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旼泫x洪知秀 - 赖赖唧唧。

#无敌神奇逆接龙出品# <赖赖唧唧>/黄洪(黄旼泫x洪知秀),已完结。

参与人员:@酷博一个 @气泡西瓜水 @我

一个惊天大拉郎,欢迎猜猜顺序(。) 


>赖赖唧唧本来是东北话,大概是骂人爱乱撒娇赖皮磨磨唧唧烦人一类。

 
1.
洪知秀在这座依山而建的城市郊外山区内,发现这座鲜少有人问津的天文台时,黄旼泫正晃着因蹲在天文望远镜前太久而僵硬的脖颈,从天文台的门口迎接新一日的朝阳。
他俩就这么打了个大照面:黄旼泫胡子拉碴,碰到染着粉色从将将掩埋于树丛间的小道中钻出来,身上挂着树叶而狼狈不堪的亚裔青年,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番,洪知秀这才开口——带着一口纯正流利的美式英语腔——“Hi,我在网上听说格拉罕姆山顶十分适宜观看这座城市的风景……”
黄旼泫摸了一把自己的下巴,他的手一转,顺着天文台的一个方向指去:“如果要参观的话,从那边买票到A馆的观测台……这边后面都是不对外开放的。”
粉发青年便嘟哝了几句:“啊……原来不是这里吗?净汉给我的情报不完全啊……”细细听去是几个黄旼泫熟悉的发音,黏黏糊糊的,还有点生疏。黄旼泫便忍不住开口问道:“韩国人?”

洪知秀愣了一下,点头。

“那这里其实晚上来更好看。”黄旼泫道。

 

/

 

他俩第二次打照面是在黄旼泫供职的医院。

那人是被他的同学架进来洗胃的,原因是吞食过多的安眠药——心理医生的诊断结果表明洪知秀并没有需要治疗的心理障碍,只是那人昏昏沉沉地嘟哝着什么“睡不着”一类的话,刚洗过胃加上药物的洗礼,就连他那个对他操心至极的朋友气急败坏的劝说都没听进去。

那是深夜的急诊室。

黄旼泫端着一杯浓缩巧克力奶穿过医院的长廊,便看到那人缩在没什么人的急诊室一旁的被窝里,旁边蓄着砂金色长发长相好看的友人着急地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又是生气又是庆幸的样子,复杂的情绪让那人乱作一团。

这个场景倒也不是少见,黄旼泫抿了口苦兮兮的的巧克力奶,在医院呆久的他总是见过各种各样情绪的患者家属——身边的后辈护士见他来,抱着记录板开开心心的就凑近:“黄医生,好帅呀。”

黄旼泫靠在门边,接过小护士的记录板,朝着她头上敲了一记:“不要议论患者。”小护士吐了吐舌头,转身就跑去了护士站。

他低头看病历表,贴在病历表上的一寸照片上的人留着乖巧的棕发,冲着自己笑得温柔,相比于现在染着粉发在病床上躺着的样子,不知道要朝气蓬勃了多少。

躺在病床上的人抬眼看到了黄旼泫。

他愣了愣,随后冲着黄旼泫腼腆一笑,道:“啊,是天文台的……原来是医生啊。”那位砂金色长发的同伴也回头看了一眼黄旼泫,随后匆匆地别过头去抹了一把脸,企图将自己赶紧收拾成能见人的模样。黄旼泫走了进来,先是看了一眼那人吊着的葡萄糖水,又问了点例行的问话。

“医生,我只是睡不着。”洪知秀挠了挠头,却被同伴阻止了牵扯手上吊针的动作。

黄旼泫低头在病历本上龙飞凤舞地写下几句话,道:“失眠的话,还是谨慎用药比较好哦。”

 

第二次的见面仿佛开启了一个什么开关一般,黄旼泫开始在周围的生活圈频繁的看到这位名叫洪知秀的韩裔。

黄旼泫所居住的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具有一切够得上“纸醉金迷”的标准,也有备受小清新们追捧的圣地——远离市区的天文台就是一处。

黄旼泫研究所的前辈认识的熟人是天文台的STAFF,这倒是造就了他在天文台来去自如。他好几次碰到过洪知秀在A馆徘徊,好看的亚裔青年总站在A馆的观测台遥遥眺望非常遥远之处、远离山区的市区的方向。黄旼泫知道站在那边用望远镜可以看到其中星星点点的都市光辉。

而那人有时一呆就是一整天,有时候背着书包匆匆过来——直到某一天A馆正巧开了星群摄影展览,黄旼泫在临近闭馆时候和那人打了个大照面,洪知秀愣了一下,略有些局促的打招呼:“医生。”

黄旼泫对这位的印象倒还深刻,他眯了眼笑道:“最近还睡得着吗?”

