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终于在那人准备离开工作室时出了声。

“……”他兀自地喊了那人的名字,那人回过头来,狭长的狐狸眼里带着些许的诧异——坐在电脑前喊自己的人没有回头看他,姿势保持着每次进门看到时忙碌的工作模样。

“算了吧,”他说,“……如果,如果你不想继续,我也没关系的。”

那人听闻他的话,紧了紧握住门把的手,半晌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嗯。”

“早点睡。”

“嗯,你也是。”


评论
热度 ( 4 )

© 「一條泡沫狗。」 | Powered by LOFTER