的时候,经常手缩在袖子里缩在沙发上一团,凑过去能闻到男士香水的味道,然后被自己逗得疯狂大笑,被闹得求饶的时候连喊好几句瘪足的「鹿哥鹿哥,别,别」。
鹿晗应了一声,「哎,」随后笑着打趣,「你只会说这个了吧。」
金珉锡听这话笑了两声,短促却满足,他弯了眉眼看着鹿晗,又开口,声音绵软润泽,酥得鹿晗脚尖都要蜷起来。
他说,鹿哥,我想你的。是蹩脚的中文,奇怪的发音,透过麦克风,乘着信号,飞快的翻山越岭直击鹿晗的心脏。
鹿晗睁大了眼反而有点慌乱了。
最后他捏着手机,觉得手有些发烫,于是蜷在沙发上的鹿晗左脚踩右脚,看着屏幕中恋人笑眯眯的脸,最后才踌躇开口。

「年底会有假期吧。」
「嗯。」
「你来北京找我?我带你回家玩儿,」他顿了顿,「或者我去首尔找你。」
对面不假思索,迅速的接上了一句「好」,紧接着补充,「都可以,怎样都好。」

鹿晗看着那个人收拾好东西移动去了床边,又忍不住说下次演唱会注意点,金珉锡回道又不是每次演唱会升降台都会出问题,鹿晗反驳说我这是未雨绸缪。
金珉锡笑骂了一声神经病,说自己准备睡了,明天回首尔的飞机,再不睡艺兴就没得回来了。于是鹿晗便催促着他钻被窝,这边挂视频。
金珉锡刚磨蹭着闭上眼,切视频通话的声音没传来,他悄悄睁了眼,屏幕里的恋人并没有将视线放到他身上。

鹿晗琢磨了一会儿。
有些真心的腻歪话能够随时随地和歌迷说,对好友说,脸不红心不跳,却偏偏对他说的时候就仿佛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傻不拉叽不知从何开口才好,哪怕好几年了。他踌躇着左脚踩右脚,低头天人交战好一会儿,才迅速地说了,「晚安,我爱你。」
那边没有回应,鹿晗觉得有点儿丢人,准备赶紧挂视频,却听到那边带着倦意与颤抖的回复,他仿佛能看到那人是怎么红透了耳尖,害羞尴尬地笑好看得让人忍不住想再逗两下。

——「晚安,我也爱你。」金珉锡说。

(完)

评论 ( 9 )
热度 ( 23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