洪知秀抿唇笑:“一般吧。”

“你经常来?”

“我也经常在这儿看到医生。”

两人相视一会儿后各自笑出了声,黄旼泫侧身道:“要来看晚上的夜景吗?”

 

/

 

互相交换名字与身份的那晚,是在初次见面的C馆的观测台上。C馆的观测台有着巨大的天文望远镜,以及可以开启的屋顶。屋顶缓缓移开,露出的是洪知秀未曾见过的美妙光景。

他们因此熟识了起来。

黄旼泫作为海外留学到海外就职的医生,定休以外的时间都忙于医院之中。而洪知秀是研究生在读的学生,美国韩裔,从洛杉矶搬到这个城市读研,所在的学校距离黄旼泫的医院并不远。

后来两个人约见次数多后,黄旼泫便会拉来旁边柜子中储着的地垫与枕头,与洪知秀躺在地垫上。他依稀辨得几个星,与洪知秀有一搭没一搭说起来。洪知秀起先有些怕羞,次数多了也打开话匣子。黄旼泫便发现那人并没有想象中安静,而洪知秀也觉得黄旼泫和那张精英医生脸大相径庭。

 

“还睡得着吗?”

“一般吧。”

这是他俩每次见面的开头对话。

洪知秀的睡眠似乎一直不太好,经常要借助劳累的高强度学习或者安眠药,才能在夜里挣上那么寥寥几个小时的宝贵睡眠——或者是在与黄旼泫相约观星后回家,再度投入成堆的资料中。

 

——直到有一日洪知秀提及象限仪座流星雨的报道。

那是一个并不每年发生,于一月初绽放的流星雨。洪知秀将这个报道传给给黄旼泫的LINE时,黄旼泫刚下一台手术。他摊在休息室内摸索出了手机,那人的信息静静闪在屏幕上。

于是在一月初的时候,黄旼泫又去找了天文台的STAFF——那是叫做崔珉起的管理员,与黄旼泫研究所的学长郭英敏是熟识。崔珉起嘟嘟哝哝地抱怨着什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什么关系啊都两个人一起来几次了”,不情不愿地将钥匙交给了黄旼泫。

这倒是洪知秀搬到这个城市后第一次外宿。

黄旼泫搬来了一堆仿佛要在这里野炊的装备——“我朋友姜东昊帮我准备的,下次介绍你认识”——他俩打开了观测台的天花板,洪知秀带来了一些准备熬夜的东西,而黄旼泫看到他掏出的一罐罐咖啡便皱起了眉眼,满脸抗拒黑咖啡的样子,挑挑拣拣了巧克力奶便坐上了靠垫。

洪知秀笑了笑:“小孩子口味。”

那人捏着巧克力奶直接躺到了垫子上,摇头晃脑地嘟哝“我不喜欢咖啡——”,而洪知秀说着“我肯定很晚才睡,看到流星雨你睡着的话我会叫你起来”,便躺在了黄旼泫的身边。他们为了保暖一同盖上了厚厚的过冬毛毯,又点上了暖和的取暖炉。暖烘烘的感觉随即让洪知秀染上一层睡意——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他甚至还能嗅到那人喝了巧克力奶后沾染的淡淡巧克力味,甜腻得让人安心。

结果洪知秀就这么睡着了。

——比黄旼泫睡得还早。

 

黄旼泫本也犯困,却被洪知秀口袋里滑出的药盒膈到疼醒了,摸索出来才看到是安眠药。他伸手将药盒扔到一边,洪知秀垂着眼静静地躺在身边,黄旼泫眼角余光察觉到了夜空中划过的流星,却一时不忍叫醒洪知秀。

——“啊,我已经很久没有能够在放松的状况下睡觉了。”他想起了不久前洪知秀与自己说过的话,最终止了准备摇醒洪知秀的手,将厚毛毯向上拢了拢,确定把那人包了个严实。

 

希望。

黄旼泫看了一眼夜空逐渐增多的流星。

——希望他能一直好好睡一觉吧。

 

