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彼得潘(2-2)

金珉锡长到五十快过半,头一次见到被鹿群袭击的人,是在日本奈良公园——对方是个长得挺好看的小哥,在鹿群的狂风骤雨中便仿佛受命运摧残的娇弱花朵,待鹿群离去后满脸都是饱经人世间风雨的沧桑。

那时候他与那小哥有点儿跨国界的交流,具体为谢谢不用谢,事后也与自家弟弟兼同事务所师兄金钟大分享了这段称不上是奇遇的见闻;金珉锡与金钟大的辈分有些乱,金钟大比他早出道却年纪比他小,演艺圈这趟水还是金钟大拉他下来的。

他万万没想到见到那个被鹿袭击的小哥竟然那么快。

 

吴世勋从自己这儿要了彼得潘大阪场的票,初始也只是要一张随便哪天都成,金珉锡转念一想如果要的那天正好人有事儿呢?于是便干脆每一场都弄了张关系者席过去——中午吴世勋刚拿走票,下午便发了信息说对方要道谢;彼时金珉锡正在彩排后的休息时间捧着PAD看自家弟弟在新录的节目中被强迫对镜头撒娇做可爱颂,逗得他笑到见牙不见眼,随口拒绝后对方紧跟着又发了一条信息,于是他想也不想便回了个「那录个可爱颂来吧」。

半晌过后,那个眼睛亮晶晶的亚洲不知哪个国家的小哥咬牙切齿的强撑着可爱的面容,伴随着吴世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一加一等于可爱,二加二等于可爱”的人声伴奏,就这么摆着僵硬的表情硬生生挤进了金珉锡的手机屏幕里。

吴世勋下一条信息很快就发过来,「这人就是去看你演出做关系者席那个,我的同事,男朋友哥们儿。」

金珉锡张了张嘴,敲了敲手机思忖了半天,他没捣鼓出吴世勋男朋友的哥们儿地位是否就与女朋友的闺蜜一样,不过反正不是他男朋友也不是他女朋友,于是金珉锡思来想去没寻觅出个所以然,只好飞快的打了一条「知道了」过去,翻了个身捞起PAD继续看节目,没再多理会那边足以成为某人黑历史的简短视频。

 

当然他很快就见到了那个民间非著名模特的男友的哥们儿。

彼得潘初日的现场,金珉锡的登场是从在温蒂的房间里寻找影子开始。

 

金珉锡轻盈的从高台跳下,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四周铺着的吸光布让观众无法看到金珉锡自己的影子,于是一身绿的永无岛男孩儿东瞅瞅西瞅瞅,自言自语着自己的影子哪儿去了——下一刻他一个旋身做了个探身的动作,冲着第一排的观众问道:“你们知道我的影子藏哪儿去了吗?”

然后他便看到了坐在第一排正中间关系者席上的鹿晗,以及旁边的吴世勋。

那个在他LINE里出现过的年轻人直愣愣地看着他,也不知究竟是听懂还是没听懂——金珉锡直起了身子,照着之前台本上的台词念了去,别人便见着彼得潘对着鹿晗说了些什么,紧接着彼得潘歪头调皮地勾了嘴角,一个转身,轻巧地离开了舞台边缘;这时候温蒂的演员上场,剧情继续下去。

 

鹿晗本是生怕被金珉锡看出来,却没想到对方叽里咕噜给自己说了一堆——他戴着字幕眼镜,所幸的是这次的字幕眼镜不止有日文还有英文——鹿晗见金珉锡跳过来时便摘下了眼镜,与金珉锡的目光对了个正着,他一下便脑子空白了起来。

直到温蒂的登场音乐响起,鹿晗才推了推吴世勋,问刚才金珉锡说了些什么。

吴世勋正沉迷于音乐剧,于是他匆匆的翻译了过去。

 

——“影子想必没有藏在您这吧,毕竟您的眸子里盛着闪耀的星辰。”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