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蛋 / 鹿包 - 彼得潘(2-1)

前面段子给取了个名字,呃,有勋兴。

要避雷啊——

/

张艺兴的朋友给鹿晗送票的时候,鹿晗正回到了大阪想着去看舞台剧穿个什么好——然后那头就有人走进了咖啡馆,引起了不少侧目。鹿晗刚划去穿个贴合彼得潘主题的想法,那人便一屁股坐到了鹿晗对面,伴随而来的是夹着票的票夹啪嗒一声扔到桌子上,险些碰翻了鹿晗的那杯咖啡。

鹿晗抬起头正想看是哪个家伙,便见来人大长腿交叠在一起整个陷入沙发,黑框眼镜后是满满的疲惫——他看了一眼鹿晗的咖啡,眼里恨不得找个床钻进去的倦意便立即被嫌弃替代上,转身便要了杯奶茶。


哎哟妈这不是吴世勋吗。鹿晗眼皮子抬了抬,用鼻子哼哼:“屁孩儿。”

对面的人咬着吸管满口珍珠含糊不清地回应:“鹿晗哥,我听得懂。”

“……哦。”鹿晗冷静的假装看风景,心想吴世勋特么怎么中文那么突飞猛进了,前几个星期见他连自己说他“你这人怎么二了兮兮的”都没明白呢,改日还不得张口给自己来一段八百标兵奔北坡了。


——这还真得托了张艺兴的福,谈恋爱往往使人智商降低,却学习力飞涨。

吴世勋是从韩国分公司调到中国本社男性时尚杂志部门的交流编辑兼备用模特,中文磕磕巴巴并不影响他坐在办公室貌美如花,往往是当月服饰搭配一出来他抬手就能给配出几身当月潮流。

就这个身高一米八有余,长腿俊脸的韩国帅哥哥,一来便被张艺兴俘获了芳心——人说时尚圈十男九钙可是一点儿也不假,当时吴世勋刚来编辑部时鹿晗便和同部门的小姐姐打赌此人必定弯成一盘蚊香,小姐姐虽表示不及蚊香顶多回纹针,弯中带直直中有弯,指不定自己还有机会——然,一月有余后便看到这个韩国帅哥哥与张艺兴出双入对眉来眼去,鹿晗拿着打赌赢得的高级餐厅代金券笑的下巴都要飞出去了。

舞台部门的主编老大获知张艺兴脱团信息十分震惊,她愤怒的想知道自己部门的两棵白菜之一(另一棵是朴灿烈)究竟是被哪个不长眼的拱了,而吴世勋带着笑歪了歪头冲着六十半快八十半的老大(看似)腼腆地喊了句“姐姐”,主编老大就仅仅是“哦”了一声,送了吴世勋一瓶牛奶表示咱家艺兴你可得好好待他。

张艺兴看着那瓶牛奶上笑的灿烂的王力宏,旁边的配字“你也是钙”让张艺兴觉得眼睛生疼。


扯远了。

鹿晗伸手拿起了吴世勋给他带来的票,看也没看位置便塞进了包里,张口说道:“艺兴说的‘朋友’是你啊,朋友。”

吴世勋揉了揉额头,喝了奶茶后并未让他的精神振作起几分来:“——本来确实是朋友的,艺兴哥昨天跟我说你要去看彼得潘的时候我就想到我有个朋友是关系者,”他顿了顿,“我就直接跟他说了。”

要说吴世勋现今为何在日本,也只是因了正巧碰上了今年日本东京的秋冬成衣系列时装秀,作为民间非著名模特的吴小编被便委派出国报道,本来去中国交流一交流给交流去了国外,这不刚结束工作到关西来逛荡,刚到酒店放了东西便去给鹿晗取票,然后马不停蹄的来了约好的咖啡馆,也是所谓无巧不成书。

鹿晗眨了眨眼,又把票翻出来,上面“关系者席”四个字让他一时无话可说,半晌才道:“那我要好好感谢你朋友——这两天请他吃个饭,如果他不忙的话。”

对面的人低头划了划手机,飞速的将鹿晗的话转达了过去。帮忙弄票的人似乎不忙,很快就回了信息。鹿晗见吴世勋耸了耸肩,表达了对方说只是举手之劳的讯息,堂堂皇城男儿便皱了眉,脱口而出的“这怎么行”很快便被吴世勋通过LINE转达了过去。

那边沉默了一下,弹了个讯息,差点没给吴世勋笑昏过去——“他说那你录一段可爱颂给他作为报答,诶鹿晗哥你会吗,你不会我教你啊?”非著名民间模特的话语里满是幸灾乐祸。


是以真男人鹿晗同志便屈辱地留下了一段黑历史,这段黑历史迅速地被非著名民间模特吴世勋给传给了张艺兴与送票人。

除却张艺兴似乎还在上班没有显示已读外,送票人那很快就传来了一传长长的“ㅋㅋㅋㅋㅋㅋㅋㅋ”,以及“诶这人我前两天好像在奈良见过”。

鹿晗还沉浸在自己方才对着镜头一番挤眉弄眼的哀痛之中,半晌才缓过劲儿来问,“世勋啊你那朋友谁啊?”冤有头债有主,他好歹要知道掌握自己黑历史的那一号人物是谁。

吴世勋咬着第二杯奶茶的珍珠,他刚笑清醒了显得精神奕奕,“啊鹿晗哥我没跟你说?”他眨了眨眼,帅得可恶的脸上满是无辜,“金珉锡啊,那个主演,哦以前在韩国杂志办的走秀认识的。”

“………………”


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世界本就比戏剧还要戏剧。


鹿晗想,他去看剧的时候一定要戴着面具。

对,就蒙面歌王那种。


评论 ( 5 )
热度 ( 10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