/

 

洪知秀发现自己在黄旼泫身边能不借助安眠药好好睡觉的时候,时间已经溜达过深冬,悄悄地步入寒冷的初春,他们约过几次观星甚至与朋友出去野营,每次洪知秀都能睡得香甜。

但是黄旼泫不在身边时,洪知秀的失眠并没有得到过多的缓解。室友尹净汉发现洪知秀的失眠愈发的严重,甚至到了隐隐有些影响日常生活的地步,硬是要压着对方去医院看病。

“我觉得我与旼泫在一起的时候睡得会比较好。”

洪知秀与尹净汉在互相抵抗是否要去医院时说了这一番话,而尹净汉恨不得立马直接把挚友打包塞去黄旼泫家——“那个医生对吧?电话给我?”而洪知秀废了老大力气才阻止了尹净汉抓着他的手机奔去外头帮他表钟情的举动。

“——净汉……那你的房租怎么办?”

“反正想和我合租的人一抓一大把,”尹净汉挑了挑眉,“倒是你的身体状况更让人忧心吧……况且,”尹净汉又说,“你和黄医生出去几次了?”

洪知秀低下头,目光有些闪躲。

“净汉啊……我失眠不是,”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不是说和旼泫多、”他有些羞于说出那个字眼儿,却最终还是勉强地挤了出来,“多睡几次就好的……”

“那你呢,我是说,你自己。”

洪知秀对上尹净汉晶亮的眼。

 

/

 

黄旼泫恋爱了,约莫从年初的那个冬夜开始。

他的人生本也是平淡无趣,甚至是险些麻木于奔波在手术台与诊室的忙碌生活。那一日粉发的青年头上挂着树叶从草丛中出来,他们在急诊室相见,一次次地于天文台碰面,最后定格在那晚两个人一起看象限仪座流星雨的晚上。

那人安安静静地睡在自己身边,发丝散落在枕上,凑着自己近极了——哪怕后来那个人对于自己不叫他醒来诸多抱怨,黄旼泫也觉得,用综艺的话就是——被狙击了。

 

他曾经拉着洪知秀去与自己的后辈见过面,也与自己的挚友们见面。他悄悄地与金钟炫炫耀暗恋的人的可爱与好看,狐狸眼欢喜地上挑着,凑在自己挚友耳边絮絮叨叨,说遇到他后觉得一成不变的日常丰富了起来。

韩裔的青年总是笑得轻轻巧巧温温柔柔,任着那人比起初认识时愈发得寸进尺的SkinShip,也总答应黄旼泫的邀约。科室实习的小后辈柳善皓偶尔会遇到来医院找黄旼泫的洪知秀,那人对着同样说韩语的小孩儿是轻声轻气的绅士做派,小孩总崇拜比自己成熟的前辈,在“那你比较喜欢旼泫哥还是知秀哥”中动摇的时间越发长了起来。

小孩的同学在城市的另一个医院学习,柳善皓有时候还神神秘秘的找黄旼泫说过在朋友那边见过洪知秀——“明明我们医院比较好啊!”小孩那么嘟嘟哝哝着,“他们医院也就心理科比我们强点吧。”

黄旼泫正忙着写总结写的死去活来,他扭头看着盘腿蹲在椅子上闲闲无事的柳善皓,便没好气说道:“……上次知秀来检查也没什么事,大概也是找朋友吧……呀你还在这里吃饼干?你明天要交的患者总结记录写完了吗?”小孩这才从椅子上蹦下来,好声好气的拿着总结过来:“哥你帮我看看吧?”

 

/

 

洪知秀到底是被看不过去的尹净汉推去约了黄旼泫出来。

还是他们固定的约会——大抵是约会吧,偶尔回去市区,多时候是观星——黄旼泫盯着手机上的信息,欢喜的看了好几遍。他开车去接了洪知秀,又在崔珉起一副“我看不过去这对情侣”的脸色中在夜色里踏入观测台。

 

洪知秀的发已经染回了栗色,看起来乖乖巧巧的。

他靠在桌边看着黄旼泫忙碌地布置东西,那人是有条不紊地慢慢铺开毯子,心念一动,兀地开口:“和旼泫在一起的时候我总会感到开心。”

那人愣了一下,转头看洪知秀。

“我总有些事情压在心里,没有与净汉说,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但我觉得和旼泫在一起,总是格外轻松,就连失眠都缓解了。”

黄旼泫对上了洪知秀的眼,那人上挑的桃花眼中,仿佛盛着星空,星星点点的都是那人掩藏的喜爱——那人还在自顾自地说话,“我觉得自己兴许能够踏出一步去面对它们。”

黄旼泫站定在洪知秀面前,他看向洪知秀,唇边抿着温柔的笑意,手轻轻搭在洪知秀的腰际。

 

“我是想——为了我的睡眠,不如,一起住……”

“我还以为你是要告白,没想到是直接提同居。”

“你可真烦人。”洪知秀因为医生的玩笑略有些郝颜。

“可是我喜欢你。”
黄旼泫侧头去亲吻那人的耳。
起先洪知秀还梗着脾气让开,黄旼泫不管不顾,他伸手把洪知秀困在两臂间,像是不知哪儿来的猫科动物一般:他做着像小猫缠绕着洪知秀讨好打转的行为,黄旼泫每一次小心翼翼的触碰与舔吻,都如同肉球轻巧的按在心间,是让人心头融化的柔软。
于是洪知秀便懂了挚友经常与自己说的那种——就算惹了自己小脾气也没办法,对方软下脾气撒娇,再有原则也丢掉——的咬牙切齿。
洪知秀抬手环住黄旼泫的腰,那人动作顿了一下,便听到身侧那人有点无奈的叹气。
以及迎上来的吻。

——“我也是。”

他们两个便这么直截了当地在无人的观测台做爱了。
观测台开启屋顶后,便是没被光学污染的星夜,洪知秀眯着眼睛向上望去,黄旼泫的背后是壮观的星空,再撞上的便是男人饱含爱欲与爱意的狭长眉眼。
他们接吻,互相爱抚,黄旼泫扶着洪知秀的腰,一寸一寸地让对方纳入自己。洪知秀的鼻间便哼出细微的声响,黄旼泫又低头唤他,直把洪知秀逼入狭窄的欲望中,他那总在教堂高唱圣歌的情人便乱了气息,眼角泛着红。
他听到洪知秀喊他,声音黏糊缱绻,被快感追逐得就连舌尖都带着震颤。
“旼炫啊。”
黄旼泫握住了洪知秀的手。
他听着对方的叹喂,是仿佛赞美双方确定心意的赞歌;他又听到那人诉说爱意的低语,舌尖擦过上颚,裹着蜜糖一般声线吐出的又是让黄旼泫更加陷入名为洪知秀的世界的话语。

 

/

“怎么那么粘人呢。”

洪知秀抬头看着夜空,尝毕爱欲餮足的黄旼泫枕在他腿上,半眯着眼。洪知秀的手搁在他的肩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他又道:“和善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明明看起来就是个拒绝SkinShip的人啊。”

“那是因为,我是哥啊。”黄旼泫听到他提及对自己黏黏糊糊的直系大学后辈,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后辈拖沓着白袍跟在自己后面嚷着“哥”的模样,便不满地抗议了一声,然后抓着洪知秀的手咬了两口,“他年纪小嘛,又不是我伴侣。”

洪知秀笑了出来:“明明那么喜欢SkinShip的,对珉起他们。”

那人些微困倦地道:“那对你更不一样了。”说罢还蹭了一下洪知秀的手。

这人总是这样的,在白日面向大众的时候一番禁欲耐心好医生的模样,而到了熟悉的主场便是让人惊喜连连万分沉迷的温柔与甜腻——也全凭着他自己的乐意。
“赖赖唧唧的。”洪知秀便想到自己的某个中国学弟经常挂在嘴边骂他室友的话,洪知秀笑着伸手捋了捋黄旼泫的发丝,躺在自己腿上快睡着的人便意识不清的“嗯?”了一声。

就像这座天文台一样,掩藏在白日与郁郁葱葱的山间毫不起眼,但若耐心等到后半夜踏入它怀中,就能看到它将浩瀚宇宙展现给人类的其中一角,甭管你乐意不乐意,一股脑儿地细细掀开,讨好似的塞入你的眼中。
“这儿也是,”洪知秀说道,“你也是。”
 

2.

自那天起,洪知秀便开始将天文台称为赖赖唧唧。黄旼泫顺了顺洪知秀的头发,感慨于这人思维上偶尔让人难以理解的神奇。

赖赖唧唧一共在格拉罕姆山上设有五个观测台,在这个远离了城市与一切喧嚣繁华的地方,天空黑暗而沉寂,取代人造灯光的是来自于几万光年之外的闪烁繁星。

 

洪知秀学期结束后就退掉房子搬进了黄旼泫的员工公寓里。认识的越久,黄旼泫就越觉得洪知秀像自己曾看过的某篇关于日本鬼怪传说文章中的桃花精似的。

搂在怀里便细细的一缕,压在床上时眼角还会泛出深深浅浅的桃红。

 

今天是黄旼泫约定好要带洪知秀去赖赖唧唧的日子。可研究所的学长郭英敏突然被父母要求回国成家立业,强制性结束所热爱的科研工作。平时关系较为亲近的姜东昊金钟炫几人便临时准备今晚替郭英敏送别。

黄旼泫对除了洪知秀以外的人向来没什么耐心,甚至还想过临时装病推掉聚会。但异国他乡遇见同胞实属不易,最终还是被洪知秀好声好气的拦了下来。

 

“以后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了,你就不会舍不得吗?”洪知秀帮黄旼泫系上袖扣。“怪无情的。”

“可是今晚有宝瓶座流星群,我答应好要陪你看的。”

“我也不是非看不可,过几天不是还有摩羯座吗?”

美好的约会被人打搅,黄旼泫还是有些不乐意。“摩羯座流星群的峰值比宝瓶座还低,流量太小,肉眼几乎看不清。”
“我不在乎啦,我又不懂那些!”洪知秀用手捶了捶黄旼泫的胸口,脖颈慢慢的红了起来。“只是找个借口想和你待在一起而已.....”

“那你还要赶我走!”黄旼泫伸手又要去抱洪知秀。别看黄旼泫比洪知秀还要大上四个月,但真幼稚起来,洪知秀赶不上对方万分之一。

“你别闹了!我们一起看流星群的机会还多的是,以后再看也不迟。你快去快去,别迟到了。”

“............”

看着黄旼泫十分委屈的样子,洪知秀被逗笑了,主动亲了亲对方的脸颊。“快去吧你!”

“恩。”拉住洪知秀又回吻了一下,黄旼泫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对方。“如果困的话就直接睡觉,睡不着就等我回来,不许再吃安眠药!”

“遵命,黄医生。”洪知秀边弯着眼睛乖巧的点点头,边悄悄的摸了摸藏在口袋里的安眠药。

 

员工公寓位于格拉罕姆山区附近的一个小社区里,前往市中心有将近四十分钟的车程。等黄旼泫停好车进入酒吧,郭英敏和姜东昊早已酒过三巡,连拉着黄旼泫罚酒的力气都没有了。

黄旼泫在最靠外的位置上坐下,对面坐着酒精过敏的金钟炫。“都醉了?”

“早醉了。”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金钟炫说道。“你来的刚好。”

“本来不想来的,要不是知秀.....”

“原来是洪知秀让你来的?”金钟炫惊讶的挑挑眉毛。“你也太粘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喜欢他比较多。”

“本来就是我喜欢他比较多。”

金钟炫晃着手上的酒瓶。“行行行,是我说错了。喝点吗?来都来了。”

“不喝,等会儿就开车回去了。”

“呀你这小子,是想累死组长吗?我一个人怎么搬的动他们两个!”

扭头看看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郭英敏和姜东昊,黄旼泫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

 

黄旼泫酒量不太好,金钟炫便也没灌他,只喝了几杯酒精含量低的意思意思。

两人正扶着郭英敏和姜东昊往酒吧外走,便听到有刺耳的警笛声响起,紧接着几辆消防车飞快的行驶穿过马路,留下深红色的余影。

 

小社区与市中心只连接了一条通道,便是消防车去往的方向。黄旼泫顿时有些不祥的预感。“............”

“你要不要现在给洪知秀打个电话?”金钟炫让姜东昊靠墙站好,接过郭英敏让黄旼泫空出手。“说不定只是谁家的烧烤炉坏了。”

“滴...滴...滴...滴...”电话拨通了,却始终无人接听,黄旼泫越发的担心起来。

“你还是现在赶回去吧,我一个人能应付。”

掏出车钥匙,黄旼泫头也不回的跑向停车位。“谢了。”

 

油门踩到最大,黄旼泫开着车飞驰在马路上,可接二连三赶来的消防车和警车代表着某些不祥的预感即将有机会灵验。

还没到小社区的入口便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不远处充斥着铺天盖地的橙红色大火,浓烟熏的人睁不开眼。

 

黄旼泫抬腿便想往里冲,被站在一旁的警察拦住了。“不好意思,先生,这里属于危险区域,不相关人员暂时无法进入。”

“可是我的伴侣在里面!”

“我们已经组织附近的居民撤离,消防员也正在积极的搜救幸存者。”警察死死的抓着黄旼泫,让他动弹不得。“冷静点这位先生,请允许我的警员将你带往安全区域。”

 

即使寻找了一夜,黄旼泫也并没有在临时救助点见到洪知秀丝毫的踪影。随着不断有焦黑色的遇难尸体被抬出,黄旼泫再也等不及了。他拽住一个路过的警察,着急的询问道。“洪知秀,D区106的洪知秀,他现在在哪里?”

警察低头翻了翻手上皱巴巴的名单,抱歉的看向黄旼泫。“对不起,这位先生,查无此人。”

 

3.

后来黄旼泫就很少去赖赖唧唧了。
书上管他样的特意建了个词叫做创伤后应激障碍,也就是大众熟知的PTSD。
天知道以前的他有多么喜爱赖赖唧唧。
他也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没有办法合眼,一闭眼,脑海里浮现的就是那桃花精的笑脸,甜腻的对他说着。

“旼泫啊,以后我们就住在赖赖唧唧旁边吧,守着他,那可是我们爱的见证。”

“旼泫啊,不能只穿袜子在家里走来走去啦。”

“旼泫,没关系啊,我不怪你。”

“旼泫啊,你。要好好活。”

“旼泫啊,我爱......”

但是黄旼泫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他开始寻求一切可以逃避现实的禁果。从来不喝酒不抽烟的五好青年,变成了老烟枪,一瓶一瓶的波兰精馏伏特加就跟水一样不停地灌下,看得一众人心惊胆战。
但是没人劝得动他,他已经完全隔离于世人之外,只有烟酒为伴。

姜东昊看不下去了,“黄旼泫,你他妈要死要活的还是个爷们样吗。”
黄旼泫依旧不为所动,机械性的重复吞咽动作。


“你这样会死的。”金钟炫声嘶力竭。“洪知秀可不是让你这样生活的。”
端着玻璃杯的手有些微的颤抖,但嘴上的动作却愈来愈快。


“黄旼泫。”姜东昊扯着黄旼泫的领子大声吼到,“你他妈这样对得起洪知秀吗。”
烂泥样的黄旼泫因着纯酒精的腐蚀早已无法转动死亡的大脑。

“你,是谁。”

姜东昊的手险些就挥向黄旼泫。

“洪知秀,又是谁。”
姜东昊又绝望又难堪。

“黄旼泫,你再这样装疯卖傻下去,没人救得了你。”决绝的身影不带一丝留恋,只留一众人面面相觑。

“旼泫啊,你还记不记得你介绍洪知秀给我认识的时候。”金钟炫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絮絮叨叨,“那个时候你的眼睛里充满希望.....”

呵,是啊,充满希望,黄旼泫绝望的闭上眼。

迎面走来的人如沐春风,小鹿般的双眼灵动又清纯,笑起来的样子可以融化冰川,不沾烟火的气质可以说是独一份了。


曾经的洪知秀是照进他人生里的第一道光,带着他一步一步感受阳光的温暖。
可这道光,被他自己,亲手掐灭。

神啊,如果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宁愿,那个人,是我。

如果说凌晨十二点的赖赖唧唧是正逢壮年的雄狮,那清晨五点的赖赖唧唧就是一头熟睡的猫咪,不带任何攻击性。
站在赖赖唧唧的天台,黄旼泫一脸漠然的盯着沉睡的城市。

他爱这个城市,叫他尝尽肉欲的欢愉。
也恨这个城市,让他懂得离别的愁肠。

“黄旼泫!!!”金钟炫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跑遍了整座城,却死也没想到黄旼泫会在这里出现。

那背影决绝又萧索,金钟炫心里一震,还没等唇齿的振动通过空气,眼前的人就似飞蛾扑火。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妖艳的笑容再次盛开。
知秀啊,我来了。

-FIN


评论
热度 ( 46 )
  1. 美年狐狸「一條泡沫狗。」 转载了此文字
    我靠啊 真的有!我以为我全网第一个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